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特朗普命运的时刻开启!

2019-07-08 14:56:47  瞭望智库 

美国选举分析机构“库克政治报告”近日预测,特朗普有可能在2020年大选中输掉约500万张普选票,但以多得一张选举人票的优势赢得连任。

虽说眼下任何预测都做不得准,但或可立为存照。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8日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举行超大规模竞选集会,正式宣布竞选连任。其实早在2017年1月20日总统就职典礼当天,特朗普就向联邦竞选委员会提交了竞选连任文件,确定连任竞选口号为“保持美国伟大”。就职尚未满月,就举行了首次竞选连任集会。此后亦曾数度宣布竞选连任。截至今年6月,他已募集到逾一亿美元连任竞选资金,并且上台迄今获得逾八成共和党选民的坚定支持,党内无人能撄其锋。

综观特朗普的连任前景,就目前态势而言,经济是他的最大利好,民意支持率则是短板,连任成功与失败的机会可谓一半对一半。不过,眼下距离美国2020年大选为时尚早,选举形势千变万化,未知和不确定因素众多,现在任何利好都有可能转眼变成利空,反之亦然。

文|

徐剑梅瞭望智库驻华盛顿研究员

编辑|蒲海燕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能否保持经济持续增长?

耶鲁大学教授雷·费尔(Ray Fair)开发的选举结果预测模型被称为“最佳水晶球”之一,因准确预测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而出名。

这一预测模型把GDP增速和通货膨胀增幅作为最重要的两个经济预测因素,同时把现任总统受欢迎程度作为大选结果的重要决定因素。

名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能否成功连任,关键在于经济。

特朗普上台后,商业投资较为强劲。今年4月,美国失业率创近50年来新低。

美国经济的表现,普遍认为是特朗普寻求连任的最大利好。从历史情况看,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只要经济不衰退,现任总统都能成功连任。特朗普本人也一再表示:“我会继续拼经济”。

但问题在于“如果”。

经济载舟,亦可覆舟。

当前美国经济势头会否延续至大选投票时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如美媒所言,影响选民投票决定的与其说是4年来美国经济表现,毋宁说大选年特别是投票日前的美国经济状况,关注于“现在的事情比一年前好多少?”而不是比4年前好多少。就此而言,特朗普的表现未必会强于2016年的民主党。

目前,很多经济学家预期美国经济到大选年可能放缓或出现衰退,今年一季度3.2%的强劲GDP增速难以维系,未来同比就业增长也可能下降。四处点火的关税贸易战如果失控,势将在大选年让选民体会物价上涨带来的疼痛。一旦经济增长转为负面且通胀上升,特朗普的胜面势必缩水。

2015年第一季度,美国同比GDP增长率高达3.8%,但进入大选年,同期增速仅1.6%,大选投票日临近前甚至更低。失业率在2015年初同比迅速下降,但进入大选年后停滞不前。民主党在2016年大选中失利,与经济复苏势头放缓有密切关系。

2

能否维系和扩大基本盘?

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取决于选举人票而不是普选票多寡。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获得的普选票比民主党对手希拉里少近300万张,但仍能入主白宫。尽管如此,寻求连任的在职总统受欢迎程度,关系到选民对变革的渴望程度,仍是预测大选前景的重要风向标。入主白宫3年多来,尽管美国经济状况为新世纪以来最佳,但特朗普的支持率始终不曾过半;最新民调显示,他目前支持率落后于领跑民主党预选的5名竞选人。支持率低被认为是特朗普竞选连任的最大短板。

和先前历任美国总统不同,特朗普上台后,并未把太多精力投放在加强社会团结、弥合大选裂痕上。

相反,他延续主动制造争议话题的竞选风格,着力塑造信守竞选承诺的形象,与美国主流媒体激烈互怼“假新闻”,通过“推特治国”掌握话语权并引导舆论,从言论到政策均专注于维系自己的基本盘。凭藉逾八成共和党选民的坚定支持,他强势排挤了过去在共和党内位居主流的温和派,共和党整体右转,快速变成“特朗普党”。

其实,专注基本盘既是特朗普的制胜之道,也是一个高风险策略。

一方面,“特朗普选民”不见得始终铁板一块。华盛顿自由派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民意调查主任埃米莉·艾金斯(Emily Ekins)把“特朗普选民”细分为“美国保护主义者”(20%),“坚定保守派”(31%),“反精英人士”(19%),“自由市场人士”(25%)和疏离者(5%)5种类型,发现这些特朗普选民对减税、移民和贸易等特朗普主要竞选主张看法分歧,约五分之一特朗普选民2016年支持特朗普更多出于“反精英”“反建制”情结,厌恶“腐败的希拉里”,但对特朗普政府的丑闻缠身同样感到失望。艾金斯认为,“从来没有一个牢不可破的联盟。”特朗普不可能永久锁定其基本盘。

另一方面,特朗普2016年的胜选,是一场险胜。他比民主党对手希拉里获得的票数少近300万张,把他送进白宫的是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3个关键摇摆州的选举结果,而在这3个州,他的优势都总很微弱。通过主打移民牌、贸易牌和攻击希拉里的建制派腐败政客形象,特朗普成功争取到许多摇摆州奥巴马选民的支持,其胜选也得力于铁锈带白人蓝领的集体焦虑、“另类右翼”的汹涌思潮和种族主义、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等因素的组合。但使他在2016年成功的竞选模式,能否成功复制到2020年,目前难言乐观。

尽管在共和党选民当中,特朗普仍然人气高涨,但如果缺乏新的有效竞选信息,可能让部分支持者产生厌倦感。奥兰多集会举行的前一夜,众多铁杆支持者带着帐蓬在街头通宵排队。但库叔也观察到,在多数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保持热情同时,也有很多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的态度发生波动,不乏有人表示不喜欢他的执政风格,不会再投票给他。2016年大选竞选早期,特朗普曾自得地说,即使他在纽约第五大道开枪,支持者照样会力挺他。但如今,恐怕这样的气氛已有所消退。距离大选还有将近一年半时间,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的热度变化曲线值得密切观察,并且以2016年大选情况看,如果特朗普不能扩大基本盘,如果民主党选民反对他的情绪升温,他的选情便有很大危险。

不少观察家认为,特朗普当初的“不可预测”,如今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变成“不出所料”。在竞选连任过程中,能否释放新的有效政策信息以维系基本盘,扩大自己的支持面,特别是少数族裔、女性和城郊选民的支持,对其连任前景将有重大影响。有美国政治分析人士给特朗普竞选团队特别支招说,特朗普需要在吸引少数族裔特别是非裔男性选民支持上下更大功夫。

3

如何对阵民主党?

美国总统选举主要在共和、民主两党候选人之间进行。很多情况下,美国选民投票时不是在选择“哪一个更好”,而是“哪一个相对没那么糟糕”,即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因此,对特朗普来说,虽说共和党内无人能撄其锋,但他能否笑到最后,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究竞谁能冲出民主党预选,成为他的连任对手。

目前已有25人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新近民调显示,特朗普落后于领跑的5名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不过,民意和公众舆论向来变化迅速且多端,且不说目前领跑不等于能够笑到最后,即便是笑到最后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对阵特朗普,也难以稳操胜算。

对阵民主党,特朗普不乏优势。

首先,“现任总统”这一身份本身,就意味着某种竞选优势。在美国选举史上,多数在任总统都成功赢得连任,并且历次大选中,竞选活动一旦正式展开,寻求连任的总统候选人往往人气回升。

其次,特别检察官米勒历时两年完成的调查报告,使他摆脱“通俄”嫌疑,卸掉了沉重的政治包袱。国会民主党人虽仍在坚持打“调查牌”,但除非有意外重大曝料,民主党“调查牌”恐难产生重大杀伤力。至于部分国会民主党人积极推动的弹劾调查,不仅成功希望渺茫,反而可能激发“特朗普选民”的投票热情,分散民主党的立法议程和精力,进而伤害民主党的选情。

再次,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取决于选举人票而不是普选票多寡,摇摆州成为胜负关键。特朗普入主白宫,不仅改造了共和党,也改造了民主党。伴随共和党右转,民主党内左转趋势加重,社会分裂倾向加深。这种分裂,某种程度上对特朗普经营关键摇摆州有利。

逐鹿白宫,谁的政策主张更能切中选民脉博,吸引中间和独立选民,对选举结果有着重要影响。从特朗普18日晚的竞选连任演讲看,他可能沿袭2016年竞选风格与主题,突出“反建制”色彩。就业、医保、堕胎、移民,控枪、大学学费等预期将成为明年大选重点关切。从朝核问题到伊朗和中东政策,再到与欧洲盟友的疏远和多线出击、滥用关税“武器”的贸易战,缺乏安全防护网的美国外交政策亦有可能成为特朗普竞选连任的软肋。

4

民主党参选人数为什么这么多?

虽然离下一届美国总统选举还有将近一年半时间,但美国朝野和国际社会都在密切关注同一个问题,谁能为民主党扛旗,挑战竞选连任的特朗普?

截至2019年6月底,共有25人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包括一位前副总统、7位现任国会参议员、7名现任或前任国会众议员、4位现任市长、3位州长或前州长、一位华裔科技企业家、一位作家,还有一位很多美国媒体没有统计在内的89岁前国会参议员(Mike Gravel)。这是美国现代政治史上角逐大党总统候选人人数最多、女性最多(6人)、最多元的一次,也是首次有华裔登上大党总统候选人预选辩论舞台。

在预选阶段,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将举办12场总统竞选人辩论,其中6场安排在今年年内,除8月是美国“休假月”外,6月起至年底每月各有一场。首场辩论于26日至27日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举行,共有20名竞选人获得参加资格,每晚10人,第二晚的辩论吸引逾1800万电视观众,创下收视纪录。

民主党参选人数如此之多,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自2016年大选之后,民主党内一直没有出现强有力的竞选人,导致很多人跃跃欲试。

二是特朗普作为美国现代政治史上民意支持率最低、普选票差距最大的总统上台,而上台以来民意支持率一直未能过半数,拖累了他的连任前景,也让很多民主党人因此怀抱取胜希望。

三是2016年大选以来,种族问题、性别问题,乃至移民、堕胎禁令等问题,激荡全美。共和党演变成特朗普党同时,民主党内部分裂,左翼进步派、自由派势力大增。种族牌、女性选民牌,普遍预期将在2020选战中扮演重要角色,也成为此次民主党内众多女性和少数族裔参选的重要推手。

5

谁能对抗特朗普?

在目前这个阶段,谁更可能为民主党扛旗,还看不出端倪。领跑者各有所长,也各有明显弱点。

前副总统拜登知名度高、经验丰富,竞选资金丰厚,是民主党温和派代表人物,在50岁以上选民和非裔中支持率较高,关键摇摆州宾夕法尼亚是其家乡州,对铁锈带白人蓝领有一定号召力。但他已逾76岁,特朗普直接质疑其精力不足,称他为“瞌睡乔”。经验丰富的另一面是政治包袱较多,在国会参议院漫长任期里留下不少有争议的投票记录。最大弱点还在于接地气不足,民调显示他对年轻选民缺乏号召力。如果这一点没有显著改观,恐将后劲不足。此外,由于领跑的位置,成为党内竞争者狙击目标,这在首场预选辩论中特别明显。

民调中,紧随拜登之后的是资深国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这同样得益于较高的知名度。桑德斯是2016年民主党预选中希拉里的强劲对手,比拜登还要大一岁,自我定位“民主社会主义者”,强烈反对美国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平等,对激进的千禧一代选民有一定号召力。2016年大选以来,他的政治主张一直强烈影响着民主党议程,但其支持者始终限于民主党左翼。此次参选,他陆续提出全民医保、公立大学免除学费等主张,竞选策略与上次选战颇为相似,但局限性也在于此。他更多被视为激进左翼的代表人物,难以代表民主党整体。何况此次竞选中,他不再能够利用民主党年轻选民对希拉里和建制派的反感情绪,且与国会山上民主党内的进步派领袖、70岁的沃伦可谓棋逢对手。沃伦富于辩才,以“重建美国中产阶级”作为重要竞选主题,对温和选民而言更具开放性。两人对立场激进的年轻选民都具有一定号召力,同台竞争势将分流左翼选民的选票。

6月26日和27日在迈阿密举行的首场辩论中,表现最抢眼的公认是前加州检察长、国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中文名贺锦丽)。作为具有一半牙买加黑人血统的唯一黑人女性竞选人,她在辩论中主动打出事先精心设计的种族牌,以亲身经历批评拜登上世纪70年代在国会参议院投票反对通过打破种族藩篱的校车法案。这段视频在社交媒体上不胫而走,她本人随即上传自己作为“校车女孩”的童年照片。亲身经历最易令选民产生共情和共鸣,在首场辩论结束24小时内,哈里斯获得的竞选捐款就增加了两百万美元,多家媒体把她“晋级”到民主党竞选人的“第一梯队”。哈里斯的成功不仅在于令拜登现场陷入被动,暴露拜登的弱点,更在于相较其他人的首场辩论表现,她更能让观众感受到主动进攻意识和某种强悍潜质。而能否拥有足够强悍的气场对抗风格强悍的特朗普,恐怕是民主党所寻找的总统候选人必备资质之一。立场游走在进步派与温和派之间的哈里斯因此有一个好的开端,不过,她能否保持这一势头是未知数。

在民主党竞选人中,拥有较高关注度的还有印第安纳州南本德(south bend)市长布蒂吉格(petebuttigieg)。他现年37岁,在所有参选人中最为年轻,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总统竞选人。年轻、新鲜面孔、有个人魅力、思路清晰、务实,持温和派立场,被认为具有“(政坛)明星相”。他的竞选口号是“美国的新开端”,认为民主党应看到特朗普竞选主张的合理之处,在民主党左转浪潮中显得别具一格。不过,他的脆弱性也显而易见,缺乏政治经验,市长“政绩”不彰,同性恋身份令他不得不面对其他候选人不会遭遇的挑战,检验民主党选民和美国社会的接受度。一个现实问题是,如果由他对阵特朗普,可能刺激右翼和保守选民,拉升特朗普支持者的投票率。

至于出生于台湾移民家庭的杨安泽,首轮辩论的表现令他更加边缘化。两个小时的辩论中,他发言时间不足3分钟,即便有客观原因,他没能把握住回答主持人两次提问的机会也是不争的事实。两个提问一针对他的核心竞选主张“每人每月一千美元基本收入”,一关于中国是否美国最大威胁。他的回答平淡,表现拘谨,暴露出缺乏竞选和现场辩论经验的弱点。但不管怎样,作为“破冰”的华人,登上大党总统预选辩论舞台,这本身就已经是一项成就。

美国总统竞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目前预选刚刚起步,变数非常大,美国媒体排列的民主党竞选人“第一梯队”名单随时可能更动。首次辩论的结果既未能明显加强或削弱某位竞选人,也远不足以使民主党内竞争格局明朗化。

可以预见的是,在两党极化趋势有增无减的当下,分裂仍将成为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的主调之一。2016年大选给美国和战后国际秩序带来剧烈震荡。美国向何处去,成为包括其欧洲盟友在内,全世界的一个疑虑。2020年美国大选,势将对此提供一些更确切的答案。

美国总统竞选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