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美分的口罩居然搞垮了美国?

2020-03-28 18:46:10  补壹刀 

执笔:周德武@公评世界

口罩本属于劳保用品,在商店中一般也是放在不起眼的位置。在日常生活中,除了医生、厨师之外,大街上很少有人戴口罩。但就是这个小小的商品,忽然之间有了政治生命,大大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去年夏天香港大闹修例风波,许多示威者戴上了黑口罩,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小小的口罩成了一些人违法犯罪的护身符。特首不得不援引《紧急条例》制定《反蒙面规例》,禁止抗议者在游行示威期间配戴包括口罩在内的面部遮挡物,从而引发了司法争执,至今仍未有定论。

▲意大利罗马街头一名全副武装的男子

口罩功能的异化不仅仅是香港独有的现象,其实在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都不同程度存在。为此,法、美、加等主要发达国家相继出台了《反蒙面法》,向口罩说不,将犯罪暴露在阳光之下,对违法暴力行为起到了震慑作用。

2019年口罩的政治化问题尚未平息,2020年却因一个小小的病毒将口罩推到了战略位置。口罩成了许多国家的管制物资,让深受新冠肺炎折磨的中国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之中。新冠大流行,一夜之间改变了街上行人的打扮,口罩成了标配。因口罩问题引发的争执比比皆是,有人不戴口罩上街受到处罚,有的国家采购的口罩在过境途中被拦截。有的华裔因戴口罩在西方国家被打也不时见诸报端。前不久一位意大利议员因戴口罩参加会议被嘲笑也上了热搜。2月15日本人撰写的一篇《从全球口罩荒到粮食荒还有多久》,在《今日头条》的阅读量居然超过634万,这个话题的热度及共振效应由此可见一斑。从口罩荒中,我们隐约感到粮食荒山雨欲来。连口罩在特殊时期都可以变成战略管制物资,更遑论粮食了,把饭碗牢牢地端在自己的手中有了更现实的战略内涵。

考察口罩的起源意外地发现,口罩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等级政治色彩。大约在公元前六世纪,人类出现了“类口罩”。古代波斯人的拜火教认为,所有俗人的气息是不洁的。为此,他们在举行宗教仪式时,要用布包住脸。从波斯教古墓门上的浮雕可以看到,祭师就戴着口罩,由此拉开了神与世俗间的距离。

公元1275年,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对中国人戴口罩也有明确记载。他在《东方见闻录》中写道:“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可见,皇帝的仆人需要这种物件防止对其食物造成污染。口罩拉开了皇帝与臣民间的距离,戴口罩者的地位一目了然。

在欧洲,口罩的历史要晚于面具。当黑死病横行欧洲之时,医生们为了防止感染,会穿着用醋泡过的亚麻和帆布衫,戴着黑帽及状如鸟嘴的面具,眼睛用透明的玻璃罩上,手持木棍,戴着白手套,挑开患者的被单和衣物。

▲黑死病横行欧洲时,医生所戴的面具

不过,面具起源之说也是见仁见智。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面具是医生为防止巫师报复而发明的。当年欧洲的医疗行当被巫师把持。在瘟疫盛行时巫师是指望不上的。巫师们觉得医生抢了自己的饭碗,不断地对他们进行人身伤害,医生们只好用纱布遮住面孔,面具成了最好的护身符。

19世纪后半叶,欧洲生物化学技术突飞猛进。1861年巴斯德发现空气中存在着许多种细菌,并能引起有机物的发酵,1886年创造了巴氏消毒法。英国化学家廷德尔建立廷式灭菌法,创立了无菌外科,用石炭酸给手术器械消毒,外科医生必须穿防护服、戴手术帽和橡胶手套,但并没有使用口罩。医生在做手术时常常把口鼻腔中的细菌传染给患者,从而引起伤口感染。1895年,德国病理学家莱德奇建议,医生和护士在手术时带上一种用纱布制作的面罩,以降低病人伤口的感染率,这项建议被世界各国广泛接纳。为了增加戴口罩的舒适度,1897年,英国的一位外科医生在纱布内装了一个细铁丝作支架,使纱布和口鼻间留有间隙,从而克服了呼吸不畅容易被唾液浸湿的缺点。1899年,法国医生保罗.伯蒂做了一种六层纱布的口罩,缝在手术衣的衣领上,需要时只要将衣领翻上即可,后来演变成可自由系结、用一个环形带子挂在耳朵之上的现代口罩。

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夺去了5000多万人的生命,口罩的防护作用究竟起了多大作用不得而知。现代工艺将口罩细分成很多种类,小小口罩,其背后是环环相扣的生产链和完整的工业体系。口罩的内外层是无纺布,中间层是熔喷布,俗称口罩的心脏。1个普通外科口罩只有一层熔喷布,而N95口罩则需要三层。而口罩机也是关键的一环。看似一个普通的口罩,却涉及化工、纺织、机械、冶金、电子等门类,其大规模生产的技术含量更是非同小可。

如果说东亚国家在抗疫上半场取得领先的话,其中口罩发挥的作用功不可没。日本花粉过敏,春天戴口罩习以为常,中、韩等东亚国家或地区对戴口罩并不排斥。世卫组织3月26日也修改指引,称新冠病毒被证实通过气溶胶传播,在空气中存活达8个小时,强烈建议人们出行戴口罩。

不知从何时始,西方国家对戴口罩有着本能的厌恶感。我请教过很多在西方生活多年的朋友,口罩厌恶综合征是怎么形成的。大致的解释是,只有病人才戴口罩,既然生病了就应呆在家中,还出来遛达什么,在街上被打也是活该。这究竟是西方人的强词夺理,还是现代西方文化的一部分并深入骨髓?至少到目前为止,西方领导人出现在重大场合,依然不戴口罩。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前不久去超市购物,其不戴口罩的照片在网上疯传,让人不得不为这位铁娘子捏一把汗。

▲法国总统马克龙25日视察一家军事医院时,终于戴上口罩

现代意义上的口罩,本身就有两大功能:一是防止被人传染,二是防止自己传染他人,既利己也利人。尤其新冠病毒是流氓病毒,在很多情况下是无症状传染,而配戴口罩可有效防止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传染他人。看看香港街头,西方人不戴口罩者居多,西方国家对口罩认知的偏见和固执,让其在新冠病毒面前栽了跟头。欧洲正成为风暴中心,与不戴口罩有着很大的关系。

2019年中国的口罩产量为50亿,占世界产量的一半。而现在的年产量可达430亿只,这对缓解全世界的口罩荒将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西方社会和媒体需要改变“口罩无用论”。口罩没有东西方之分,病毒面前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别。纽约时报感叹“75美分的口罩居然搞垮了美国”“暴露了这个国家在做最坏打算方面的无能”。这段文字至少说明西方国家对戴口罩的重要性认知有所提高。从昨天的电视镜头中,马克龙在视察新冠重灾区时戴上了口罩,这个头带得好。我们从电视画面中欣慰地看到,越来越多的西方人也开始戴上口罩。但愿源源不断的中国口罩供应欧洲乃至全球市场,为新冠战疫迎来拐点。

作者是香港大公报副总编辑公号“公评世界”

口罩居然搞垮了美国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