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烬未散的“伊斯兰国” 东南亚女佣或成招募新目标

2019-11-12 07:47:24  东方网·纵相新闻 

原标题:余烬未散的“伊斯兰国”,东南亚女佣或成招募新目标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程靖

今年9月,3名印尼女子因涉嫌参与资助恐怖主义活动,违反了新加坡《国内安全法案》被逮捕,或将面临10年监禁和约36.2万美元的罚款。

新加坡内政部于9月23日发布的通报称,这3名女性每周工作6天,但在空余时间,她们在网上宣传“伊斯兰国”(ISIS)、向海外武装人员捐款,在思想上被极端化,以至于“做好了发动自杀式爆炸袭击的准备”。

△在雅加达一座公寓中擦玻璃的家佣图/CNN

当地时间11月9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了此案:新加坡有关部门仍在调查这3名女性,她们尚未被正式起诉。

CNN引用反恐怖主义专家的说法称,由于在中东的“哈里发之梦国”幻灭,“伊斯兰国”的策略很可能转向东南亚,以一种较为分散的组织形式存在,而这3名保姆不会是个例。

在“伊斯兰国”头目接二连三被炸死之际,但他们的余烬未散。

1.孤独的保姆,和阴影之下的思想渗透

新加坡内政部发言人表示:“在我国的绝大多数外国劳工都是遵纪守法的,为我国社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但仍有个别人员受到了‘伊斯兰国’极端暴力意识形态的影响。”

印尼有约2.71亿人口,而据2010年数据,87%的人口为穆斯林。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劳工输出国之一,据世界银行2016年的数据,有约900万印尼人在海外务工,占全国人口的7%,而由于许多劳工未经登记、不愿被发现等原因,真实数字可能更高。据美媒引用印尼劳工职业和保护部门的数据,约70%的海外劳工为女性。女性劳工多从事保姆等服务行业。

△印尼民丹岛,被马来西亚驱逐出境的印尼劳工在等待收集信息图/视觉中国

据报道,在2015-2017年间,印尼冲突政策研究学院(IPAC)对印佣群体受极端主义思想的影响做了一项调查,发现有约50名印尼女性佣工处于“被极端化的边缘”:其中有43人在中国香港务工,4人在新加坡,3人在台湾地区,而这些地区都是印佣谋生的主要目的地。

CNN引用IPAC研究员纳瓦·努兰尼亚的话称,这些女性被“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视为金主,因为她们有固定收入,会说英语,还有跨国人脉,是非常理想的“金主”。

努兰尼亚说,因离婚、负债或在海外打工期间遭遇巨大的文化冲突,抑或是遭到了无良雇主的霸凌虐待,这些因素都有可能让“外劳”们对网上的思想灌输没有抵抗力,而这些遭遇对于印佣来说非常常见。

印尼反对暴力极端主义的公民联盟(C-SAVE)的项目官员迪奥维欧·阿尔法特说,这些印佣生活孤独,她们希望与同胞产生连结,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生活中,但她们通常缺少朋友圈,当网上充满了极端主义的信息准备好了“投喂”给她们时,她们无法抵抗。。

努兰尼亚介绍,“思想被极端化的过程分为几步:受到刺激或心理创伤,如离婚、负债或文化冲突;接触网络上的宗教极端主义视频寻求“治愈”;与网上的极端主义者发展个人关系,如恋爱;被拉进极端主义者的聊天群;将极端主义思想转为行动,包括资助武装分子或策划袭击。

据了解,目前约有20名受到极端思想的“外劳”务工者被遣送回印尼,其中3人正在接受印尼政府“去极端化”的教育工作。

努兰尼亚认为,相比于“去极端化”,“被极端化”的过程非常迅速:IPAC的研究报告显示,一名曾在香港工作的印尼保姆曾是一个非常世俗化、热爱时尚的女性,但转变为愿意为“伊斯兰国”献身的人,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据IPAC的报告,有些佣工是在周末的祈祷小组或社交聚会上被招募的,她们首先会与武装分子接触,然后在思想上被激进化,然后嫁给武装分子。

CNN引用了IPAC的一篇采访记录内容显示,一名后来被驱逐回国的印尼女性称,她一开始先是在打扫房间的时候听萨拉菲派内容的播客(线上广播节目),然后在社交网络上关注了一些看起来对宗教十分了解的人士。随后,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住在印尼巴淡岛的29岁男子,他鼓励她前往叙利亚加入ISIS。但由于计划暴露,她在2017年被新加坡政府遣送回印尼。

努兰尼亚说,这些印佣与“伊斯兰国”极端分子在线上建立“恋爱关系”之后,极端分子成了她们的“男朋友”,然后邀请她们进入加密应用程序上的网络群组。

美国华盛顿国立战争学院的ISIS东南亚行动专家扎卡里·阿布扎表示,像设计炸弹、组织活动等事情都是在网上进行的。阿布扎说,加密聊天程序Telegram上有数百个由极端组织同情者建立的聊天群,其中很多群是针对女性而设立的,专门讨论女性问题和抚养子女等议题。

在思想逐渐极端化后,一些保姆会嫁给她们的“圣战分子”男友。据报道,2015年,一名印尼女子从香港回到了印尼西爪哇省的万丹市,成为了极端分子阿迪·吉哈迪的第二任妻子。

阿迪·即哈迪因涉嫌拥有武器、在菲律宾棉兰老岛组织极端分子训练于2017年被逮捕,而与他一起训练的伊斯尼龙·哈皮伦被宣称是“伊斯兰国”在东南亚的“埃米尔”。2016年,印尼首都雅加达发生爆炸袭击导致8人死亡,而阿迪·吉哈迪承认为此次袭击提供武器。

△2016年1月14日,印尼首都雅加达发生爆炸袭击图/视觉中国

阿尔法特说,一些参与调查的保姆曾为极端分子提供资金或旅途上的支持,比如在家接待那些赶赴叙利亚加入恐怖组织的极端分子。

IPAC的报告显示,在参与该研究的50名被极端化的保姆中,至少12人曾试图取道香港前往叙利亚,4人最终到了叙利亚,其他人则被中途发现,并被遣返回印尼。

新加坡政府的报告称,此次被逮捕的其中2名印尼女子同样希望去到叙利亚,其中一人甚至表示,希望到叙利亚后做一名自杀式袭击者,另一名女子则希望到叙利亚“与极端分子一起生活,并参与当地的战斗”。

报告还称,3名女子手中都有数个宣传“伊斯兰国”意识形态的社交网络账号,都资助了海外与恐怖组织相关的实体。

2.恐怖组织转向共南亚?

新加坡内政部的通告显示,此次被逮捕的两名印尼女子受到了网上联络人的鼓励,呼吁她们前往菲律宾、阿富汗或非洲等地,加入那些支持“伊斯兰国”的团体。

CNN引用IPAC的报告称,如今的招募活动还包括实施自杀式爆炸的训练。据路透社报道,2017年8月,印尼雅加达法院将一名涉嫌计划在总统府外实施自杀式袭击的女子判处七年半有期徒刑。

△被判处七年半徒刑的DianYulia Novita和她的丈夫 图/CNN

据报道,2016年,另一名印尼女子在中爪哇省被逮捕,原因也是涉嫌计划实施自杀式爆炸袭击。2015年,该女子在网上认识了一名男子,随后从海外务工地回到印尼结婚。印尼官方称她原本计划在2015年圣诞前夜在巴厘岛发动自杀式袭击,后被判处四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及一笔罚款。

阿布扎表示,自从2017年起,ISIS在中东不断失去阵地,他们传递的信息发生了变化——开始鼓励武装分子前往菲律宾的棉兰老岛,在那里建立新的“哈里发国”。阿布扎认为,棉兰老岛的一些区域由于安全部队腐败、大片区域无人管辖,ISIS趁虚而入,在这里扩张势力范围。

△2017年6月15日,菲律宾政府军持续打击马拉维的武装分子图/视觉中国

2017年,效忠“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包括菲律宾阿布沙耶夫组织和马乌德集团等)占领了棉兰老岛南部城市马拉维,开始了长达5个月的围城,直到当年10月,该组织头目马乌德和号称ISIS东南亚“埃米尔”的哈皮伦被杀死后,围城才被攻破,马拉维重回菲律宾政府军的控制下。

在东南亚,包括菲律宾的阿布沙耶夫组织、马乌德集团(又称“伊斯兰国”拉瑙分支)和印尼的“神权游击队”(Jamaah Ansharut Daulah,简称JAD)在内的数个武装组织分别宣布效忠“伊斯兰国”。

“神权游击队”的前身是印尼“唯一真主游击队”(JamaahAnshorul Tauhid,JAT),而后者的发起人是曾“伊斯兰祈祷团”(JemaahIslamiyah,JI)的精神领袖阿布巴卡尔。

JI成立于1993年,涉嫌与基地组织、塔利班等激进组织有联系,被指制造了2002年的巴厘岛爆炸案,由于巴厘岛是印尼旅游胜地,那次爆炸案造成202人死亡。

△2013年,民众纪念巴厘岛爆炸案11周年图/视觉中国

据《马来日报》报道,今年9月,马来西亚婆罗洲沙巴州有数人被逮捕,因协助ISIS同情者前往菲律宾。

阿布扎说,“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节节败退的同时,招募新人的驱动力依然持续着——如今的组织形式比以往要分散得多,“(招募)不再通过外部的号召,而是来自于本地团体或者个别的武装分子。”

3.紧密监视,遣返嫌疑者

尽管从外表上看,意识形态的转变可以无影无踪,但各地政府也已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C-Save的项目官员阿尔法特表示,各地政府已经在密切监视社交媒体发帖和讨论组内的信息,以搜寻恐怖主义有关的内容,“如果政府发现含有极端思想的信息,将会将他们驱逐出境。”

新加坡内政部的通报显示,2015年以来,新加坡共发现了19名思想极端化的外籍佣工,“尽管尚没有发现他们计划在新加坡实施暴力袭击,但他们的极端思想和与海外恐怖分子的联系使他们成为了对新加坡的安全威胁。”通报称,新加坡已经向印尼遣返了16名涉嫌思想极端化的佣工。

香港警方也向媒体表示,香港正在密切观察国际恐怖主义趋势,持续地评估威胁,并与其他执法机关交换情报,联合执行演练。

新加坡内政部还提醒公众,政府“严肃对待”任何可能支持恐怖主义的行为,公众应对在网上观看极端注意内容的行为保持警惕;当极端主义信号出现时,家人、朋友、同事和雇主应当第一时间提醒。

据报道,这3名印佣仍在拘留中,根据新加坡法律,她们在被审判前或被拘禁长达两年。针对她们3人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伊斯兰国”东南亚女佣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