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科幻元年一周年后,北京文化巨亏25亿卖身国企

2020-02-14 14:22:28  蓝鲸财经 

2020年的春节,全中国的影迷们失去了早就习以为常的春节档。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一部名为《流浪地球》的科幻电影横空出世,引爆了当年的春节档期。2019年也被称为中国电影的“科幻元年”。

时隔一年,曾经打造了《流浪地球》的影视制作公司却发布了巨额亏损的业绩预告。1月23日,北京文化(000802.SZ)发布公告称,2019年预计亏损19.5~24.5亿元,相较2018年同比下降698.5%~852%。

报告显示,北京文化的电影制作业务在2019年的确表现出色,为公司同时贡献了利润和荣誉。然而,面对市场的压力,子公司的电视剧业务却陷入了全面的停滞,全年仅确认了113万元的收入,还将计提超过13亿元的商誉减值。

对于北京文化来说,电影业务已经成为其收入唯一的支撑。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又为北京文化的2020年蒙上了一层阴影。

爆款电影制造机

作为一家在2014年才进军影视行业的公司,北京文化或许不如老牌电影公司华谊、万达一样有名气。但是,近年来北京文化却屡屡能够压中爆款,每年的热门电影的背后都有北京文化的身影。

2015年,北京文化参与出品了《解救吾先生》,票房1.95亿元,并获得了当年三项金鸡奖;2016年,北京文化参与出品了范冰冰与冯小刚合作的话题电影《我不是潘金莲》;2017年,北京文化押中了当年的两大爆款《芳华》和《战狼2》;2018年,北京文化又参与出品了《我不是药神》。

能拥有这样精准的投资眼光,与北京文化豪华的管理团队不无关系。2013年12月17日,北京文化决议以1.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光景瑞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后者后来改名为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摩天轮文化传媒的拥有者,正是电影圈鼎鼎有名的投资人宋歌。在进入北京文化后,宋歌担任了董事长一职。

宋歌毕业于清华大学热能汽车系,原本是一名理工男。早在2005年,宋歌就投资了当年的票房冠军电影《七剑》,后来又供职于万达影视,担任董事长,在电影行业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和影响力。不同于普遍感性而浪漫的电影人,宋歌在行业内有着“电影圈精算师”的称号。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宋歌曾经表示他会根据不同类型观众的偏好和不同时间全国范围内票仓的分布建立各种模型,进而预测电影的票房。

出于对自己票房预测模型的自信,北京文化敢于采用保底发行的方式押宝看好的电影。2017年,北京文化为《战狼2》保底8个亿发行,电影最终取得56.83亿的全球票房,为北京文化直接带来了3亿元的收入。而2019年的《流浪地球》,北京文化更是制作方之一,公告显示公司来源于《流浪地球》的收入为6~6.5亿元,利润则为2.4~2.8亿元。

核心人员集体出走,电视剧业务全面骤停

然而,即便有票房表现如此优异的电影作为业绩支撑,也没能挽回电视剧业务对北京文化的打击。2018年,北京文化来自电影与电视剧原本各占半壁江山,分别为5.16亿元和5.18亿元。

而2019年的业绩预告中,负责电视剧制作的子公司竟然仅确认了113万元的收入,不仅计提了4.4亿元的应收账款减值准备,打算对已经上映的电视剧割肉认赔,还准备计提13.7~14.7亿元的商誉减值。从这样的举动不难判断,北京文化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电视剧的业务。

与电影业务一样,北京文化也是通过高价收购公司引入高端人才,从而开展了电视剧业务。2014年,北京文化以13.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世纪伙伴的背后,是曾经制作了《宰相刘罗锅》的电视剧制作人边晓军、著名作家严歌苓、导演了《大明王朝1566》的电视剧导演张黎和电影《活着》的制作人胡晓峰。另外,还有数个知名导演和演员的工作室。

影视行业是个典型的以人才为核心的创意行业,能力出众的导演和演员往往能拥有极高的身价,北京文化为这样的人才团队给出13.5亿元的估值原本无可厚非。在收购了世纪伙伴之后,北京文化也制作出了《少帅》、《九州·海上牧云记》、《武动乾坤》等爆款电视剧。

然而,2019年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开始限制翻拍剧和宫斗剧的数量,北京文化电视剧的发行难度增加。2018年的年报显示,北京文化原本计划在2019年发行《勇敢的心2》、《倩女幽魂》、《大宋宫词》、《大明皇妃孙若微传》、《爱我就别想太多》、《欢喜猎人》、《我爱你,这是最好的安排》等剧集。然而,目前已经顺利发行的仅有改名为《大明风华》的《大明皇妃孙若微传》和《我爱你,这是最好的安排》,结果也仅确认了113万元的收入。

在2月10日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北京文化提到了世纪伙伴原管理团队流失且未新增核心创作人员,已经缺失了核心竞争优势。

同样的尴尬也发生在了北京文化的演员经纪业务上。2016年,北京文化为了开展经纪业务,不惜斥资7.5亿元买下了王京花的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100%的股权。王京花是中国第一代文化经纪人,素有中国”第一经纪人“之称。2005年王京花离开华谊时,有能力带着陈道明、刘嘉玲、梁家辉、夏雨等几十个艺人一起跳槽。

据2018年的年报,北京文化签约的艺人有陆毅、郭京飞、柯蓝、李乃文、李念、印小天、朱雨辰、李宗翰等,以及著名导演沈严、刘海波、郭帆、潘戍午。2018年,北京文化艺人经纪业务的收入为7611.5万元。然而,北京文化也在近日的问询函回函中承认,浙江星河签约的演员在2019年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形成主要收入来源的演员流失严重。

影视行业将迎来怎样的2020年?

北京文化度过了艰难的2019年,而眼下的2020年,似乎将让北京文化的电影业务变得独木难支。

据院线上市公司的公告,受疫情影响,我国的院线已经全面暂停营业,电影行业即将迎来较为惨淡的一季度。横店影视(603103.SH)公告称,旗下影院于1月24日起已经全部暂停营业,恢复运营的时间将根据政府部门的要求确定。

中国电影(600977.SH)公告称旗下141家控股影院在春节期间全部暂停营业,并提供退票和改签服务。另外,公司参与出品、发行的《夺冠》《唐人街探案3》《急先锋》已全部撤档。上海电影(601595.SH)公告称,旗下的”SFC上影影城“及加盟影院已经自1月24日起全部暂停营业。

而北京文化在2020年计划推出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封神三部曲》、《沐浴之神》、《来都来了》,并投资拍摄电影《东极岛》、《敦煌》、《排雷英雄》等多部影片。在院线恢复营业时间尚未确定,《囧妈》网络首映受到行业普遍抵制的环境下,影视业务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2月11日,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其目前的第一大股东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拟将其持有的占总股本15.16%的10851万股转让给北京市文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届时后者将成为第一大股东。

资料显示,北京市文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是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文化传媒等新文化领域的投资平台。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北京市政府授权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60亿元,为市属一级企业。

国资的入股,有希望缓解北京文化潜在的资金困境。对于中国的电影行业来说,北京文化这样一个有能力打造爆款电影的制作、发行公司对于行业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希望北京文化和众多的影视公司在度过了堪称”影视寒冬“的2019年后,能够早日度过2020年的困境。

北京文化|国企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