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审查抖音海外版TikTok,这不是给市场经济“捅刀子”嘛

2019-11-12 09:31:57  观察者网 

【文/科工力量专栏作者陈兴华】

上线短短两三年时间,短视频应用抖音不仅风靡国内,在国际市场也不断攻城略地。抖音海外版TikTok被认为是中国科技公司制造的第一个全球爆款,风头甚至盖过了Facebook和推特两大热门社交应用。数据显示,TikTok当前在32个国家中名列前10位,已被下载超过10亿次,其中仅在美国便达到1.2亿次。

不过,树大招风,美国政客近日频频以用户隐私和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等为由向美政府“起诉”TikTok,Facebook则在竞争败阵压力下祭出多番“助攻”。目前,美国政府已对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两年前以10亿美元收购社交媒体应用Musical.ly事件进行了国家安全审查。而Musical.ly资产存在被强制剥离的可能性。

实际上,通过一贯伎俩来审查TikTok,显现出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以及试图用政治手段、双重标准维护其技术和市场领先地位。有专家认为,“抖音事件”是直接给市场经济捅刀子,在中美两国实力整体对比变迁日趋显著所导致的体系变化背景下,根源是美方不愿意触及国内的既得利益分配结构。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审查TikTok事件并非个案。从华为黯然退出美国通讯市场,到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被叫停等等,中国企业对美投资一直受制于美国政府,受管辖交易的中国企业数量曾连续四年最多。随着审查越来越紧,中国企业赴美投资之路将更加艰难。而在复杂的国际新形势下,国内企业唯有自我革新、自强不息才能破局。

两年前的收购被审查

近年来,在中美两国围绕贸易和技术转让问题上日趋剑拔弩张之际,TikTok突破一些发展障碍,在美国青少年中越来越受欢迎。数据显示,TikTok目前在美国的月活跃用户数为2650万,其中60%为16岁到24岁。但壮大的中国科技公司似乎极容易触动美国政界的敏感神经。

据路透社11月初报道,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收购Musical.ly是在2017年完成的,但美国立法者最近几周才呼吁对TikTok进行国家安全调查。他们担心TikTok可能对政治敏感内容进行审查,并对其存储个人数据的方式提出质疑。目前,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已开始审查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的交易。

Musical.ly与TikTok合并宣传图

据悉,Musical.ly于2014年上线,是上海闻学网络公司旗下的产品,主要在欧美等海外市场发展。2018年8月,Musical.ly与抖音国际版TikTok正式合并,新产品延用后者名称。目前,CFIUS正与TikTok进行谈判,讨论TikTok可以采取何种措施以避免剥离其收购的Musical.ly资产。

CFIUS是美国政府负责审查外国投资并购行为的跨部门机构,由财政部牵头,审查核心是外国投资是否会对美国国家安全产生威胁或潜在威胁。两年前,字节跳动在收购Musical.ly时并未寻求CFIUS的批准,这使得该委员会现在有理由对其进行审查。但审查过程及细节鉴于“国安问题”并不会向外界公布。

CFIUS审查外国投资企业流程

TikTok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无法对正在进行的监管程序置评。“TikTok已经明确表示,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赢得美国用户和监管机构的信任。这一努力的一部分包括与国会合作,我们正致力于这样做”。不过,TikTok的高管已拒绝了出席定于11月5日举行的美国国会听证会。TikTok对此也尚未置评。

实际上,TikTok被CFIUS审查是由美政客“检举”引起。10月10日,以无底线政治投机著称的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向美国财政部“打小报告”,要求对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两年前的Musical.ly收购案进行审查。卢比奥在信中指出,尽管香港抗议活动在国际头条新闻上占据了数月之久,但该应用程序中只有几部视频。

10月17日,Facebook董事长兼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乔治敦大学政治与公共服务学院(GU Politics)举办的论坛上演讲。图源:路透社

一周之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华盛顿乔治敦大学的公开演讲中表示,TikTok审查了政治抗议活动,这违背了他所认为的“互联网精神”。值得一提,扎克伯格在2018年面临分拆压力时,便提出了“分拆Facebook会壮大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理论,并以TikTok举例说明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是对美国的威胁。

此外,Facebook于去年11月悄然发布一款独立的短视频应用Lasso,与TikTok在美国等市场展开正面竞争。但Lasso败下阵来后,转道TikTok尚未聚焦的墨西哥市场。另据统计,自2018年以来,TikTok以高出20%的待遇“挖”走了20多名Facebook员工。由此,Facebook在竞争压力下选择不断发难TikTok。

在多方推波助澜在,围绕TikTok的数据安全问题进一步影响了美国政界。10月23日,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以及共和党参议员汤姆·柯顿(Tom Cotton)致信美国国家情报总负责人约瑟夫·马奎尔(Joseph Maguire),要求对TikTok进行国家安全风险评估。这成为了TikTok被审查的最后导火索。

美国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图/视觉中国

10月24日,TikTok就“安全”质疑回应称,美国所有用户数据都存储在美国弗吉尼亚和新加坡(备份系统),且不受中国法律监管。“中国政府从未要求我们移除内容。即使这样要求,我们也不会这样做。TikTok不在中国运营,未来也无意这样做,并且不会以与中国相关的敏感度为基础来移除内容。”

美国德汇律师事务所Dorsey Whitney合伙人、数据合规专家罗伯特·卡塔纳奇(Robert Cattanach)于11月4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目前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字节跳动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此外,美国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 News的一项调查也称,目前没有证据表明TikTok审查或删除了支持香港问题的视频。

青少年正在通过TikTok传播历史图源:《卫报》

值得一提,在美国忙于审查TikTok之际,英国主流媒体给予了后者一定肯定。据《卫报》11月5日的报道称,有一个长期存在的刻板印象,即青少年在网络上花费大量时间。但一些人已开始在TikTok上从事意想不到的事情:教授历史课程。一位名叫伊兹·琼斯(Izzy Jones)的老师表示,“很高兴看到青少年这样使用这个平台,我会在课堂上使用其中一些视频。”

抖音海外版TikTok的崛起

被美国政府审查背后,是TikTok在全球的快速崛起。从2017年8月首次上线开始,TikTok迅速登顶日本、印尼、印度、泰国等国App Store免费榜第一。根据App Anne的统计,截至10月28日,在有产品上架的141个国家(不包括中国)中,TikTok在32个国家中名列前10位。

另外,根据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在过去12个月,TikTok的下载量超过7.5亿次,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大的社交媒体APP,超过了Facebook的7.15亿次,Instagram的4.5亿次,YouTube的3亿次和Snapchat的2.75亿次。而今年9月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超过了Facebook和推特。

实际上,从推出TikTok开始,字节跳动便力于将其进行全球化布局发展,并用重金进行投放、推广营销。根据2018年张一鸣的内部指示,抖音海外和国内业务目标是三年内两者占比五五开,要在不考虑盈利的情况下冲刺海外用户的数量。据悉,TikTok对于各国市场的拓展,“几乎是报多少就批多少”。

张一鸣为TikTok制定的扩张策略是“全球化产品,本地化内容”。于是,每进入一个新的地区,TikTok都会为当地的艺人、网红等敞开大门,鼓励他们创造富有本土特色的短视频内容。另一方面,TikTok在谷歌、Facebook、Youtube等传统互联网平台上投放了极大力度。据悉,去年字节跳动在仅在谷歌的广告上就花费了3亿多美元。

2018年12月,日本人气偶像团体SKE48在TikTok上首次公布AWA原创舞蹈。

另有报道称,TikTok今年在日本推出了“育成计划”,对来自时尚、美妆、美食等20个垂直领域的1000余名优质创作者进行重点扶持。另外,在美国 TikTok 平台上拥有250万粉丝的网红,每个原创内容平均收费500-800美元,平均每增加1万个粉丝将多收取100美元。此外,TikTok曾为单个影片投放向一位美国网络明星支付了超过100万美元。

旧金山Andreessen Horowitz的风险投资合伙人陈梅陵(Connie Chan)近日在博客中写道,AI 技术实现的精准投放信息流在西方还未普及,Facebook、Netflix和Spotify等使用的是 AI 来推荐帖子而不是直接将信息流发送给用户。而TikTok使用AI算法来决定向用户显示哪些视频,随着用户使用次数的增加而了解他们的偏好。这也是 TikTok 的独特优势。

实际上,与以往国内互联网产品“出海”东南亚等新兴市场不同,TikTok成功在包括美国、日本等成熟市场站稳脚跟,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款走出中国的App。尽管将TikTok视为竞争对手甚至“威胁”,但扎克伯克也曾在被曝出的一份文件中这样评价:“TikTok是中国科技巨头制造的第一个全球爆款”。

TikTok界面图自IC photo

目前,随着全球发展局势变化,TikTok也做出了相应策略调整。据《晚点LatePost》9月9日报道,TikTok全球化重点国家已从美、日、英、印调整为美、日、印。这是由于而印度市场今年DAU(日活用户)涨幅近5000万,已占TikTok全球DAU近一半。尽管印度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较低,但增长飞速、战略地位提升。

据悉,TikTok内部原来有针对各个国家的ARPU值,按国家地位有SAB三级排序,S级包括美、日、英国,A级是印度、韩国、欧洲、西欧(德国、法国),B级为中东、东欧、南美。其次是北非、东南亚。而近期的变化除了印度外,巴西市场也从B级升至A级。这是源于快手、YY在南美市场迅速增长带来的压力。

值得注意,在全球披荆斩棘同时,抖音的“出海”之路并非一帆风顺。TikTok多次因内容涉嫌低俗和数据隐私潜在风险被审查,并且曾遭遇印尼、印度政府下架及泰国政府加强内容监管处罚。而在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临近之际,TikTok正尝试与政治“脱钩”,在上月初表示将禁止其平台上出现任何政治广告。

营销服务品牌TikTok Ads,整合了包括TikTok、Vigo Video、TopBuzz、BuzzVideo、News Republic等在内的流量产品。

TikTok全球业务解决方案副总裁布雷克•钱德利(Blake Chandlee)近日在一篇博文中表示,这款应用程序给人一种轻松的感觉,成为一个消磨时间的有趣地方。“本着这种精神,我们选择不允许在TikTok上发布政治广告。任何进入我们社区的付费广告,都需要符合我们平台的标准,而我们认为付费政治广告的性质并不符合TikTok平台的体验。”

可见,TikTok宁愿牺牲一些商业利益也不愿与政治广告沾边。而在日益严格的审查下,字节跳动试图在华盛顿建立关系,上个季度在美国游说活动上总共花了12万美元。对监管与隐私保护质疑方面,TikTok已经在美国市场上引入第三方内容监管组织,在内容自我监管和保护用户方面提高透明度。

审查TikTok事件并非个案

近年来,中国公司开发出的尖端技术产品正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受欢迎,而许多美国议员和特朗普政府官员将这一趋势视为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的威胁。于是,美国从立法和行政层面不断加强对中国赴美科技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并设置了诸多障碍,尤其在涉及个人数据安全方面的交易。由此,CFIUS审查TikTok事件并非唯一个案。

据悉,美国国会不能迫使CFIUS对个案进行审查,但该委员会有权审查之前未通报的交易。2019年3月,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应CFIUS的要求,出售了其在2016年收购的同性恋社交网站 Grindr。原因是昆仑万维之前允许其在北京的部分工程师获得数百万美国人的个人信息,例如隐私信息和艾滋病毒状况等。

另外,2018年初,由于对美国公民身份的数据安全性的担忧,CFIUS迫使中国的蚂蚁金服放弃了收购速汇金国际公司的计划;2018年5月,在中国泛海集团收购美国保险企业Genworth的交易获批过程中,也出现过因用户数据安全隐私问题,交易双方多次向CFIUS提交材料并延长交易交割时间的情况。这一交易历时三年仍未获准。

蚂蚁金服杭州总部办公室

值得一提,CFIUS可谓全方位“防范”中国企业。在美国国内,CFIUS专家组还迫使Oceanwide Holdings和Genworth Financial Inc通过美国第三方数据管理员来确保中国公司无法访问该保险公司在美国客户的个人私人数据。而在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CFIUS也对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进行干预。

2016年,CFIUS迫使福建宏芯投资基金最终取消了对德国芯片企业爱思强(Aixtron)的收购案。CFIUS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一方面是因为爱思强在美国有研发中心及客户,CFIUS申请下来的总统令将迫使他们放弃美国市场;另一方面,CFIUS对于国家安全影响的说法也影响了德国政府对这宗交易的审核,最终导致德国方面出现了“先批准后撤回”的情况。

实际上,在全球金融危机及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后,中国企业加大了“走出去”的步伐。其中,政策对科技、制造业等领域的对外投资尤为鼓励。而最近几年,中国的科技进步和对外投资引发了美国警惕。CFIUS对中国审查越来越紧,受管辖交易的中国企业数量连续四年最多。在2015年的143个审查中,中国投资者发起的收购审查项目为29个,占比20.3%。

从行业来看,CFIUS对中国制造业和信息科技业项目的审查最为严格,而这些领域正是美国当前面临棘手问题的地方。值得注意,凡是投资超过某家美国公司股权、投票控制权或可表决股权的10%,都有可能触发CFIUS的审查。一旦CFIUS“觉得”该交易会危及国家安全,或者美国相关方面存在脆弱或安全风险,交易就会被叫停。

华为在美国的扩张便因CFIUS而频频受阻。2008年,因CFIUS的意见,华为撤销了对美国3Com网络公司的收购计划;2010年,华为对摩托罗拉无线设备业务的投标也因类似原因而夭折;2018年3月,CFIUS叫停“双通”收购案中,也不忘提到华为:因为华为积极参与5G标准的制定。若高通在5G市场的“领导角色”被华为取代,则可能对美国构成威胁。

根据CFIUS年报,CFIUS审议案件的数量近年来呈较快增长之势,从2009年的65起,增长到2017年近240起。同时,案件进入CFIUS调查阶段的比例也急剧增加。在2007年,约有4.3%的案件进入了调查阶段,在2017年,则有约70%的案件进入了调查程序。被审项目主要分布于制造业、信息科技、矿业和公共事业等行业。

今年3月,美国发布301调查报告强调,中国科技发展、科技引进、产业升级,已经威胁到美国最根本的竞争优势。到了8月,并入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简称FIRRMA法案)经特朗普签署成法,正式给予CFIUS机构多方面更大的权限。FIRRMA法案最关注的是美国关键新兴技术和基础技术。

另一方面,受美国影响,欧洲部分国家也对中国企业的投资开始警惕。2018年7月,英国公布了一项长达120页的政策,防止外国投资者购买对国家安全敏感的英国资产。而该文件主要关注中国企业方面的交易。同月,德国政府指示的国有开发银行KFW收购高压电网运营商50Hertz公司20%的股份,而中国国家电网此前一直寻求收购这些股权。

对于CFIUS审查TikTok事件,《环球时报》于11月7日发表社评表示,这未免太极端了。美国已经对华为采取了断供零部件这样的极端措施,不惜以自伤本国企业的方式打击竞争者。现在又露出要搞TikTok的苗头,这是非常极端的保护主义,美国这样做是直接给自由市场经济捅刀子。而美国议员们对TikTok的发难也可以被任何国家用来针对Facebook、推特和Instagram。

此外,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沈逸认为,美国采用阻断技术发展势头,扭曲历史前行方向的方法审查TikTok,而不是努力作出调整。这毫无疑问是一场闹剧,其背景是中美两国实力整体对比变迁日趋显著所导致的体系变化。而根源是美方不愿意触及国内的既得利益分配结构,而更希望用“自己生病、中国吃药”的方式来谋求实现某种投机性的所谓“解决问题”。

与此同时,美国对字节跳动两年前的并购案展开调查一事无疑释放出极为消极的信号。尽管当初这起并购案确实没有获得CFIUS批准,但CFIUS也没有干涉。现在再去进行事后审查,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都增加了外商在美投资,特别是中企对美投资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TikTok亦如此前的中兴、华为、大疆等所面临的挑战,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质量鉴定和品质认证。

显然,随着美国政府审核日益加强,中国企业赴美投资之路将更加艰难。而在国际投资环境收紧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尤其是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企业更需攻坚克难。以往,面对复杂变化的国际形势,中国国力及科技产业逐步壮大,完成了较多领域的弯道超车及创新引领。而如今,在欧美等部分发达国家的针对性“重视”下,中国企业唯有继续自我革新、自强不息才能破局。而走过这曲折的道路,必将迎来的是不可阻挡的中国发展脚步。

美国审查抖音海外版TikTok

海外版国庆特刊·崛起篇

2019-09-26 10:46:36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