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会所、卧底洗浴中心的新闻,都是毫无新闻价值的垃圾

2019-08-01 15:45:18  搜狐 

正如题目所说,所有打着暗访会所、卧底洗浴中心的新闻,都是毫无意义、毫无价值的垃圾。

无一例外。

为什么要说这样一句话,想必各位已经看过前几天关于四川电视台暗访的新闻了吧。

新闻里,一名记者以暗访的身份突袭某按摩店,随后站街女把记者带进一个暧昧的小房间,期间发生了如下对话:

站街女:“来耍一哈哇,耍一哈200。”站街女:“来涩,嗨呀还害羞说。”记者:“我又不晓得你这个干不干净。”站街女:“干净、干净得很。”......

其实,在现在的电视媒体环境下,这种类似暗访按摩院、暗访会所的新闻早已是铺天盖地。

本身此类话题就比较能吸引大众眼球,但这次四川电视台不但不墨守成规,反而推陈出新,搞出了一些令人窒息的骚操作。

在节目中,记者的下体部位直接暴露在电视镜头上,关键是还没有打码。

此事一出,立刻引起了网友的讨论。

很多观众立即发微博表示:“如果一家人恰好一起看电视,这个场面该多尴尬啊。”

可能是经不住舆论的压力,随后四川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道歉信,针对此事做出了回应。

从道歉信中可以看出,四川电视台认为出现此事的根本原因是:由于编审人员责任心不强、疏忽大意、审核不严,导致当时并未发现节目中的不当画面。

还说他们的初衷是对社会不良现象进行舆论监督,但由于麻痹大意、把关不严、责任心缺失,导致了不当画面流出。

看到这里我想说,你可拉倒吧!

最初的电视媒体报道,确实是起到过监督的作用,但现在,我呸。

要不是为了制造猎奇、吸引眼球,谁会去做这种报道。再者说,这种报道的意义何在?难道就凭你一次暗访,这世上就再也不会出现按摩院、不正当会所了吗?

难道就凭你一次暗访,这世界就会变得欣欣向荣,从此不再有卖淫嫖娼活动了?

不现实。

据我所知,这种涉及颜色的暗访报道,早在二十年前的各地新闻媒体就开始了吧!一直到纸媒没落,从未消停过。

也没见有报道说,这二十多年间少了几家按摩院,拯救了几个失足少女吧!

倒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会以记者身体不适为由离开某洗浴中心或者按摩院,来结束一场报道。

针对此事,有人说这是典型的播出事故,是节目组在剪辑方面的严重失职,因为在传统的新闻发布里,要经过记者调查、编辑、校对、审核、制片等步骤,没有打码是因为审核出现了问题。

但朋友们,这次已经不是审核不审核的问题了。

就算视频中没有出现不正当画面,我依然认为这种新闻是垃圾。

晃动、模糊不清的画面,暧昧勾引的对话,这他么是玩呢!这明明就是在向观众传达不良性暗示啊。

这和那些漏胸漏屁股的所谓颜值主播有什么区别?

从视频的表达方式来说,这类新闻到底是为了揭露现如今性交易泛滥的现状,还是为了吸引眼球,提高收视率呢?

我想,作为大老爷们,你不会抱着了解社会新闻、关心社会现状的心态去看这类视频吧!说白了,都是人性的利用。

你说作为一个有头有脸的官方媒体,你报道一点对社会有价值有意义的新闻不好吗?非要搞搞擦边、博博眼球,这就算了,但你好歹打个码呀,再不济也得考虑电视机前的小朋友啊!

一个省级电视台,不把镜头对准老百姓更关注的事件,却热衷报道一个小按摩店,用一把牛刀去切一只蚊子,然后还洋洋自得以为对社会做出多大贡献似的。

再说说那些每次被报道的站街女们,她们可以说是一群放弃尊严,在社会底层卑贱营生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之多的卑贱职业,这个宏大的社会问题怎么没见有人讨论,并作出相应的改变呢。

虽然传统电视节目在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越发艰难,但也不能为了收视率丢掉新闻人该有的坚持啊。

随便带个针孔摄像头去公费嫖娼,爽完顺便完成任务也叫暗访的话,那是不是混进大妈们的广场舞中也算是暗访?

现在搜索引擎上随便输入关键词,就有几百万条相关信息,但是仔细观看你会发现,这些内容基本都大同小异,到店、询问价格、服务项目、服务流程.....记者有事借故离开......

虽然这些暗访视频都比较真实,完全遵循了新闻的几个要素,但其实这类新闻是没有任何社会价值的。

如果非要说社会价值的话,那可能就是勾引广大男性的好奇心,成为未成年的性启蒙新闻,并不断地刺激和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

真是荒谬至极。

暗访一词,在我看来是严肃且极具挑战的,它是指暗中调查以寻求有效信息的一种调查手段。

十年前,有个名叫慕容雪村的人,卧底潜入江西上饶的一个传销团伙,并在其中生活了23天。

期间掌握了传销团伙的活动规律和大部分窝点的分布情况,并根据收集到的线索向公安机关报案,协作警方捣毁该传销团伙,共解救出157名传销人员。

后来他把这一经历写成一本书,叫《中国,少了一味药》。

他虽然不能帮助更多的人脱离苦难,但是他能让人认识一部分苦难,他不能帮人做梦,但是他愿意指出哪些是梦,哪些是现实。

2011年8月17号。

一名叫崔松旺的记者,以500元的价格,把自己给卖了。

起因是当年的山西黑砖窑案,窑厂人贩子专挑心智不成熟的未成年人和智障人士下手,把他们拐卖到黑窑厂。

这些被拐卖的人每天只能吃馒头和水,如果不听话就会被往死里打,有人被打死直接就被拖到荒山就地埋掉。

崔松旺在看到这则新闻后,决定孤身卧底到黑窑厂进行记录。

他连续两周不洗澡、不刷牙、不刮胡子,在火车站假扮智障人,最终”如愿“被卖到黑窑厂干活,卧底期间多次被打,后来协助警方控制8名黑窑厂老板,解救智障奴工30名。

在我看来,这才叫暗访,这才叫调查。它真真切切的体现出了暗访调查的价值,哪像现在某些电视媒体,为了收视率,时不时就暗访按摩店、会所,搞得跟过节似的。

但是,批评归批评,也不能因为一件事就对其下定义做最终判断,最起码在其他新闻的报道上,他们也曾做过贡献。

新闻是社会的眼睛,帮助我们去看见一些我们看不到也看不懂的真相;同时新闻也是社会的喉舌,帮助我们去发出一些我们不曾说也不能说的声音。

我们并不是要求每一则新闻都必须有社会意义,娱乐新闻同样有其价值所在。

我们在意的是作为媒体应该发出与自身位置相匹配的声音,省级卫视没事就卧底洗浴中心这种事显然是在用牛刀砍蚊子,平白浪费资源。

就让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

不是每一则新闻都能像【穹顶之下】一样,让我们去看见。但即使是歌舞升平,国泰民安也比街头巷尾的按摩店的现实意义更大,起码那能给我们带来一些精神上的抚慰。

我记得白岩松老师说过一句话:“媒体要当啄木鸟,通过叼出树干上的一个又一个害虫,维护整个森林的健康。”

这句话在某些方面来说,一点毛病都没有。

但又有多少媒体人能做到呢!

卧底洗浴中心新闻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