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谢宇弑母案疑点:为何“帮妈妈解脱”的说辞无人信?

2019-08-15 08:31:52  搜狐 

吴谢宇承认弑母后,作案动机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据悉,吴谢宇供述其作案动机是“帮妈妈解脱”,案发当天他趁“妈妈”换鞋时,用哑铃砸死他的“妈妈”。与此同时,他本人否认杀害“妈妈”的想法与“妈妈”管教严格有关。之后,出于报复心理,他向亲戚借款140多万,基本花在“嫖娼”和“买彩票”上,后来因缺钱去做男模,他的心态是“多活一天是一天”。

坦白讲,在吴谢宇被抓捕时,媒体就基于坊间的传闻,对作案动机进行过各种揣测。但是,在吴谢宇本人没有作出回应之前,都显得不够真实。作为法理来讲,有足够的证据链,就可以惩治吴谢宇。而对于作案动机的挖掘而言,更多是为案情本身的进展,进行更为严谨的综述。

只是,当吴谢宇在谈到弑母动机时,并不符合“媒体的想象力”时,舆论瞬间就变得更加愤怒不已。就拿“帮妈妈解脱”的说辞来讲,在可见的舆论之中,基本上无人相信。因为,绝大多数人认为:“一个儿子,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弑母,即便母亲对自己很不理解”。

不过,这种“不理解论”的揣测,却被吴谢宇本人否定。说到底,作为一个“北大学霸”,吴谢宇对于亲缘之间的恩情应该是理解的。并且,在他父亲走后,他依旧能跨入一等学府,这肯定离不开母亲的陪伴。这些细枝末节的日常,可能吴谢宇自己体会更深。

因此,他谈到“帮妈妈解脱”,也不是毫无理由。他自述称:“父亲去世后,自己发现母亲很痛苦,会写一些话在纸上,比如“我要去陪你”,情绪悲观。他曾尝试很多次开导妈妈,包括带妈妈出去玩儿,但都没有帮助妈妈摆脱这种情绪”。

从某种意义上讲,儿子有这样的心思和想法,应该属于很懂事儿的一种表现。但是,从“帮妈妈解脱”到“杀死妈妈”的演化,就让人感到有些胆寒。毕竟,作为个体,谁也没有权利,去结束别人的性命,就如舆论上愤怒的声音:“他怎么不去自我解脱”,都在潜移默化地追问,“帮妈妈解脱”(弑母)的荒诞不经。

“帮妈妈解脱”的说辞里,应该有爱也有恨。只是,作为外围舆论的认知上,因愤怒的情绪会遮掩“爱的一面”,而只选择去无休止的抨击“恨的一面”。所以,当吴谢宇自称“帮妈妈解脱”时,舆论的愤怒变得更加激烈。并且,认为吴谢宇这样的“逆子”,只配“千刀万剐”。

不过,依照克尔凯郭尔提出的朴素观念,人都有偏好之爱,即爱某人拥有的品质(身材,头脑,幽默等),抑或出于血缘关系而爱人,从本质上来说,都是自爱的表现。母亲爱儿女,是因为把儿女当作自己的生命延伸,反过来,儿女爱父母也是如此。

不论是谁,只要稍微有一点人性,就会有所偏爱。嗜血的坏人,也爱自己的孩子和爱人。但是,这种偏爱也会因关系的扭曲,成为一种失控的伤害。通常来讲,“关系的控制”就是典型的病理性扭曲。就拿吴谢宇弑母案而言,无论是吴谢宇,还是她的妈妈,在一定程度上,都有很强的“控制欲”,要不然吴谢宇怎么会心生“帮妈妈解脱”(弑母)的荒唐念头。

当然,回到弑母的行为上,这是传统道德秩序中,最不能忍的罪孽。毕竟,儿女的生命是母亲给的,就凭这一点,就不应该“弑母”。而且,作为吴谢宇来讲,本来已经成年,就算对自己当下的生活不满意,也用不着拿“弑母”解决问题。本质上讲,吴谢宇在“弑母”的时候,他自己也是痛苦的。

因为,在犯案后,他自己本想一同赴死,但由于害怕又放弃自杀。当然,犯案后的心态也实证,吴谢宇已经完全脱离正常的人生,就如他所言“多活一天是一天”。这种生命的态度本身,就已经可以说明,他自己处于麻木不仁的痛苦之中,只是看起来活着而已。

一个正常人,如果想寻求新生,肯定不会去弑母。所以,作为吴谢宇来讲,在弑母前,可能就已经深陷“生与死”的纠葛之中。从某种意义上讲,无论他是绝望的“自杀”,还是煎熬的“弑母”,都将会引发舆论的纷争,因为他所谓的痛苦,就是太聚焦于自己的世界。说到底,如若往外多看一些,大概也不会武断地认为,自己处于绝望之中。

所以,回到吴谢宇自述的“作案动机”中,与理论上的分析不一致,也并不能说明吴谢宇在说谎或者回避案情。很多时候,理论上的推断,是基于一种普遍存在的可能性进行分析。但是,作为个体来讲,就算智商再高,在面对”弑母“的过程,可能脑子也并不完全清醒。

毕竟,智商再高,也都是凡人一个。尤其,对于吴谢宇来讲,母亲不只是给他生命,也陪他成长。很多人强调,可能是“妈妈”的控制关系,导致这样的弑母悲剧。可事实上,这属于较为机械式的分析。对于一个人来讲,就算很理智,但总还是难以回避感性的认知。

于此,对于吴谢宇而言,弑母的成因,可能永远是一个纠缠不清的谜团。他自己所认为的是“不完全事实”,舆论揣测推断出的也是“不完全事实”。只有,将二者弥合,或许,才能呈现出既定的事实。只是,这样的弥合真的很难,起码吴谢宇的说辞,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听下去。

吴谢宇“帮妈妈解脱”说辞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