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台军“参谋总长”身亡的黑鹰直升机 牵扯出一段“军种利益”?

2020-01-03 10:40:03  观察者网 

人生啊,就像那天上的星星……唰,说没就没!有关台军“参谋总长”沈一鸣在乘坐直升机视导东澳台军雷达站的过程中发生坠机事故,导致包括沈一鸣在内的8人死亡,另有5人受伤。对于“中华民国国军”而言,“参谋总长”级别的高官在任上死亡这样的事情,沈一鸣名义上是第二位,而如果只考虑实权“参谋总长”,沈一鸣其实是破天荒的第一个。

▲沈一鸣去年7月1日“汉光”军演结束后才接替退休的李喜明出任“参谋总长”,满打满算这第六个月的任期也才刚开始而已

目前的情况看,机上13人中,包括“参谋总长”沈一鸣上将、参谋黄圣航少校、“总士督长”韩正宏士官长、“情报参谋次长室助理次长”洪鸿钧少将、“政治作战局副局长”于亲文少将、正驾驶叶建仪中校、副驾驶刘镇富上尉、机工长许宏彬士官长等8人全部死亡,而“作战及计划参谋次长室处长”刘孝堂少将、“后勤参谋次长室次长”黄佑民中将、“通信电子资讯参谋次长室次长”曹进平中将、“作计室参谋”周欣颐中校、军闻社记者陈映竹等五人则侥幸生还。

▲事故现场面目全非,早已看不大出直升机的样子了

从早上传出所谓直升机“迫降”,“参谋总长”失联的消息;到上午传出所谓沈一鸣“无大碍”,已经送往医院抢救;再到中午峰回路转,“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否认三连,让沈一鸣的命运再度成疑;最后下午尘埃落定,沈上将确认驾鹤西游含笑牺牲,让我们这些关注消息的人总算放下心来,喝上一口舒坦酒。

▲失事的933号UH-60M直升机

按照台湾军方记者招待会上的表态,沈一鸣在今天的行程可算是“起个大早”:按照台军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内容,这架隶属台湾空军救援队,机号933的UH-60M直升机,2日早上由正驾驶叶建仪中校、副驾驶刘振富上尉和机工长徐宏彬士官长组成机组,搭载包括沈一鸣在内10人的春节慰勉行程,于清晨7点54分自松山机场起飞,前往宜兰东澳岭雷达站,在8时7分进行了最后一次联络,随后雷达光点消失。之后人们再次见到这架飞机,就是搜救人员拍摄到的那个样子了。

▲台军在事故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示意图,这次发布会上,台军驳斥了媒体各种关于沈一鸣“获救”的传闻,让人重燃希望

虽然台湾军方和许多媒体都说这架直升机是“不明原因迫降”,但从事故现场这个直升机的样子来看,说是“迫降”显然极为勉强。UH-60M作为一款专门强化了扛坠毁能力的直升机,其机体、主起落架等结构都做了专门设计,以便吸收飞机坠地时的巨大能量。

▲所以在面对迫降的时候,UH-60往往还是能保留“全尸”的

但从事故现场照片看,直升机不仅发生了整体的侧翻,桨叶和尾梁全部折断,而且机头部分完全损坏。虽然在飞参数据分析之前无法下定论,但考虑到在机头的3人机组乘员以及据称坐在第一排的沈一鸣全部在事故中身亡,再加上机组在坠机前没有发出任何警报,这次事故很可能是一次类似直升机撞山坠毁之类的飞行事故。

▲事故现场颇为惨烈,机头方向已经完全损毁

当然,这次事故之所以震动两岸,原因当然不是因为坠毁的直升机,而是因为随即遇难的台军“参谋总长”。作为台军现役将领中地位最高者,“参谋总长”在主导台军建设和发展方向上有着与“国防部长”一样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沈一鸣作为空军出身的“参谋总长”,又曾经是台军空防中坚力量——幻影2000-5战机的首批飞行员之一,在台军近年推进F-16V战机现代化改造和采购新批次F-16V Block 70/72战机的建案和实施中所起的作用自然非同小可。而推进这些工作的“重大意义”除了自然存在的军种利益之外,自然还有一个冠冕堂皇的大由头“增强台湾空防”。

▲作为一位形象不错的老飞行员,沈一鸣在台军中算是形象不错的(左起第四位为当时接机的沈一鸣)

“台湾空防”与“军种利益”,某种程度上又是这位“参谋总长”这次发生坠机惨剧的两个不能不提的注脚。

▲提起台湾的“空防”,那解放军的远海长航肯定是躲不过去的话题

沈一鸣此次前往视导的地方,是台湾空军位于宜兰东澳岭的雷达站,该地驻扎了台空军第一雷达分队,配置一台定向的AN/FPS-117雷达与一台机动的AN/PTS-117雷达,两型雷达工作在L波段,对高空典型目标的最大探测距离都为470公里,常年负责监视台湾东北部与北部地区的空情状况以及包括钓鱼岛海域在内的水面状况,按照台军的说法,这里还能够指挥台军的爱国者、天弓一型、天弓二型防空导弹等武器进行防空作战。

▲卫星和航拍中的东澳岭雷达站,因为山体滑坡,雷达站在过去一年里进行了大规模修复

由于近年来解放军空军频繁派出包括轰-6K、运-8/9电战机、图-154电子侦察机、预警机和各型歼击机组成的编队,对台湾进行“绕飞”的远海长航演练。而台军在缺少快速反应的截击机的情况下,往往只能依靠搜索雷达来确保“一切均在掌握之中”,因此台军各雷达站的战备情况无疑成为台军备战的重中之重。东澳岭雷达站的第一雷达分队负责整个台湾东北方向的空情监测,是台湾对解放军北部绕飞机群的第一道预警,加上今年的春节战备和元旦战备相隔时间又不到一个月,在这一时期视导这一雷达站,显然是体现了台军对于东部方向的空情探测的一种重视。

▲驻扎东澳岭雷达站的台湾空军第一雷达分队

▲与雷达站内装备的同型号的AN/FPS-117雷达

▲与雷达站内装备同型号的AN/PTS-117雷达

而之所以说这次事故有“军种利益”的影子,很大程度上与沈一鸣所乘坐的这架UH-60M的身世有关。这架机号为933的UH-60M直升机隶属台空军第四战术战斗机联队下属的空军救护队,但这些飞机最初是作为台湾陆军为陆航601旅和602旅采购的新一代通用直升机,于2007年7月以“天鸢案”的计划对美采购的。这批飞机总数为60架,原计划用来淘汰台陆军的UH-1H直升机,并于2014年开始陆续交付。

▲UH-60M(后)原计划全部交给陆军替换老旧的UH-1H(前)

但在2009年台湾发生莫拉克风灾后,台湾马英九政府先是拍板决定将当时尚未交机的黑鹰直升机先拨15架给内政部空中勤务总队,强化该队救灾能量;蔡英文执政后,又因空军救护队所使用的S-70C海鸥直升机服役多年,有汰除必要,于是再拨15架给空军救护队。尽管多数人将这一批黑鹰移交给台空军的“主策划”归功于出身于台湾空军的时任“国防部长”冯世宽,但作为当时空军司令的沈一鸣,毫无疑问也对这批直升机的“划拨”做了不少工作。

▲你来15架,我要15架,台湾陆军的UH-60M就这样被分成了三家

从松山机场到宜兰东澳岭的距离并不远,按照地图导航查询,则这段不足90公里的道路即使在地面驾车也不需要太多时间,沈一鸣要乘坐直升机,可能更多是希望尽可能的节约时间的考虑。但按照台军的编制安排,空军救护队的直升机日常应该部署于台湾嘉义空军基地,此次前往松山机场再送沈一鸣一行人前往宜兰,无疑需要这些直升机进行一些与救护无关的调遣行动,其所需的开支自然也不是小数。考虑到台湾陆军在桃园市就部署有装备有UH-60M的陆航601旅,沈一鸣“舍近求远”要调动空军的UH-60M,要说真的毫无军种门第之见,怕是谁也不会相信。

▲从松山机场到东澳岭的路途如果开车显然更安全,当然也会多花大约一小时左右的时间

更加讽刺的是,就在一周前的12月26日,沈一鸣刚刚由“国防部”总士官长韩正宏及相关联参陪同,视导空军第4联队及空军救护队,听取单位任务简报,了解近期重大工作执行现况,并犒慰官兵辛劳,为空军救护队颁发“团体慰问金”。他在视导中表示,空军救护队是“台军形象”的化妆师,不论是山区搜救,或者是海上救难,救护队都能戮力达成任务,让人民有感,为台军建立爱民助民的优质形象……不知道今天在机上的沈一鸣回想起自己一周前的这些表态,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又会作何感想。

▲2019年12月26日沈一鸣向台湾空军救护队颁发慰问金,这也是他和空军救护队倒数第二次的合影照片


台军|黑鹰直升机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