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部长:别让中国背锅了 是美国自己出了问题

2019-07-01 17:29:10  瞭望智库 

中国领导人是不会同意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的。他凭什么要改变呢?

文|Robert Reich 前美国劳工部长、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公共政策教授

翻译|张丹

美国经济体系的重点是让股东回报最大化。它也在实现这一目标:周五,标准普尔500指数创下历史新高。

但去除通货膨胀因素后,四十年来,美国普通民众的收入并没有显著增长。

相比之下,中国的经济体系则聚焦于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它也在实现这一目标:四十年前,中国还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今天,它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工业和数家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科技公司。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数亿中国人摆脱了贫困。

这两个体系有本质不同。

美国经济制度的核心是500家大公司,这些公司总部设在美国,但是制造,采购和销售分布世界各地。它们的雇员中有超过一半的人不是美国人,也不在美国工作。有三分之一的股东不是美国人。

这些大公司对美国并没有特别的忠诚。它们只对股东们效忠和负责。

他们会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去提高他们的股价—包括降低工资,打击工会,把正式雇员转化为没有编制的合同工,将零件外包给世界各地最便宜的地方,将利润转移到世界各地税收最低的地方,并且给他们的顶级CEO开出荒唐的高薪。

相比之下,中国经济的核心是国有企业。他们可以以人为压低的利率从国有银行借款。这些国有企业平衡着中国经济的起伏涨落,在私营企业不愿意这样做的时候,他们付出更多的钱来达此目的。

它们也是经济增长的引擎,创造中国繁荣所需的资本密集型投资,包括对尖端技术的投资。

中国的顶层规划者和国有企业可以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来改善人民的福祉,并且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最有影响力的经济体。

自1978年以来,中国经济(GDP)平均每年增长9%,近几年增速放缓。美国的关税打击可能让其增速降至6%或7%,但是这一速度仍旧快于世界上几乎任何其他经济体,包括美国。

美国的经济体系用税收,补贴和法规来引导公司为公众的利益行事。但是相对于股东利益最大化这一企业首要目标而言,这些手段被证明是收效甚微的。

例如,美国最大的雇主沃尔玛上周宣布裁员570人。尽管它受惠于特朗普和共和党的企业减税措施,得以将超过20亿美元收入囊中。去年该公司关闭了数十家山姆会员店,导致数千名美国人失业。

与此同时,沃尔玛投入了超过200亿美元回购自己的股份,这增加了沃尔玛高管的薪酬,且让富有的投资者获益更多,但对美国经济没有任何好处。值得注意的是,沃尔玛是一家跨国公司,并不排斥用贿赂外国官员的手段来达到目的。周四,它同意支付2.82亿美元来解决联邦政府对其海外腐败的指控,包括向巴西一名被称为“女巫”的中间人提供超过50万美元,让她“搞定”建设许可证的问题。

在整个美国经济中,特朗普的减税对增加就业和提升工资没有多大作用,但对公司高管和大投资人来说却好处多多。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称,公司并没有将减免下的钱再投资其业务,而是用于回购股票。

可是,等等。美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吗?

是的,但大多数美国人对公共政策的影响很小甚至没有。这就是特朗普的减税对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好处的原因。

这是普林斯顿大学马丁·吉伦斯(Martin Gilens)和西北大学的本杰明·佩奇(Benjamin Page )的结论。他们分析了国会讨论过的1799个政策问题,发现美国普通人的偏好对美国公共政策的影响似乎微不足道,几乎为零,没有统计学上的意义。相反,美国立法者响应的是富有的个人(通常是大公司高管和华尔街巨头)和大公司的需求。这些大公司具有最强的游说能力,并且财力雄厚,可以为竞选提供资金。

不要责怪美国企业,他们的生意是为了赚取利润并让股价最大化,而不是为美国服务。

但是,由于它们在美国政治中的主导地位和它们对股价而不是美国人的福祉负责,想指望它们创造良好的美国就业机会或者提高美国的竞争力,那就太天真了。

我不是说我们要效仿中国的经济制度,我是在建议我们不要对美国的经济体系沾沾自喜。

我们应该减少美国大公司对美国政治的支配,而不是试图让中国改变。

中国并不是超半数的美国人四十年来没有加薪的原因,一个简单的事实是,美国人无法在一个主要由美国大型企业运作的体系中茁壮成长,这些大公司旨在增加它们的股价而不是造福美国人。

前美国劳工部长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