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中国人还沉浸在春节喜悦时,特朗普猛然签了一份行政令

2019-10-26 15:54:34  观察者网 

【2017年以来,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国家级战略密集出台,社会关于人工智能的大讨论激烈展开,各国政府关于人工智能发展的思路也逐渐清晰。中美作为两大科技强国,都在人工智能领域投入巨大,有深远的谋划和布局。】

科技霸主美国:稳中有进,慢热而强势

美国一直引领着人工智能基础研究的前沿,以DARPA为代表的政府机构持续推动人工智能发展与应用。总体而言,美国已经建立起相对完整的研发促进机制,并且开始将人工智能运用到军事领域。但在战略布局方面,美国政府的动作似乎稍显迟缓。尤其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国家级的人工智能战略直到2019年才姗姗来迟,被很多人批评为“行动缓慢”。但是,美国毕竟是第三次人工智能浪潮的发源地,拥有大量人工智能人才(人和),掌握着全球互联网商业市场的命脉(地利),在大数据即将井喷的5G时代(天时)仍将保持足够的优势。

积极主动的奥巴马

2016年,随着深度学习获得巨大成功,美国奥巴马政府高度关注人工智能相关领域的科技发展、市场应用与前沿政策。短短几个月内,美国就出台了多项政策。

2016年10月,美国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OSTP)发布《为人工智能的未来做准备》报告,高度明确了美国政府对人工智能的支持态度。这份报告探讨了人工智能的发展现状、应用领域以及潜在的公共政策问题,并提出了诸多建议措施,其中与政府相关的有:优先投资私营企业不愿投资的人工智能基础与长远研究领域;在计划和战略规划中重视人工智能和网络安全之间的相互影响;促进人工智能公开数据标准的使用和最佳实践等。

同月,OSTP下属的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NSTC)发布《国家人工智能研究与发展战略计划》,旨在运用联邦基金的资助来加强人工智能研究,使人工智能能够为社会带来更多的积极影响。这一计划提出了七大战略:对人工智能研发进行长期投资;开发人机协作有效方法;理解和应对人工智能带来的伦理、法律和社会影响;确保人工智能系统安全性;建立技术标准基准和评估体系;开发共享公共数据集和测试环境平台;把握人工智能研发人才的需求。此外,该计划还提出了两方面发展建议:开发人工智能研发实施框架,以抓住科技机遇,并支持人工智能研发投资的有效协调;在国家层面研究建立并保持健全的人工智能研发队伍。

2016年12月,美国白宫发布《人工智能、自动化与经济》报告,深入考察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将会给经济带来的影响。报告认为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开创了新的市场和机遇,将促进健康、教育、能源等领域的发展,变革经济,创造更多财富。面对这样的影响,报告提出美国政府既要抓住人工智能发展机遇,积极应对国际竞争挑战,又要引导其规范发展,并给出了三大应对策略:针对人工智能的优势进行投资和开发;针对未来的工作类型教育并培训国民;为转型期间的工人提供帮助,并确保工人能够广泛共享经济增长的益处。

三份文件几乎同时发布,足以证明奥巴马政府对人工智能的重视程度。此时正值美国政府换届,这三份文件也算是奥巴马政府最后留下的政治“遗产”。《人工智能、自动化与经济》中就特别强调,应对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经济是下一届政府及其后续政府将要面临的重大政策挑战,并敦促特朗普政府确保美国在人工智能的创造和使用中的领导地位。

奥巴马留下的三份关于人工智能的政治“遗产”

慢热而强势的特朗普

2017年,特朗普上任初期,政府对人工智能反应是较为冷淡的。作为民主党大本营的硅谷,一直与特朗普政府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特朗普本人对人工智能的发展自然也没那么上心。但这一情况正在改变,特朗普政府对奥巴马时期的人工智能发展战略进行了一些转变与升华,开始寻求一种截然不同的、自由市场导向的人工智能战略。

2018年5月,在业界的殷殷期盼之下,美国白宫举办了人工智能峰会。特朗普邀请了产业界、学术界和政府代表共同参与,讨论了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前景,共议能够使美国民众受益的、确保美国在人工智能时代全球领先地位的相关政策。峰会提出了以下美好愿景:要大力支持国家人工智能研发生态系统、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的优势发展美国的劳动力市场、消除美国人工智能创新进程中的障碍、使人工智能能够在特定行业的应用中发挥显著的影响力、实现人工智能军事战略优势、利用人工智能改善行政效率;等等。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白宫还成立了人工智能专门委员会,其职责就是为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提供建议和帮助,提高与人工智能相关的联邦研究与开发工作的整体效率和生产力。特朗普政府还特别强调了允许人工智能技术“自由发展”,联邦政府“将尽最大可能,允许科学家和技术专家自由研发下一代伟大发明”。

2019年2月11日,中国的春节刚过,当国内人工智能企业员工还沉浸在收到开工红包的喜悦中时,美国总统特朗普猛然签署了《美国人工智能倡议》(“American AI initiative”)行政令,将美国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上升到了国家级战略的高度。这份倡议有五大核心要点:一是重新定向资金,要求联邦资助机构优先考虑人工智能投资;二是提供资源,为人工智能研究人员提供联邦数据、计算机模型和计算资源;三是建立标准,要求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制定标准,以促进“可靠、强大、安全、可移植和可交互操作的人工智能系统”的发展;四是建立人才队伍,要求各机构优先考虑学徒、技能计划和奖学金,为美国培育能够研发和利用新型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人才;五是加强国际化参与,呼吁制定国际合作战略,确保人工智能的开发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

图片来自美国科技网站The Verge

这是美国政府首次推出国家层面的人工智能发展计划,旨在通过推动人工智能的技术突破,打破人工智能创新障碍,为未来的岗位培养劳动力,保护美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优势。虽然政策来得慢了些,但美国想要维持人工智能领导地位的意图非常符合美国一贯的强势作风。美国人工智能战略布局虽然慢热,但各部门参与度高、配合性强,项目和技术进展速度也非常快,美国在人工智能的竞争中已然处于全方位的领先状态。

美国政府关注哪些方面?

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美国,其两任总统——奥巴马和特朗普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力点虽有所不同,但总体来说他们的焦点都集中在如何面对人工智能全面发展的大趋势,并着眼于其对国家长期安全与社会稳定的影响与变革。

美国在整体的人工智能规划中,力图探讨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对经济的预期影响,研究人工智能给社会就业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并且有针对性地制备配套文件,针对政府资助研发和就业保障两个问题进行重点规划,进而提出相应计划与措施来应对相关影响。

此外,美国在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对数据和安全十分重视,对网络与系统安全问题,包括系统的可追责性和决策的透明度等问题进行了大量的讨论,并且提议政府公开机器学习数据库并制定数据标准进行数据打通,可见美国对数据开放的关注度很高。

在人工智能整体布局上,美国侧重从研发与从业者的培养,公平、安全与治理,就业风险保障等方面进行人工智能规划部署,重点发力技术研发和完善保障体系,在加快人工智能应用发展的同时,对可能伴生的风险给予特别关注。在技术发展上,美国重点布局互联网、芯片与操作系统等计算机软硬件,以及金融、军事、能源等领域。总而言之,美国人工智能战略布局的目的就是保持其在全球的全面领先地位。

后起之秀中国:把握时机,迎头赶上

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发展长期处于跟跑地位,但在工业4.0时代,中国奋起直追,在许多领域已经从跟跑迈向了领跑。中国已经进入了全球人工智能发展的第一梯队,并把人工智能当作未来战略的主导。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各国紧锣密鼓地制定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的时刻,中国已向世人宣告了引领全球人工智能理论、技术和应用的雄心。

中国政府发布的人工智能战略

2016年8月,国务院发布了《“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明确把人工智能作为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主要方向,强调在构建现代化产业技术体系中大力“发展自然人机交互技术,重点是智能感知与认知、虚实融合与自然交互、语义理解和智慧决策、云端融合交互和可穿戴等技术研发及应用”,要求“重点发展大数据驱动的类人智能技术方法;突破以人为中心的人机物融合理论方法和关键技术,研制相关设备、工具和平台;在基于大数据分析的类人智能方向取得重要突破,实现类人视觉、类人听觉、类人语言和类人思维,支撑智能产业的发展”,“并在教育、办公、医疗等关键行业形成示范应用”。

2017年7月,国务院颁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正式将发展人工智能上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确立了三步走战略目标:第一步,到2020年人工智能总体技术和应用与世界先进水平同步,人工智能产业成为新的重要经济增长点,人工智能技术应用成为改善民生的新途径,有力支撑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和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第二步,到2025年人工智能基础理论实现重大突破,部分技术与应用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人工智能成为带动我国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的主要动力,智能社会建设取得积极进展;第三步,到2030年人工智能理论、技术与应用总体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智能经济、智能社会取得明显成效,为跻身创新型国家前列和经济强国奠定重要基础。

《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还提出了构建开放协同的人工智能科技创新体系、培育高端高效的智能经济、建设安全便捷的智能社会、加强人工智能领域军民融合、构建泛在安全高效的智能化基础设施体系、前瞻布局新一代人工智能重大科技项目这六大重点任务。《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是所有国家人工智能战略中涉及范围较为全面的规划,包含了研发、工业化、人才发展、教育和职业培训、标准和法规、道德规范制定与安全等各个方面的战略。

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基础上,工信部于2018年12月发布了《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具体提出了四方面行动目标:一是人工智能重点产品规模化发展;二是人工智能整体核心基础能力显著增强;三是智能制造深化发展;四是人工智能产业支撑体系基本建立。计划力争到2020年,一系列人工智能标志性产品取得重要突破,在若干重点领域形成国际竞争优势,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融合进一步深化,产业发展环境进一步优化。这份计划可以看作是对《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三步走战略中第一步的详细技术规划。

中国政府关注哪些方面?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一直在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虽然未能在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有所作为,但在工业4.0时代,中国具有很大希望能够拔得新兴技术头筹。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消费者数据和工业生产数据,以及大量的高素质工程师,具备了人工智能发展的核心要素。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力或许不输美国。

相较于美国,中国的人工智能规划更注重细节化、全面化和应用化,涵盖从技术科研立项到培育高端高效的智能经济再到建设安全便捷的智能社会各个方面,从人工智能科技发展和应用的现状出发,分别从产品、企业和产业层面分层次落实发展任务,对人工智能进行系统布局,可以说应用与落地是中国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重心所在。中国关注人工智能在农业、金融、制造、交通、医疗、商务、教育、环境等领域的应用。在技术方面,中国聚焦人工智能基础理论和关键技术,同时支持对人工智能交叉学科的研究。

总体而言,中国的人工智能战略覆盖了广泛的研究和应用领域,侧重推动经济发展,力图抢占科技制高点,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变革,进而实现社会生产力的新跃升,实现人工智能产业的全面发展。

【本文摘自《人工智能全球格局》,该书得到了倪光南、邬贺铨两位院士的共同推荐。】

《人工智能全球格局》,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9年9月出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中国电子学会智慧芽著

人工智能发展

当人工智能也“拿起笔”

2019-09-10 09:01:46

人工智能助力健康管理

2019-04-26 09:36:22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