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寻求加强与东盟军事合作,理念不同不会走太近

2019-09-02 15:17:10  澎湃新闻 

热点新闻:据外媒近日报道,美国和东盟将于9月初在泰国曼谷东部海域举行联合海上演习,为期5天,目的是“维护海事安全,聚焦于防止及预防海上不轨行为”,其间至少有8艘舰船和多架飞机参与。美国海军将派遣第七舰队中的第7驱逐舰战队参加此次军演。

点评:东南亚是美国全球战略部署的重要区域。随着美国所谓“印太战略”的不断深化,东南亚地区的战略地位日益突出,已成为美国调整全球战略资源配置的优先目标之一。此次演习是美国和东盟10国首次举行联合海上军演,也是在美国当前深化“印太战略”大背景下采取的一个军事举措。

近年来,美国非常重视与东南亚国家举行联合演习。图为美国海军与新加坡海军举行海上联合演习

东盟军事合作不断深化

东盟成立于冷战时期,其初衷是为了方便东南亚各国进行经济交流,但随着地区形势的不断发展,各国合作领域已经从经济延伸到了政治、军事等层面,尤其是各成员国之间进行的联合军事行动,已经成为东南亚各国维护区域安全的最重要途径。而近年来海盗、恐怖组织等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增加,更是促进了各国军事合作的意愿,合作范围和深度也在不断增加。

长期以来,东盟国家之间围绕打击海盗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合作。从1992年开始,马来西亚、印尼和新加坡就马六甲海盗问题建立了军事上的密切联系,三国不仅共享情报,而且时常共同巡逻,成为该地区打击海盗的重要力量。2017年6月,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也启动了联合海上巡逻,打击在三国交界海域处发生的海盗活动、绑架、恐怖主义和其他跨国犯罪威胁,并以此提高合作协调能力,维持区域稳定。同时,为了提高打击效率,三国还分别在印尼的打拉根、马来西亚的斗湖和菲律宾的邦奥设立了旨在分享信息和情报的联合指挥部。此外,东盟各国还积极参与区域外其它国家组织的多边联合军事演习,兵力也由传统的海军逐步扩大到陆军和空军等其它军种,使得演习的规模和范围都呈扩大化的趋势,对于促进东盟地区安全合作,提高联合协调能力发挥了重要作用。

总体上看,随着亚太地区安全环境快速变化、地区一体化和互联互通不断增强以及技术进步,各种复杂多变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和跨境安全威胁发生频率和严重程度都在上升,东盟各国加强安全合作的意图也越来越强烈。

7月11日,东盟十国防长在泰国曼谷还签署了《东盟防长关于可持续安全的联合宣言》,强调要加强东盟内部、东盟与对话伙伴国的合作,共同应对非传统和跨境安全威胁,进一步表明东盟各国将致力于安全领域合作。

从未来发展来看,随着东盟成员国之间的军事合作不断加深,其整体军事实力和影响力还将不断提高,正逐渐成为影响地区安全局势不可小觑的一支力量。

美国强化与东盟国家的军事合作关系,是其正深化“印太战略”实施,加强战略主导地位和谋求军事优势的重要举措

东南亚成美“印太战略”重要支点

从地缘战略上来看,东南亚地处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包括马六甲海峡在内的多个海上通道,都对美国军事力量从太平洋向印度洋、中东地区的力量部署具有重要价值,而且该地区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因此历来都是美国非常关注的地区。

近年来,随着美国“印太战略”的不断深化,美国开始寻找更多可以提供支撑的战略要地,而东南亚由于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理所当然被视为深化“印太战略”的重要支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表示,“东盟位于印太的中心,在美国推动的印太图景中发挥着核心角色。”6月1日,美国时任代理防长沙纳汉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阐述“印太战略”时也宣布,未来5年美国会全面强化与东盟军事关系,保持在这个地区的军事优势,并将菲律宾、泰国、印尼、新加坡等国列为其安全网络的核心伙伴。

作为美国在东南亚地区最大的传统盟友,菲律宾成为美国推进东盟防务合作的重点国家。2014年4月28日,美国和菲律宾正式签署为期10年的《加强防务合作协议》。根据协议,美国有权使用菲方指定区域的军事基地和设施,并在这些地方新建或升级设施、部署武器装备、补给物资和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等。但是,自从杜特尔特上台后,美菲关系出现了波折。杜特尔特多次宣布“不欢迎”美军,甚至一度威胁要停止例行的“肩并肩”演习,为此,美国一直在寻找改善关系的突破口,但效果并不是很好。扼守马六甲海峡这一战略枢纽的新加坡也是美国在东南亚地区不可多得的“落脚点”。新加坡与美国虽未签署正式军事同盟条约,但两国防务合作关系十分密切,已成为美在亚太地区重要的“准军事同盟国”。2015年12月7日,美国和新加坡达成防务协议,在新加坡短期部署P-8A反潜巡逻机,加强对于马六甲海峡、南海乃至印度洋的反潜巡逻能力。同时,美海军对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航母可直接靠岸补给的樟宜海军基地情有独钟,已经将其作为东南亚的后勤支援基地。

除加强与传统盟友间的合作外,美国近年来还注重与印尼、越南等历史上有诸多恩怨的冤家重建“友谊”。

特别是越南,两国在经历了近四十余年的对抗之后逐渐走向和解,军事关系也逐渐“解冻”。4月16日,越南国防部部长吴春历大将在河内会见了正在访问越南的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海军上将,双方表示将在代表团互访、对话磋商、解决战后遗留问题、搜寻救难、军医、联合国维和行动等领域加强合作,并将推动两国防务合作关系不断深入发展。

从整体上来说,美国寻求与东盟国家增加军事合作,是其正深化“印太战略”实施,加强战略主导地位和谋求军事优势的重要举措,也是在弥补过去美国在构建所谓“印太战略弧”中所出现的短板。目前,美国已经构建起了从韩国日本经东南亚到印度洋南亚再到中亚的弧形带的军事存在,其中美日、美韩的军事同盟这两年在加强,美国和南亚包括和印度的军事合作也在升温,唯独和东盟在防务领域的合作停滞不前。此次美国与东盟举行联合军演,就是意图通过强化与东南亚国家的军事合作,建立以其为主导的多边军事安全体制,并将其与美在东北亚、中亚和南亚的基地相呼应,使得所谓“印太战略弧”更加完善。

美国和泰国联合举办的“金色眼镜蛇”演习每年都会吸引不少东南亚国家参加

双方“印太”理念迥异难以弥合

虽然美国对东南亚地区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并积极采取了相应的措施,但还是无法改变其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下降的趋势,其主要原因有二:一是特朗普政府在“美国利益优先”理念的影响下,面临着既想加强与东南亚国家合作,但又不愿在该区域投入足够战略资源的矛盾心态,因此向东盟提供安全防务的实际力度并不大;二是美国忽视了东盟自身的主动性,把对一些东盟国家安全靠美国“一边倒”的设想太过理想化,而忽视了其正在为东盟国家带来越来越多不安感的现实,这也成为美国与东盟防务合作难以深化的重要原因。

长期以来,维持“战略平衡”一直是东盟的政治生命线,而随着东盟的不断升级,更是希望提高集体竞争力和独立性,因此在对外战略选择上越来越客观理性。实际上,东盟的这种趋向“独立”的外交理念变化早已见端倪。例如,菲律宾自杜特尔特总统上任以来,外交政策就发生了180度的转弯,由“亲美”转向了“反美”;缅甸在受到国际社会对其有关罗兴亚难民问题的强压下,明显地与西方渐行渐远;新加坡的智库也开始重新审视新加坡政府的外交政策,并质疑政府没有随地缘政治格局的改变而调整自己的策略,而在今年6月的泰国曼谷峰会上,东盟更是发表了一份“东盟对印度-太平洋的展望”的文件,阐述了自己对“印太”地区安全与经济现状和趋势的新看法和政策主张,强调地区国家应和平解决海洋争端,加强地区涉海事务的沟通与合作,具有很强的针对性,也成为对美国所提“印太战略”的一种正面回应。

但是,从本质上来看,东盟的“印太展望”与美国所谓的“印太战略”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东盟的“印太展望”有着很强的战略抱负,其意图就是要更广泛、更主动地参与“印太”地区的国际合作,并在“印太”地区发挥中心作用,从而在大国无法构建区域合作框架的情况下,组建由其主导的地区安全和经济合作平台,发挥其独特的“小马拉大车”作用。因此,在这种理念下,未来东盟绝不会按照美国的战略设计,甘当其“印太战略”的“支点”,而是会和美国刻意拉开距离,保持“平衡中立”,与周边大国也加强防务合作,从而也使美国试图将东盟绑到其战车上的想法难以得逞。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凌云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近期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美寻求加强与东盟军事合作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