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表面是央视主播私下是摇滚老炮

2019-08-07 17:37:46  ZAKER 

最近,白岩松上了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把一众音乐人说得一愣一愣的。

现场他将几位乐评人按音乐风格一一分类。吴青峰是“小清新的民谣”,张亚东是“深情的情歌”,欧阳娜娜是“与摇滚没什么关系的后摇”,马东则是“说下一个乐队唱什么的‘说唱’”。

而说到自己时,他不紧不慢地说自己是朋克,因为长得很朋克。。。。。。

嚯,白岩松终于承认自己跟汪峰撞脸了。

用马东的话说,他是一个“被时事节目耽误了的乐评人”。但他转头就说:

“其实我的主业还在这儿(音乐),但是业余兼职做时事评论,因为歌迷是终身的!”

在此之前,没人知道这位“中国名嘴”竟是位超级乐迷。而这次在节目现场,面对一帮摇滚大咖,他更是口若悬河、谈笑风生、金句频出,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在国人心中,这位颇有科长气质的新闻主播向来严肃,每天坐在电视上针砭时弊。但在生活中,白岩松一直践行着那句“男人不只有一面”。

这是一位因清理报刊亭而与北京朝阳区“结下梁子”的“中年愤青”,也是一位以本科毕业身份带出无数研究生的智者。

他关心中国足球,曾在电视上急得语无伦次;他纳闷年轻人为何不愤怒;他曾感叹现在的人只是将新闻当工作而不是事业。。。。。。

“有些人表面上是央视主播,私下里却是个摇滚老炮、中国球迷、知心大哥、央视初代段子手。。。。。。”

听他讲话,总觉得他活得比深山老林里的道士都明白,也怪不得网友都叫他“白大明白”。

央视“郭德纲”

早在朱广权和康辉之前,白岩松就已经开始自己的“央视段子主播”生涯。很多观众至今还记得,这是一个能将奥运会播成单口相声的男人。

伦敦奥运会时,当时的伦敦市长、如今的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为庆祝英国夺金吊了一次威亚,却不幸被卡在半空中。于是白岩松调侃道:

“奥运精神就是更高、更快、更强,比如伦敦市长被吊起来,就体现了‘更高’。”

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他又调侃贝利:“贝利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出现在开幕式,但是一个月前,他刚刚和他的日本后裔女友完婚,很多人想知道,一个月之后,他的身体为什么变得这么糟糕。。。。。。他毕竟是一个70多岁的老人,我们祝愿他早点恢复健康。”

不管是文哏还是脏口,白岩松都能信手拈来。要不是央视平台“限制”,估计他能抢了郭德纲饭碗。

有人说他是央视的欧亨利,总能用一句话让整个故事熠熠生辉。就像他在伦敦奥运会上说的那句:“塞舌尔对中国免签,但他对所有国家都免签。”

白岩松讲段子语言简洁,从来不会在同一个点上翻来覆去说个没完没了。有时候他的调侃辛辣无比,让人乍一听想笑,仔细一听却想哭。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中国球迷、赞助商、小龙虾一股脑跑到了俄罗斯狂欢,于是白岩松悻悻地来了一句:

“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都去俄罗斯世界杯了。”

不许笑,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当然,如果碰到合适的舞台,白岩松能更彻底地放飞自我。

2002年央视新闻评论部年会上,他将崔健的《不是我不明白》改编成了一段Rap,与崔永元疯狂battle,甚至还来了一段手舞足蹈的“央视有嘻哈”。

这种天生的段子体质,让他成了年轻人心中的“梗王”。在B站的鬼畜区,白岩松甚至可以在唐国强与“波澜哥”之间虎口夺食。

比如前段时间有很多“霍顿VS孙杨”的话题,有人就将白岩松的评论剪成了鬼畜视频。。。。。。

讲段子以“既幽默又不尖酸刻薄”为最高境界,不得不说白岩松做到了。

“顽主”白岩松

其实段子讲多了,有时候他正儿八经说事的时候,也容易把自己绕进去。而那种一本正经瞎扯的效果,丝毫不亚于主动抛出的包袱。

不过白岩松也不在乎网友调侃自己,毕竟在他心中“玩与被玩”都是图个乐。

许多人都知道,这位平日里一脸严肃的主播兴趣爱好涉猎广泛,尤其是中国足球,每次被他提及都是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

就在上周六播出的《新闻周刊》节目中,他对中国足球做出的评论让网友讨论至今:

“不到大半年,日本转出去18名球员在国际上踢球,凑成一支球队,加上替补还富余。中国只有两个,五人制还差仨。”

“已经有多名日本球员从国内联赛转会到国外联赛,而中国一个没有,反而有几位在国外踢球的年轻人转回了国内的联赛,没办法,钱多。”

其实白岩松批评中国足球并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几年,中国足球就像王二小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现实生活中踢球的也越来越少,而白岩松是为数不多的在50岁“高龄”还坚持踢球的人。

作家李承鹏曾在《天天向上》中说:“(白岩松踢球)以勇猛为主,已经第三次断腿了”。

而一旁的嘉宾段暄(前《天下足球》主持人)则接话道:“他(白岩松)踢球喜欢玩命,你看他平时在镜头前端着,但一旦踢起球来就开始‘哎哟!传啊!’。”

“要不就不玩,要玩就玩好”是白岩松处世的态度。

段暄说:“当年,白岩松在广院儿(北京广播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前身)是破了百米纪录的。”

这话不假。2018年,白岩松在《一刻》演讲中曾说过:“我现在每周还跑步5天。”

当时,白岩松差一年50岁。

他说过一句话曾让很多人信服:“中国男人,到50岁时候都有我这样的体型就相当不错了。”

其实,这背后是白岩松一直信奉的一句话——越自律越自由。

“停了雨那会儿我就去跑步,明天下午我就去踢球。”白岩松这样解释自己的“自律”。如今的白岩松依然可以在足球场上飞奔,而且还经常与专业球员切磋。

除了运动,白岩松“玩”的还有音乐。

奥运会的“单口相声”生涯就曾暴露出他“超级乐迷”的本质。当时他不仅对画面中出现的披头士、PinkFloyd、齐柏林飞艇、皇后、滚石等明星或乐队如数家珍,甚至还能加入自己的调侃。

比如皇后乐队登场时,他就调侃了主音吉他手布莱恩·梅:“他是一位天体物理的博士,所以每首歌都像写论文一样,不过这样的论文好像更容易读下去。”

实际上,白岩松年轻时就是个狂热的摇滚乐迷。

1986年5月9日,崔健在工体唱出了那首震撼全国的《一无所有》。那场演唱会的票,白岩松就有,只不过他没进去。

当时白岩松已经到了演唱会门外,但因为同行的伙伴没有票,便忍痛将票让给了同学。这事让白岩松后悔至今。

他从北广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节目报》当记者,因为喜欢摇滚而负责了文娱板块。

那时,他曾采访过Beyond。他问黄家驹:“在香港流行音乐圈里做摇滚会不会寂寞?”

直到现在,他也愿意说自己是摇滚圈里人。

他曾将自己的新书《幸福了吗?》送给汪峰,扉页写下:“你的音乐就是我这本书的音乐版,我的书是你音乐的文字版。”

严肃对待工作,自律对待生活,快乐对待兴趣。白岩松可以算得上是一位生性洒脱的“顽主”了。

白岩松的“加减人生”

白岩松现在的生活之所以如此潇洒,是因为当年从苦日子过来,早已看惯了一切。

他有着一套自己的生活理论,我们可以叫它“加减生活法”。

“人生三十岁之前是做加法,要不断地去尝试,看看自己到底适合做什么;三十岁之后则是减法,因为不是所有事都适合你去干,也不是适合你干的你都要干。”

出生于内蒙古的他,还没毕业就成了“北漂”。当年为了进央视工作,还是个实习生的他每天早上都要5点出门,坐一个小时的班车从北京东郊跑到西城。

到了之后,先趴在桌子上睡一下,7点钟开始,吃早饭、打水、扫地,把打杂的活干完,又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再搭班车回去。

几个月时间,睡眠严重不足,有时候在车上就睡过去了,坐过了站也不知道。

身高1米79的他,被失眠折磨到体重不足110斤,每日起床都能看到枕头上大把大把掉落的头发。连续几个月睡不着后,他甚至曾想过自杀。

这便是白岩松的二十郎当岁,虽然痛苦,但收获满满。不断尝试新挑战的他不仅顺利留在了央视工作,还做过记者、编辑、策划、主持人。

而到三十岁之后,白岩松开始给自己的人生“做减法”。在去年的《一刻》演讲中,他曾说:

“2000年的时候做悉尼奥运会,掌声也很多,我在思考我到底适合做什么。我停了自己所有的节目,停了一年,没有任何出镜。我当时可以做体育,可以做娱乐,可以做制片人等等,但最后我发现我只能做新闻。当时我是三个栏目的制片人,我都辞了,所以我才成了现在的我。”

“减法”让他成为了如今这个被全国人民所熟知的新闻工作者。

白岩松对记者的定义非常精准:“时代总是在出了问题,解决问题,彻底解决问题这样逻辑循环中前进,否则要记者干嘛?”

几年前BBC来北京,有人组织中国主播与他们对话。然后,白岩松代表央视与BBC记者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

“你觉得BBC应该跟CCTV学什么?”

“当然首先要学中文了”,这是个俏皮话,台下观众也乐了。

再然后,白岩松严肃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觉得BBC最应该跟我们学的是如何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如今CCTV在世界设了27个记者站,每天都在好奇着这个社会,而BBC已经将英国当成了整个世界,你们不再好奇了。”

瞬时台下掌声雷动,连BBC的记者都“拍着桌子”表示:“你说得太对了!”

也许正是主动做出“减法”,才让白岩松对于自己所坚持的事情保持了专注,而专注又为他带来了领域里更加宽阔的思维。

其实这算是“在减法中做加法”,就像每个人的生活,如果专注的事情越少,那么在领域中取得的成就可能越高一样。

这么一说,白岩松的“加减人生法则”竟然还是门玄学。在这门不讲究“心诚则灵”,而讲究“取舍才行”的“玄学”中,也许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定位。

白岩松私下是摇滚老炮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