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敌环伺,国台冲刺IPO能否成功登陆A股实现“弯道超车”?

2020-06-04 14:03:30  新经销 

5月22日,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台”)在证监会官网发布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上交所上市。一旦成功,这家与同处茅台镇的酱酒企业将成为继茅台之后的酱酒第二股,也是贵州省第二只白酒股。

疫情尚未完全渡过,白酒行业受影响可谓不小,国台在这时冲刺IPO做好充足准备了吗?此前国台又为推进上市做出了哪些动作,一旦成功又将为国台带来那些优势呢?

酱酒热推动国台冲刺IPO

国台有底气冲刺IPO,很大一方面源于其近几年业绩的快速增长。从2017年到2019年,国台的业绩一路高歌,2017年营业收入仅为5.73亿元,2019年这一数据便提升至18.88亿元;2017年、2018年、2019年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更是呈现倍数增长的态势,分别为7067.23万元、2.47亿元以及3.74亿元。

高速增长的业绩背后是酱酒热潮带来的红利,近几年在茅台的带领下,酱酒可谓是一路高歌。迅速扩容的酱酒市场迎来了一波红利期,而国台抓住了这几年的机遇快速发展,然而产能却限制了国台的进一步发展。

目前,国台酒旗下的国台酒业以及国台酒庄两大基地,在2019年产季的产能分别为1800吨以及3500吨,产量则分别达到了2003.91吨以及3970.77吨。两大基地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11.33%与113.45%,已呈现出超负荷运转的态势。

因此,国台酒对于扩充基酒产能有着迫切需求。这一点在招股书中也可以看出,按照国台酒的计划,募集资金,除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以外,主要用途将投入到年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的技改扩建项目当中。从国台酒透露的数据来看,该项目的总投资达到25.2亿元,其中拟投入募集资金为20亿元。

而国台紧抓推进IPO,不排除是基于对酱酒热潮趋势仍未结束的判断。虽然疫情期间白酒行业受影响严重,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疫情并不会改变行业整体趋势。天眼查数据显示,在今年3月以来,茅台所在的遵义市在疫情后有大量企业成立,总注册资本超20亿元,而茅溪镇3月后也有20多家企业入驻。(听到茅溪镇这个名字你想到了什么?对,泸州在此规划了新酱酒产业园。)

这说明一方面以茅台为代表的酱香热依然在持续,资本依然在向酱香核心产区涌入,而随着茅台镇资源逐步饱和和泸州市大力扶持茅溪镇的双重影响下,也开始有人将视野转到了茅溪镇。但总的来说,酱酒热度未消是显而易见的。

强敌环伺,国台冲刺IPO能否成功登陆A股实现“弯道超车”?

(茅台镇全景图)

国台作为茅台镇第二大酿酒企业,必然不想错过这样的黄金发展时机。如此迫切冲刺IPO的国台,又做了哪些大动作?

多年谋划,国台的上市之路

早在2016年福州秋季糖酒会期间,国台酒业总经理张春新就在招商会上介绍了国台的股权激励招商计划,主要内容如下:

国台酒业目标于2019年在主板上市,将以“股权激励厂商联盟”的模式,公开招募50名大商、200名小商,以国台五年以上产品为纽带,按注册资本的10倍溢价来购买国台原始股,而针对参股经销商则直接给予销售酒的回报以及国台上市后的资本回报。

而这样的股权激励在当时为国台招到了一批实力不错的经销商,也为此后国台的高速发展打下了基础。

到2017年5月,“国台上市暨股权合作签约会”在国台酒业母公司天士力集团举行。国台酒业负责人明确表示:2018年公司进行上市相关准备,2019年提出申请,2020年完成评估并争取上市。上市后公司市值预估将超过100亿。

强敌环伺,国台冲刺IPO能否成功登陆A股实现“弯道超车”?

随后的几年中,得益于茅台引领的酱酒热潮,国台开启了全速前进的道路。而此时,其良好的产品结构为其提供了充足向上的动能。据预披露文件显示,国台酒业现有产品已覆盖中高端(零售价300元/500ml至500元/500ml)及高端(零售价在500元/500ml及以上)。这两个价位正是在茅台将酱酒价格天花板抬高之后主流的两个价格带。

为了顺利冲刺IPO,在2020年1月5日,国台正式宣布将贵州海航怀酒揽入怀中,也为公司上市再添一枚筹码。

再加上2020年初,贵州国台酒业销售有限公司将7个分公司扩大到11个,大区办事处由43个增加到62个,同步配套推出“鲲鹏计划”,为国台补充“强援”。据国台方面透露,2-4月,“鲲鹏计划”实施以来,国台已经引进百余名行业精英,为国台在后疫情期抢占市场占得优势。人才战略也成为国台进一步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一系列的动作皆是为了冲刺上市加码,上市对于国台来说真的这么重要么?

上市或是国台“弯道超车”的关键?

首先,我们要明白,虽然现在国台在上市进度上领先一步,但在酱酒企业中,国台远不是真正的“第二”。那么国台的“对手”都有哪些呢?

先来看我们熟知的两大酱酒企业,郎酒和习酒。这两家企业在规模和业绩上都要明显强于国台(汪俊林曾公开表示,郎酒2019年营收预计为120亿-130亿元;习酒2019年销售收入也达到了79.80亿元。)而这两家企业同样想上市。习酒因归属于茅台集团的种种原因,已在去年10月底宣布终止上市;郎酒多年来的上市目标也屡受挫折未能如愿。

强敌环伺,国台冲刺IPO能否成功登陆A股实现“弯道超车”?

除了这两个“大个子”以外,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是金沙酒业。2019年,金沙酒业创下了新的营收纪录。截止2019年12月31日,金沙酒业全年实现销售额15.26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65%。金沙酒业董事长张道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按照金沙酒业目前的速度,有可能在提前完成上市。

国台想要抓住机遇进一步发展,赶上第一梯队甚至实现“弯道超车”,利用资本市场的助力是最好的办法。虽然体量有所不如,但得益于其体制原因,上市成功的可能性反而不小。一旦成功登陆A股,以目前资本市场对白酒的青睐和酱酒本身的趋势红利,国台必将步入新的高速轨道。

但话说回来,虽然国台在IPO进度领先,但要成功上市面临的问题仍然不少。首先就是品牌影响力和企业规模,与郎酒、习酒差距很大。其次虽然国台的发展速度较快,但这是在酱香型品类爆发的背景下完成的,还需要市场对于国台整个企业检验。

国台冲刺IPO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