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卖车票案刘金福:抢票是为帮助他人

2020-01-12 23:46:44  红星新闻 

原标题:对话倒卖车票案刘金福:抢票是为帮助他人,希望124万罚金能减免

2017年,江西小伙刘金福在网上购买抢票软件,通过微信、QQ等网络平台发布信息为他人代抢火车票,每张加收50元到200元不等的佣金。此后,刘金福先后替他人抢购火车票3749张,票面金额130多万元,获利34万元。

2019年2月,公安机关发现刘金福利用微信发布代抢火车票收取佣金的广告后,将刘金福抓获。随后,南昌铁路运输检察院以刘金福犯倒卖车票罪予以起诉。法院一审判决刘金福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124万元,没收犯罪所得31万元和犯罪工具(包含电脑和手机)。

事后,刘金福曾表示,自己不知道网络代抢是否属于倒卖火车票,但是觉得大公司也在做,用户可以找他抢,也可以找第三方平台抢,且是自愿行为,自己的做法不应构成犯罪。

近日,备受争议的刘金福倒卖车票案二审宣判,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判决认为,刘金福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二审期间认罪悔罪,综合本案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决定对刘金福予以从轻处罚。判决刘金福犯倒卖车票罪,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并处罚金124万元。非法获利人民币342400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关于本案争议的焦点之一为,个人代抢火车票与第三方平台代抢火车票有何性质不同的问题。刘金福辩护律师提出,很多抢票平台和刘金福从事的业务、运营模式是一样的,也是在有偿地收费,但这些大面积大规模的代购行为都没有作为犯罪处理。对此,检方称关于其他网站是否构成犯罪非本案的审判内容。

红星新闻从刘金福家人处获悉,刘金福本人已于1月11日上午走出南昌当地看守所,回到自己的老家井冈山。据刘金福亲属告诉红星新闻,刘金福父亲在儿子出事后,忧虑成疾,被查出肺癌。

1月12日,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刘金福表示,因为父亲治病和请律师都需要一定费用,是否申请上诉还在考虑中。同时,他称自己从事网络代抢代刷火车票,初心是为了帮助他人。“我没有囤票,在帮他们抢到票的时候,想着尽力就好。从他们感激的言语中,我觉得自己做的还是有意义的”。

刘金福案二审辩护律师仲若辛告诉红星新闻,目前对刘金福而言,建议他先在家安心陪父母过年,年后找份可以自立的工作,创造一定的经济条件给老人看病。对于高额的罚金,仲律师认为法院或许会考虑到刘金福家庭实际情况酌情处理,“如果他申请减免,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国《刑法》规定,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此外,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红星新闻:能否描述下走出看守所的经过和心情,之前知道母亲来接你吗?

刘金福:早上10点多走出南昌铁路看守所,出来时的心情很激动,因为终于可以回家见父母了。我父亲在我被抓的时候身患癌症,之前不知道是母亲来接我,在看守所门口看到了母亲。

红星新闻:在看守所11个月的时间里考虑最多的是什么?有后悔因为帮人抢票收费的事情吗?

刘金福:考虑最多的就是我父亲的病情,因为我的案子连累到我父亲,让他操心煎熬。我之所以代抢代刷火车票,初心是为了帮助他人,就效仿携程、飞猪等APP软件进行抢票。

红星新闻:听亲戚说你父母身体都不好,当时做这个事情也是考虑为家人分担负担?

刘金福:我小时候就家境困难,初中毕业后就在外打工十多年,因为父母身体不好,想着回家可以方便照顾他们,想着落叶归根。在外打工那么多年,心里还是思念故乡。

红星新闻:你在走出看守所的路上就跟律师咨询申诉的事情,具体什么时候决定要申诉?申诉的原因和考虑是什么?

刘金福:申诉是首先因为120多万的罚金,30多万所得,如此高额的罚金。我不敢想象怎么会有这么多,我都被这个罚金惊呆了。还有,钱就是对于案子定性问题,我觉得这样定性是不公平的,以携程、飞猪、去哪儿网等为代表为用户提供代抢代刷有偿服务,如果代抢代刷火车票属于倒卖,那么就应该所有平台全部禁止。我也很郁闷。

不过因为我的家庭困难原因,申诉还在考虑中,因为需要聘请律师,我父亲需要治疗,目前不知道有没有律师愿意提供法律援助。

红星新闻:这个事情最早是如何被警方发现的?有认识跟你做同样事情的同行吗?他们的遭遇如何?

刘金福:我帮助他人代抢代刷火车票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发现的,我是个体单干,不认识其他的同行。

红星新闻:你帮人抢票的收费标准是怎么算的?关于有购票人说票面9元的车票收费120元的佣金过高,你怎么看?

刘金福:我和携程、去哪儿网、飞猪等APP代抢代刷火车票平台一样,我收取的是用户委托代抢代刷火车票费,平时节假日是50—70元,春运时因为代抢代刷火车票成功机率很低,所以委托佣金费就调整为100-120元。

关于票价9元,收费120元的情况,那时候一位用户委托我代抢代刷从邵阳西到广州南的高铁票,委托佣金是120元。他要求是只要能上车,站票也可以。因为春运的票很难抢,我就给他抢邵阳西到邵阳的站票,但终点还是广州南,客户在邵阳西上车后补票价到广州南下车即可,所以票价是9元。

红星新闻:有没有遇到给人抢票后别人没有给钱的情况?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办?

刘金福:我提供的服务就是在刷票前后、抢票成功后,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出行情况自主选择是否需要。抢票成功后用户可以选择不需要,也就不需要支付任何委托佣金费了。也有人在抢票成功后自己支付火车票票款,然后没给佣金费,但我觉得也没什么,因为我从事网络代抢代刷火车票初心是为了帮助他人。

红星新闻:你觉得自己的行为与第三方购票平台有没有区别?

刘金福:我觉得没区别,我是收取的委托佣金费,和携程、去哪儿网等第三方APP代抢代刷收取加油包、委托佣金费等形式是一样的。但我是个体,抢票成功率肯定比不过他们大公司。

红星新闻:关于124万的罚金,法院那边要求何时上交?目前是怎么考虑的?

刘金福:我具体也不知道法院要求何时上缴,但我看判决书上说,124万罚金是在判决生效后第二天后起三十天内缴纳,三十天后强制缴纳,还有34万元所得,我也不知道为何处罚这么重。我的家庭完全无力承担这些金额。我的父亲得了肺癌,母亲也因为我小时候一场车祸腿落下毛病,牙齿全部脱落。为了补贴家用,我母亲忍着脚疼去扫马路补贴家用。我想先陪父母一起过年,年后出去打工给父亲治病,希望法院可以减免。

红星新闻:事情发生前有没有想过自己30岁的时候是怎样的?这件事对你最大的影响和触动是什么?

刘金福: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都说“三十而立”,我三十岁效仿携程等APP回乡创业,结果第一次被民警抓,第一次进了看守所。从小到大,我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不良嗜好,心里想着争做一名有为青年,努力打拼。我没想过我会进看守所,现在感觉一切好像做梦一样。

红星新闻:你觉得自己做的这个事情有意义吗?有被你帮过抢票的人跟你联系吗?

刘金福:我觉得意义在于,在节假日、春运期间抢票困难的时候,有机会可以帮助他人。我没有囤票,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抢到刷到票,在帮他们抢到票的时候,想着尽力就好。从他们感激的言语中,我觉得自己做的还是有意义的。

因为我的手机电脑都被没收了,抢到票的用户也无法联系到我。对于无论是我帮忙抢到票还是没抢到票的用户,我想说,我尽力了。

红星新闻记者蓝婧任江波

刘金福倒卖车票案

春运记忆

春运 2020-01-22 19:52:01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