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基核力量的重塑 为啥还要从魔改图-16开始呢?

2019-07-11 08:28:10  扬基帧察站 

今天新闻联播刚刚宣布国家领导人出访朝鲜的日程没多久,国家地震台网就测定并公布了在吉林珲春发生的一次1.3级地震的概况。

很多微博大V都跟风转了这一消息,这就引发了更大范围内的“惊诧”

很多人一看这地震在中朝边境,震源0千米,还有“疑爆”二字,脑内一下子就形成了朝鲜核试验PTSD,然后就进入了二手东北亚局势专家模式,完全无视震中位置就在中国境内的事实。按照这帮人的逻辑,难不成是朝鲜挖坑道挖反了,跟珲春的矿道挖通了,然后把核武器怼里头试验,最后还炸了个臭子儿?

珲春是座盛产各类矿藏的城市,此次地震的震中位置在城市边缘的矿山附近

说是臭子儿也确实不冤枉,1.3级地震,距离核爆炸引发人工地震的震级相去甚远——朝鲜2006年“部分成功”的首次核试验,爆炸当量被认为只有数百吨TNT的水平,其引发的地震仍达到了3.6级。作为对比,近年来国内一些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引发的人工地震,震级也往往能达到2级左右。

咋地,三吨级战术核武器呗?

说来有趣,从微博评论来看,这场“被迫核爆”的小地震,居然还让一些人联想到今天是我国首颗氢弹试验52周年的日子,也算是有点正面意义。这枚实际爆炸当量为330万吨TNT的庞然大物,也是由首次空投原子弹的功臣——4251号图-16飞机(在一些文献中也称之为轰-6甲)投掷的。

提到共和国的氢弹,那就必须再拜一次今年年初仙逝的于老!

由于首颗氢弹的重量明显大于原子弹,因此这架图-16对弹舱进行了改进,这项改进也为1969年首飞的国产化图-16——轰-6甲量产时所沿用。

装备部队的轰-6甲保留了核武器投放能力,其独树一帜的勾边空心机徽和白色涂装(白色反射性最好,可有效抵抗核爆光辐射)也都是为了尽可能减少机体受核辐射损害的设计。

虽然图-16理论最大载弹量确有9吨,但国内查阅苏联试飞年鉴资料后发现该机在试飞中实际只测试过5.7吨载弹量,为此对图-16的弹舱竖梁和竖柱进行了加高和加强

而在将庞大的氢弹组件从内陆运抵马兰基地时,1967年1月刚刚交付我军的苏制安-12运输机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轰-6甲的经典涂装

但它们不仅从未真正装备空投核弹战备值班过,而且等到1988年轰-6终于完成生产定型的时候,其弹舱内的核弹专用吊钩和恒温恒湿控制系统,以及相关投放电路都被取消,此后的轰-6改进型也均遵循这一技术状态。其中的原因,值得多说几句。

轰-6甲停产时都迟迟未能定型的原因,摘自《中国航空工业史丛书——国营第172厂飞机发展史》

早在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前的1963年12月5日,当时在关于核武器研制的第7次专委会上,就已经确定了我国实战化核武器以导弹头为主、空投弹为辅的研究方向。此后,改装后的轰-6甲、轰-5甲和强-5甲也进行了多次空投核弹试验,但后两者一共只参加过5次空投试验,均未投入量产服役;前者虽然后来还多次执行空投核弹试验任务(例如1976年的500万吨级氢弹试验),但更多是为东风-3/4和东风-5的热核弹头进行前期测试,确实“为辅”。

1976年11月17日的核试验场景,即是为东风-5的热核弹头进行测试

1965年12月,代号为空36师机务八中队的核武器专业中队组建,担负参试轰-6甲的保障工作;1966年8月,空军又从各院校单位抽调了数十名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干部,在该中队的基础上组建空军技术保障大队。这是中国空军历史上第一支为空基核力量准备的专业机务保障队伍,一直保障到1980年10月16日最后一次大气层内核试验之后。

核轰炸机部队的机务官兵,必须对对核航弹的构造原理、储存保管、运输挂载和维护使用有着充分的了解

随着原计划于1985年11月3日进行的真·最后一次大气层内氢弹试验,最终在“临门一脚”前因非技术原因被取消,这支精干的保障力量也被撤编,和他们的老战友——4251/4252号图-16轰炸机——就此结束了为共和国核力量默默奉献20年的征程。

如今仍在沿用的不少技术标准,以及空军飞机及地面设施人员对核武器的防护和损伤修理等教材,都离不开那一代人的心血

由于第一代空基核武器全部为临空投放的核炸弹,这种极其缺乏生存性和突防能力的投掷手段,在面对超级大国时的威慑力和效费比确实远远不如陆基核导弹。这使得第一代空基核武器平台并未实际装备部队,也使得中国空军在此后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几乎再无涉核岗位。

需要做好面对核战争准备的空军防化兵可能是不多的例外

虽然随着我国核武器小型化事业的进步,轰-6K使用的长剑-20/20A空射巡航导弹理论上完全可以像美俄类似导弹那样装载战术核弹头,但由于空基核力量的发展长期被“遗忘”等诸多原因,实际上长剑-20系列并无核型号。直到党的十八大之后,在军委、总部和空军各级首长的推动下,发展空基核力量才再次成为重大战略课题。

092/094型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建造和服役,使得海军始终有着对相关保障力量及人才队伍的需求,相关院校早在十几年前就组建了巨浪-2潜射弹道导弹工程技术人才的培养体系

虽然这项战略课题的最初成果——基于轰-6K研制的,可携带空射中程核导弹,具备空中加油能力的新型轰炸机,在平台性能上距离美俄尚有很大差距;但作为担负填补“三位一体”核威慑体系最后一环使命的,起步很早、却又经历过长期空白的中国空基核力量建设,更应从基础做起,从常识做起。

施佬今天也讲了一些关于新机的事儿,欢迎大家去围观~

从这个角度来说,一款相对成熟可靠的飞机平台,对于空军势必需要重新组建的空基核力量专业保障队伍来说,确实能减轻很多起步阶段的工作负担,尽可能使其集中精力于摸索核武器战备使用和安全保障领域的经验,缩短与其他军种的差距。这样等到传说中的轰-20投入使用的时候,这支届时经过锻炼,有一定经验的专业保障队伍,才能让空基核力量更好地发挥“国之重器”的作用。

中国空基核力量

赵丹丹:初心的力量

2019-10-29 07:36:00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