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日元也补助不了的地方:大阪贫民窟现状…

2020-06-02 09:37:09  观察者 

500

今年4月底,日本政府公布了抗疫补充预算案,决定将为每位国民发放10万日元的特别补助金。

如今,日本10万日元特别补助金的发放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29日,日本总务相高市早苗也在记者会上表示,全国已经或计划将于即日起发放补助金的市区町村已达1740个,占全部自治体的99.99%。

然而在大阪,却仍然有这么一个地区,是10万日元政府补助难以到达的地方。

大阪西成区:日本最大贫民窟

大阪,仅次于东京都的日本第二大城市。

这里有天王寺、大阪城、环球影城等著名旅游景点,也有心斋桥、梅田商圈等购物胜地。

可隐藏在繁华街区背后的,是日本最大的贫民窟——大阪西成·爱邻(あいりん)地区。

500

这片贫民窟就在大阪“新世界”繁华街区附近,往北一点即是大阪知名景点通天阁及天王寺。这里聚集着大量日结劳工和居无定所的流浪汉。之所以会被称作是「ドヤ街」(Doya-machi),是因为“Doya”是日语一词“宿(Yado)”的反写隐语,指的是简易住宿设施及连简易住宿设施都比不上的下等住宿。

爱邻地区旧名釜崎,早在二战时期这里就聚集了大量的难民,70年代起则因基础设施较好而成为日结劳工们的据点。由于劳工们在黑道及暴力势力的引诱下多次发动暴动,为抹去其所带来的政治影响,政府责令媒体将釜崎地区改称为爱邻。

500

尽管政府企图通过改名来抹消这一地区的存在感,然而作为日本光鲜亮丽背后的阴暗面,在这里,有人加入,也有人离开,脏乱、贫穷和暴力仍然充斥着整个街区。

500

虽然近几年,这里为了照顾贫民们而产生的低廉物价,一度成为了Vlogger和外国人们来到这里猎奇“穷游”的理由。但一场新冠疫情的到来,似乎将贫民们的生活推进了一个更黑的深渊里。

领不了的10万日元

疫情发生以来,爱邻地区面临着几大窘境。一是失去生活来源而新入住贫民窟的失业者越来越多;二是原本住在这里的日结劳工们也失去了工作,生活陷入困顿;三是由于防疫宣传困难,缺乏防疫措施,集团感染风险大。

500

44岁的福田贤一就是失业大军中的一员。疫情发生前,他本是东京一家文具厂的派遣社员,因工厂受疫情影响停工,福田也随之被辞退。

失去收入来源,付不起房租的福田只能坐夜行巴士回到了老家大阪,入住了西成区一家每晚仅需2000日元的廉价旅馆。此时,他的身上仅剩7000日元。

面对记者采访,福田无奈地表示,如果没能尽快找到工作的话,自己也将成为一个街头露宿者。

500

另一方面,由于爱邻地区的日结劳工多数都在建筑工地打零工,疫情期间项目中止,工地停工,他们因此也失去了收入来源。

500

(受新冠影响,没有工作。宿舍也没有空房间。)

此外,贫民窟住民们基本没有能力购买口罩等防疫物资。由于麦当劳、地下街等开放场所的关闭,爱邻地区流浪汉们的行踪也开始变得捉摸不定,这也对政府进行防疫安全宣传工作带来了困难。

500

同时,在爱邻地区活动时也可以明显看到,路上戴口罩的人寥寥无几。

500

于是,对于这些失去收入,居无定所,同时还面临着新冠感染风险的贫民窟居民来说,政府所发放的10万日元补助无疑将是救命稻草。

补助金发放的对象仅限在今年4月27日前在住民基本台账上有登记信息的人,即拥有住民票的人。

500

然而,在贫民窟居民中,不但有早就与家人断绝联系,没有进行过住民登记的人,还有早就忘记了自己在哪里登记过信息,住民票在哪的人。

500

(我的住民票在哪儿来着?我已经好几十年没管过了)

此外,爱邻地区还有不少人曾被抹掉了住民记录。在2007年以前,为了让日结劳工们能够领到失业保险,区役所默认将3000名贫民窟住民的信息登记在了一个仅45平方米占地的住宅中。

但在2007年,大阪市政府删除了这些人的住民信息。在那之后,便有不少人再也没有进行过住民登记,过着居无定所的流浪生活。

500

明明是最该收到补助金的群体,爱邻地区的贫民们却因没有住民票而申请无门。

关于诸如无家可归者等未进行过住民登记的人难以收到10万日元疫情补助的问题,在20日的国会会议上也展开了讨论。

然而,相应举措仍需要各个市区町村进行进一步的探讨。

500

在10万日元抵达不了的贫民窟,相信还是会有人愿意对这里的群体给予关注,让爱与温暖先行抵达。

东京新青年

大阪贫民窟现状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