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库尔德人“拥抱”大马士革:别无选择的选择

2019-10-15 13:58:44  中国网观点中国 

陶短房旅加学者

当地时间10月13日晚,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政治组织“叙利亚民主力量”(SDF)和军事组织“人民保护部队”(YPG)宣布,他们已与叙利亚当局达成一项协议,要求叙利亚政府军“尽快”穿越库尔德人控制区,进驻叙利亚-土耳其边界叙利亚一侧,共同抵抗土耳其人的“入侵”。

10月9日,土耳其军队联合其扶植的叙利亚亲土武装“叙利亚国民军”(SNA)发动针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和平之泉”行动,其公开宣称的目的,是在叙利亚境内建立一个掌握在土耳其军队和亲土叙利亚武装手中的、纵深达32公里的所谓“安全区”,以便将叙利亚本土和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聚居区隔离开,防止和YPG关系密切的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PKK)武装继续骚扰土耳其。

在数小时炮击和轰炸后,土耳其军队和SNA对库尔德武装所控制的边境城市塔阿比德、拉斯艾因、卡梅克里耶、库巴内等发动了猛烈攻势,并在11日宣称攻占了拉斯艾因,12日宣称攻占塔阿比德。但SDS高级官员巴彦库尔德则称“进犯拉斯艾因和塔阿比德的敌军已被击退”。

自“和平之泉”行动开始以来,已有至少104名库尔德武装人员和60多名平民被打死,联合国则宣称有逾13万人因此次战事无家可归。

曾几何时,YPG参与叙利亚、伊拉克战事,对抗“伊斯兰国”(IS)等,正如前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沃特尔10月8日所言,YPG四年来为打击IS牺牲近1.1万人,解放数万平方英里和数百万人口,“相比之下美国武装人员在叙利亚只死了6个人”,但10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却宣布将从叙利亚撤出全部美军,当晚白宫新闻秘书格里森姆宣布“如土耳其军队越境发动攻势,美军将不会介入”,这被方方面面普遍认为是“背信弃义”“过河拆桥”“抛弃和出卖库尔德人”。

10月9日,在包括共和党内部大多数人在内、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近乎一边倒的批评声中,特朗普依旧“嘴硬”,他援引极端保守派网站Townhall一篇文章,称“库尔德人并未在二战时、并未在诺曼底登陆时帮助美国,他们对抗IS不过是为自己的土地而战,美国在中东已花费8万亿美元,卷入中东的战事是‘最糟糕决定’”。

13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宣布,特朗普已下达了从叙北部撤军的命令,几乎于此同时,特朗普在推特上宣称“美军不会参与土耳其边境沿线的激烈战斗以求改变”。显而易见,在重重压力下,特朗普非但未放缓、反倒加快了其从叙利亚库尔德人控制区“抽逃”的步伐,叙利亚库尔德人想继续依靠美国军事保护伞的庇佑是毫无希望的。正是意识到这一点,连日来SDF/YPG领导人才一而再、再而三地痛斥美方的“出卖行径”。

法、德等欧洲国家尽管纷纷谴责土耳其行为,并采取了呼吁安理会开会、宣布不再向土耳其供应武器等行动,但这些行动对阻止土耳其当前的攻势宛如隔靴搔痒,埃尔多安对此不屑一顾,曾多次威胁“如果欧盟说三道四我们就向欧盟‘开门放难民’(土耳其境内有多达320万渴望进入欧盟的中东难民)”,13日“继续军事打击”的声明,也正是针对欧盟施压的强硬回应。

至于其它方面,俄罗斯、伊朗等不置可否,沙特等“海合会”成员不仅口惠而实不至,而且和叙利亚内战其它各方(包括IS和SNA)间都有微妙关系,至于表示“声援”的以色列,叙利亚库尔德人更是连沾都不敢沾,以免被土耳其趁势扣上一顶“勾结公敌”的大帽子,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拥抱大马士革,就成为其别无选择的选择。

事实上,叙利亚库尔德派系最初保持低调,隔岸观火,随即利用巴沙尔当局和其它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混战的“有利时机”,先是在2011年推出一个“叙利亚库尔德民族委员会”(LNC),继而由PYD和LNC在2012年7月联合组成“叙利亚库尔德最高委员会”(LSC),2013年11月再由LSC改挂起“叙利亚库尔德自治政府”的旗号。

自治政府成立之初,叙利亚库尔德人一直采取低调、灰色的做法,即尽量避免在内战中“选边”,但竭力占据更多地盘和谋求更多“国际承认”。2014年IS异军突起,并迅速引来美国的强烈反击,库尔德人很快作为美国在叙利亚“唯一靠得住的正面力量”受到大力扶植,直到此时,自以为“建国在望”的库尔德人才和巴沙尔当局拉开距离,试图依靠越境进入叙利亚的美国特种地面部队和空中掩护的庇佑,实现目的。

但2016年8月24日,不甘在叙利亚变成“配角”的土耳其发动“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后又发动“橄榄枝行动”,一举夺取了叙利亚库尔德人控制区的半壁江山,而“背后靠山”美国却听之任之。2018年底,特朗普宣布将在1个月内从叙利亚撤出为数约2000人的地面部队,并减少直至停止在叙领空的军机活动,这等于撤掉库尔德人的“保护伞”,当时SDF迅速作出了向大马士革当局靠拢的反应:“叙利亚之春”发生7年来,叙利亚政府军首次深入甚至穿越整个库尔德自治区,进抵军事重镇曼比季城,挡住了土耳其军的去路,从而令土耳其方面投鼠忌器,不敢继续深入——简单说,大马士革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间早有心照不宣“合作图存”的“前科”。

尽管“和平之泉”行动开始之前、之初,大马士革当局一度发出“不会保护叛国分子”的声明,但对经历多年内战洗礼的巴沙尔当局而言,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不会不懂。据叙利亚官方通讯社(SANA)宣布,政府军已进至距离拉斯艾因仅约30公里的塔尔塔姆地区,而OSDH甚至宣称,部分叙利亚政府军先头部队已进至距土叙边界仅6公里的地方。

法新社驻当地记者称,这些深入叙利亚库尔德人控制区的政府军,受到了当地库尔德人挥舞叙利亚国旗、载歌载舞的热烈欢迎。如此迅速的行动和反应表明,大马士革当局和SDF间的妥协和谈判实际上早已在“后台”进行到相当程度才转到“前台”。

叙利亚库尔德人

乱了 全乱了!

叙利亚乱局 2019-10-14 19:10:35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