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非洲 俄罗斯“联中抗美”还是“与中竞争”?

2019-10-27 09:40:28  观察者网 

俄罗斯-非洲峰会日前在索契落下帷幕。我们知道,中国-非洲峰会已举办很多届了,但俄罗斯举办类似活动还是首次。

因此,“俄非峰会”引发全球广泛关注。西方媒体一致认为,峰会意味着俄罗斯从非洲战略撤退几十年后,重返非洲在战略上将与中国进行利益争夺,同时也向西方显示强国地位。

比如BBC炒作称,俄罗斯此举“标志着将与中国和西方展开竞争”;《金融时报》报道则称,作为冷战期间这片土地的重要参与者,俄罗斯如今欲重建这段被忽视的关系,在非洲大陆寻找新的盟友和贸易伙伴,来提升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地位。

西方媒体的分析,关键是这一句:俄罗斯重返非洲,将与中国进行利益争夺。

然而这也许并不是普京本意。

10月23日,在俄罗斯索契,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非峰会框架内的论坛上讲话。新华社

众所周知,与长期在非洲经营的西方主要大国相比,俄罗斯与非洲国家的贸易规模仍然很小,无法和美国、法国与非洲贸易规模相比,更远远低于中国与非洲的贸易额。

与目前积极在非洲投资的中国相比,俄罗斯采取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与非洲国家互动。俄罗斯媒体说,有普京大厨称号,目前被美国列入制裁黑名单的财阀普里戈仁是俄罗斯在非洲许多重要活动和项目的具体实施人。普里戈仁来自普京的家乡圣彼得堡,他因为与普京和俄罗斯军方关系密切而闻名。

可以看出,俄罗斯重返非洲,是否“联中”现在还不知道,但“联美”是不可能的了。

由俄罗斯军方情报机构在背后操控,普里戈仁出面组织的俄罗斯私人武装2017年后就在中非共和国,以及其他非洲国家积极活动,并与20多个非洲国家签订了合作协议。除了帮助一些非洲国家训练军人,提供武装保护,从事武器交易外,普里戈仁还派出政治技术专家为一些非洲领导人充当顾问,以此操纵当地选举,并借此扩大政治影响。有的政治技术专家还获得了克里姆林宫的授勋表彰。作为交换,俄罗斯方面能获得了一些非洲国家的金矿和其他矿产,以及石油等自然资源的开采和经营。

俄罗斯的一些非洲问题学者说,不同的方式让俄罗斯与中国暂时还没有在非洲爆发利益冲突。

此外,历史因素也影响到俄罗斯与中国在非洲的活动。比如,苏联控制的共产国际早在1928年就开始在南非活动。俄罗斯和中国在南非、津巴布韦均同时都拥有影响。安哥拉传统上一直亲苏联和俄罗斯,这使俄罗斯在当地的活动比中国更活跃。而俄罗斯目前积极活动的中非共和国过去则是法属殖民地,俄罗斯媒体称,俄罗斯正在那里赶走法国影响。对此,法国肯定会有反应。

至于现在法国为什么没有做出反应,是把俄罗斯重返非洲没当回事?并不是,而是法国看到这次论坛所收获的具有实质内容的协议很少,马克龙认为俄重返非洲的道路还很长,没必要做出快速反应而显得没有底气。

当然,还因为法国也面临重返非洲的问题。

法国前总统密特朗曾说:“没有非洲,就没有21世纪的法国。”历史上,法国的确从对非洲的长期殖民统治中收益颇丰,但如今其负面效应已然显现。

自上世纪60年代起,非洲各国纷纷独立,紧随而来的是非洲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在此期间,非洲国家特别是法语非洲国家的经济建设尤其需要法国的投入与支持。但彼时,法国关注的重点是其倡导的欧洲一体化建设和70年代开始的自身社会经济矛盾。这是法国在关注非洲发展建设、欧洲一体化建设以及国内经济建设之间取舍的矛盾。

近20年来,北非阿拉伯裔的面孔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法国政坛、商界和社会各层面。而在非洲,法国的影响力正在退化。在抵达布基纳法索时,马克龙的总统车队遭到一些当地民众的抗议。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非洲问题专家阿兰·安蒂尔表示,“在以法语为母语的西非地区,法国仅同当地政要相处融洽,而同这一地区的年轻人和社会完全脱节。”

在马克龙首次非洲巡访中,他阐述了其对非政策的基本框架和首要内容,力图全方位提升法国在非洲的影响力。马克龙强调法国对非洲的“殖民地思维”已经过去,现阶段是欧洲与非洲两个大陆之间的合作思维。马克龙一再强调非洲对于欧洲的重要性,呼吁把法非关系纳入欧洲与非洲伙伴关系框架。换个角度看,把法非关系纳入欧非框架,通过法非关系优势从而主导欧非关系,对于法国在欧盟中地位的提升也将有所帮助。

中俄在非洲的活动,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俄罗斯、中国和非洲主要国家南非目前都是金砖国家成员。俄罗斯与中国在非洲的活动虽然有时被西方指责,但有俄罗斯媒体认为,不排除未来俄罗斯与中国联手在非洲共同对抗西方。

虽然与其竞争对手相比,特别是美国、中国与法国,俄罗斯为加强其与非洲之间的关系而得以仰仗的资源较少,但是,俄罗斯势必将不遗余力地确保其在非洲大陆站稳脚跟,在这个过程中,它将依赖贸易、外交与军火交易的三维战略。

就军事合作而言,俄罗斯已经在非洲取得长足发展。分析指出,与西方武器相比,俄罗斯武器价廉物美,在经济实力有限的非洲国家中独具优势,直升机、战斗机、防空导弹系统等尤其受欢迎。俄罗斯售卖给非洲的武器数量急剧增长,2017年比2012年翻了一番,总量超过美国。

这一点,俄罗斯有其优势,无需与中国联手。但是,贸易与外交是其软肋。

五年来,俄罗斯因为侵吞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而遭到西方国家经济制裁,目前继续国际合作伙伴来刺激和发展经济,想通过与非洲加强关系打开新的局面,仍然比较难。而通过与中国合作打开非洲局面,也许是普京的下一步棋。

再加上,俄罗斯疲软不振的经济导致其对非战略投入,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主要大国,普京走入非洲前景可能遇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挑战。在下一个阶段,如果西方继续对俄保持制裁、美国出台对非新战略的新形势下,俄罗斯能否在非洲走得更快更远也是新的疑问。普京对此肯定有其考虑。

10月23日,在俄罗斯索契,非洲联盟轮值主席、埃及总统塞西(左一)在俄非峰会框架内的论坛上讲话。新华社

其实,俄早已非常重视中国在非活动,并且多次修订其非洲策略。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多年前曾与友人编辑过非洲事务的杂志。他说,苏联解体后的90年代,俄罗斯在非洲几乎销声匿迹。2000年以后,俄罗斯在非洲的活动开始逐渐活跃。2014年与西方交恶后,普京政权为了打破孤立,在转向中国之后,接下来想到了非洲。

他认为,另一个刺激俄罗斯重返非洲的因素是中国在非洲的影响不断扩大。尼科里斯基说,俄罗斯的官方智库和非洲研究机构这些年来一直重视和跟踪中国在非洲的活动,俄罗斯在非洲的策略也在不断改变调整。

尼科里斯基表示,俄罗斯官方高层多年前还认为,苏联当时在非洲的许多项目和活动都不成功。他们甚至直接认为,在非洲的中部和南部地区,俄罗斯在那里的影响应该让位给中国。但现在他们显然放弃了这种想法。既然不能让位,俄罗斯又无实力自己开发,与中国联手,共同开发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冷战时代,非洲大陆曾是苏联与西方较量的重要舞台,不过那时苏联在非洲的活动特别强调意识形态。苏联在非洲的影响80年代初曾达到顶峰。许多分析人士说,俄罗斯与非洲的联系互动在苏联解体后虽然大幅减少,但没有割断,这为今天俄罗斯重返非洲创造了条件。

普京总统明确表示,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关系是俄罗斯外交政策的重点之一。俄国进军非洲引起了西方主要大国的一些担忧,它们担心在非洲的作用正被莫斯科取代。

《华盛顿邮报》最近的一篇社论谈到,在俄罗斯在非洲积极寻求交易和安全关系的同时,美国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却持续下降。

去年,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宣布了美国对非洲的一个新战略,其部分目的就是为了对抗中国和俄罗斯在非影响。

在这种形势下,让人更有理由相信俄罗斯会选择“联中抗西”,而不是“与中竞争”。

当然了,无论普京总统怎么想,中国肯定会有自己的考虑。

俄罗斯重返非洲

京剧讲座在白俄罗斯举办

2019-09-03 09:00:01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