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太突然……特朗普方已经乐坏了

2020-01-01 14:36:28  环球网 

近日,美国接连发生针对犹太人的袭击。其中,仅上周六,美国纽约一个犹太“牧师”(拉比)家庭就遭人袭击,5人被捅伤。

案件发生后,美国那些主流的“自由派”媒体,以及美国民主党的政客,都“本能”般地将此事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美国极右翼白人势力进行了“关联”,称总统特朗普对于白人右翼分子的纵容,导致了案件的发生。

可随着案件凶嫌的被捕,以及警方对其作案动机的调查,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真相却开始浮出水面,更曝光了美国社会一个长期被人忽视的极端组织。

凶手不是白人,而是黑人

首先,在周六凶案的嫌疑人被捕后,虽然从《纽约时报》到《华盛顿邮报》的美国主流“自由派”媒体都没有强调这个凶手的身份和肤色,但凶嫌的照片显示他是一个黑人,而不是白人。



这一结果,也令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众多支持者乐开了怀。毕竟在这个凶手被捕前,不少美国主流“自由派”媒体以及美国民主党政客,都曾“带节奏”称袭击可能是美国白人极右翼分子所为,并将凶案发生的责任怪给了纵容白人右翼分子的特朗普身上。

一些之前因为此案而在网上斥责特朗普的人,如今更是遭到了特朗普粉丝打脸和质问。比如下面这位民主党政客就被特朗普的粉丝拿着凶手是黑人的照片反问说:这叫白人极端主义?



可为啥这位名叫Grafton Thomas的黑人,会持刀袭击那个犹太牧师的家庭呢?

虽然他的家人说他有“精神病”,可从现在警方挖出的证据来看,他行凶的原因却并不只是“精神失常”这么简单,其背后反而潜藏着一个此前一直被美国主流媒体所掩盖的极端群体:一个黑人的极端主义群体…..


种族压迫下产生的“怪胎”


尽管《纽约时报》在报道此案最新的案情进展时,仍然在用“嫌疑人在行凶前曾搜索过希特勒”这个标题,似乎仍想把此案的问题指向白人法西斯主义;但该报在其报道的正文中,却不得不交代出这样一个实情:这个行凶的黑人,可能与美国一个黑人“反犹”宗教运动有关联,因为他在自己的日记中曾对该运动表达出兴趣,还引用该运动的思想观点,去批判过犹太人——尤其是犹太白人。


截图来自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


网络公开资料和美国一些媒体的报道则显示,这个黑人“反犹”宗教运动的全名,叫“以色列希伯来黑人运动”,是一个美国土生土长的黑人“反犹主义”运动,在美国有多个分支群体,以教派的形式活动,但与当年德国的法西斯纳粹似乎并没有什么关联。

其中,根据美国CNN的介绍,这个“以色列希伯来黑人运动”起源于19世纪的美国,其核心教义是,如今自称犹太人的以色列白人都是“虚假的犹太人”,只有他们这些美国黑人和印第安人,才是犹太圣经中提到的“正统的犹太人”。相关教义还认为,上帝终将指引这些“真正的犹太人”回到真正的以色列,上帝还会让那些白人“恶魔”成为他们永远的奴仆。


截图来自美国CNN的报道


那么为什么这些美国黑人,会认为自己是犹太人呢?

从CNN的介绍以及其他网络上的公开资料来看,在19世纪黑人遭受白人种族压迫最凶残的那个时代,美国一些被白人奴役的黑人,为了摆脱这种种族压迫,便开始重新解构在美国白人世界备受推崇的犹太教圣经,将黑人也说成是圣经中古代犹太人的后裔,从而赋予了自己一种全新的、正面的种族身份。他们还组成了一个个信奉这种教义的教派,并混入了基督教等其他宗教的教义,这也令他们游离在正统宗教之外。


但需要说明的是,他们与非洲埃塞俄比亚实际存在的那批犹太人后裔,没有明显的关系。

截图来自美国CNN的报道


之后,在二战结束后,20世纪60-70年代的美国民权运动,又令“以色列希伯来黑人运动”吸收了当时美国极端民权运动领袖马尔科姆X和“黑豹”组织的一些“黑人民族主义”乃至极端主义的思想,从而令他们开始将自己视为唯一正统的犹太人,并认为白人犹太人是“冒牌货”和“恶魔”,一些更为极端化的教派群体还开始歧视其他非“正统犹太人”的族群。

结果,这个原本是为了应对种族压迫而出现的宗教运动,便由此出现了“邪教化”的变质,一些分支教派不仅也走上了极端主义、种族主义以及反犹主义的道路,甚至于一些分支教派的领袖,还开始压榨和侵犯同为黑人的信徒。


尴尬的美国“自由派”媒体


不过,由于“以色列希伯来黑人运动”旗下的各分支教派,此前大多是通过在街头大声传教的方式来传播他们的价值观,也没有怎么暴力袭击过犹太人,再加上他们“黑人”的身份,这个群体便一直没有引起美国绝大多数的“自由派”媒体的报道,以及美国主流舆论的关注。

即便这个宗教运动旗下的一些“邪教”色彩的组织,曾经犯下谋杀儿童和性侵女性的罪行,美国媒体对这些案件的报道热度,也很快就消散了。



今年1月,当一群“以色列希伯来黑人运动”的信奉者,在美国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门前对一群白人学生进行挑衅的时候,这个宗教团体才开始被美国主流媒体注意到。

然而,当时这些主流“自由派”媒体斥责的并不是这个如今被他们视为“反犹”的黑人极端群体,而是“阴差阳错”地批判了那些做出反击的白人学生,认为他们才是挑事的“种族主义者”。



直到今年12月10日,当2个信奉“以色列希伯来黑人运动”的黑人,持枪袭击了美国一处犹太人的市场并杀害了4名犹太人,以及前面我们提到的那起周六一名黑人对犹太牧师家庭的袭击,捅伤5名犹太人后,美国一众“自由派”媒体才不得不地将对白人极端主义的批判,转向对这个黑人“反犹极端群体”的关注……


截图来自美国CNN的报道


这一尴尬的局面,也令美国一些白人右翼分子“如获至宝”,纷纷痛斥这些“自由派”媒体在种族主义面前在玩弄“歧视白人”的“政治正确”和“双重标准”,对白人种族主义者就大加批判,对于黑人种族主义者就轻描淡写。



不过,从美国“自由派”媒体报道种族主义问题的套路上来看,耿直哥不认为“以色列希伯来黑人运动”的问题能够得到美国舆论的正确对待和处理。因为这些美国媒体往往只会在“身份政治”这个肤浅的表现上谈论“种族主义”,却不敢深入到种族主义所牵扯的更深层次的【阶级问题】上去,去触及美国的“国本”。

所以,美国的种族主义问题才会迟迟得不到解决,还出现了黑人群体也走上极端主义的路线去“以毒攻毒”,并让犹太人跟着“背锅”的局面。

但令耿直哥不解的是,如此低能的美国媒体,又怎么有脸天天跑来对中国的民族政策指手画脚呢?昨天,美国《纽约时报》水平越发低下幼稚的驻华报道团队,就又刊登了一篇关于中国新疆的抹黑报道,把我们在新疆培养技术工人,让他们可以自力更生的政策,歪曲成是“强迫劳动”和“监控”他们。



一个国家在解决问题和造福弱势群体,一个国家却把弱势群体逼上极端化的绝路,鼓动底层互害,到底哪个国家才尊重人权,可不是《纽约时报》这种美国媒体的政治抹黑,就能颠倒黑白的。


特朗普|犹太人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