后《中导条约》时代,国际军控前景如何?

2019-10-25 09:05:55   

继退出《中导条约》之后,美国又于近日表示可能退出《开放天空条约》。与此同时,美俄之间目前唯一的军控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也即将于2021年到期失效,而该条约的续期工作也迟迟未取得进展。

假使《开放天空条约》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步《中导条约》的后尘”,相继失效且无后续条约接替,那么美俄数十年来在核裁军领域取得共同的成果都将烟消云散,将来恐再无条约可约束这两个世界上拥有核武器数量最多的国家展开核军备竞赛。

对此议题,在10月20日至22日举行的北京香山论坛上,与会的中外军方人士和学者进行了热烈探讨。

俄防长:美退出《中导条约》,为遏制中俄

8月2日,据美联社报道,美国以所谓“俄罗斯长期违反《中导条约》规定”为由,宣布正式退出《中导条约》。

而在“退约”后没多久,据新华社8月19日报道,美国便试射了原先被《中导条约》限制发展的常规陆基巡航导弹。美国国防部19日发表声明称,美国18日在加利福尼亚州试射一枚常规陆基巡航导弹。该导弹在飞行500多公里后击中目标。此次试射获得的数据等将被用于未来美国中程导弹的研发。

美国自然是不可能在“退约”后短短两个星期的时间内研发出原先被《中导条约》限制发展的中程导弹的。据俄《共青团真理报》8月18日报道,俄防长绍伊古在“俄罗斯24”电视台节目上说,美国在2月1日作出退出《中导条约》决定前的8个月,即将近1年前,美国就已经批准并拨款研发违反《中导条约》的导弹。

而10月21日,在第九届北京香山论坛开幕式结束后,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在主题为“大国关系与国际秩序”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第一个进行了主题发言。发言中,对于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举动,绍伊古认为,美国谋划遏制中俄的威慑力,是促使其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的真正原因。

“我们相信,促使华盛顿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的真正原因,是美国谋划遏制中国和俄罗斯的威慑力。”绍伊古在发言中说道,“美国认为《中导条约》已经不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国与国间军事互信恐进一步削弱

除了退出《中导条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8日报道,一位不具名的美国官员透露称,特朗普政府预计将在近期退出《开放天空条约》(The Treaty on Open Skies)。

对此,美国国内批评声音指出,退出该多边军控协议,可能会影响美国对俄罗斯及其他成员国的空中侦查能力。

资料显示,《开放天空条约》签署于1992年,签约国包含美、俄、英、法、德、加等34个欧洲与北美洲国家,其中大部分为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成员国。据条约规定,签约国之间可以在彼此领土上空进行非武装空中侦察,以检查其执行各种国际军控条约的执行情况,如美俄可在双方领土上使用侦察机飞行查看,并用当地机场起降补给。

中国航空新闻网12日对此评论称,《开放天空条约》旨在增强不同国家军事力量间的开放性和透明度,建立军事互信,而退出该条约将削弱国家之间的军事互信。

“现在,不论是在地区层面,还是在世界层面,国与国之间都严重缺乏互信。”在主题为“国际军控体系与全球稳定”的本届论坛第四次全体会议上,哈萨克斯坦国防部长叶尔梅克·巴耶夫少将在发言中说道。

国际军控体系有瓦解之虞

与此同时,美俄之间目前唯一的军控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也行将到期,而其续期工作迟迟未有成果。

在美国于8月退出《中导条约》之后,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曾多次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表示质疑。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此前报道,博尔顿指责该条约“一开始就存在缺陷”,“未能限制俄罗斯装备近程战术核武器”,因此美国“不太可能与俄罗斯续期该条约”。

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据路透社此前报道,特朗普于2017年2月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时曾表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对俄罗斯有利,该条约是“奥巴马政府签下的最糟糕的协议之一”。

据资料,《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于2010年由美俄签署,次年生效。条约规定,美俄双方部署的核弹头总数不超过1550枚,用于发射核弹头的发射载具数量不超过800架,已部署的可挂载核武器的战略轰炸机不超过700架。条约有效期为10年,期满后可以延期5年。

“目前,国际军控体系的架构遭到了破坏。国际军控体系与国际安全形势正在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哈萨克斯坦国防部长巴耶夫少将在其发言中指出,“新的军备竞赛已经展露出了苗头,这恐将导致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被用于新的战争,而这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

巴耶夫少将强调,发展核武器并不会带来军事优势,反而会加剧对全球和平与稳定的威胁。

而第九届香山论坛秘书处办公室主任赵小卓大校则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尽管在上世纪60年代《核不扩散条约》就出炉了,但是该条约只对限制核扩散起了一定的作用,整体上并不完美。因此,某种程度上,核扩散仍在进行。

“迄今为止,世界各国仍未达成可遏制核扩散的完备条约或规则。”赵小卓说道,“地球上核武器越多,人类就越不安全。”

国际军控体系需要巩固

在本届北京香山论坛中,“国际军控体系与全球稳定”作为第四次全体会议的主题,得到了不少外军高官与外国学者的关注。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江新凤在观会后向澎湃新闻指出,本届论坛将国际军控体系列为全体会议的一项议题,说明军控是今年的会议讨论的重点之一,各国对军控,尤其是战略方面的军备控制十分关注。

“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因为近年来国际军控体系整体情况不容乐观,有的条约遭到破坏,有的停滞不前,不少国家对此十分担忧。”江新凤分析称。

“把军控领域的一些重大话题放到北京香山论坛这一平台上进行交流,一方面是为了合作解决世界各国在军控领域遇到的问题,化解矛盾。”第九届香山论坛秘书处副秘书长徐天昊少将告诉澎湃新闻,“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推动国际军控工作的开展,从而保障地区安全,维护世界和平。中方认为,国际军控体系对维护世界和平与防务安全是有着积极而重要的作用。”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报道,随着今年8月美国正式退出《中导条约》,加上美国2001年已经退出的《反导条约》,现在美俄之间构筑的核不扩散“三大支柱”只剩下了一个还未确定是否续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对此,江新凤强调,美国接二连三地“退约”举动,已经提醒世界各国要真正地采取行动,来重视国际军控体系正在瓦解的趋势。“因为假使情况不得到改善的话,国际上的战略平衡将被打破,而这不利于世界和平。”江新凤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

“国际社会必须继续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军控条约,来禁止生产新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巴耶夫少将如是说道。

《中导条约》时代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