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不堪重负情绪失控挥刀断指,丈夫无奈扔掉手指:先救儿子

2019-08-19 19:03:39  今日头条 

6月21日晚9点多,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张金侠剁掉了自己的无名指。闻声冲进厨房的丈夫唐宝忠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他拾起断指带着妻子火速赶往吉大一院。然而在听过医生的话后,唐宝忠犹豫了。“我们就在医院附近的出租房住,来得很及时,医生说接上手指后会能恢复正常功能,但断指再植大概需要5至6万元。”唐宝忠说,当时他和岳母商量之后,放弃了。图为6月25日,断指未接的张金侠。

今年36岁的唐宝忠家住吉林省辽源市东辽县,他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位善良贤惠的妻子,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儿子。平日里唐宝忠在外打工,妻子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生活也算甜蜜,唐宝忠相信凭借自己的勤劳双手,一定会让妻子和孩子过上好日子。但是现在的他只能倚门掩面,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图为在医院病房外发愁的唐宝忠。

唐宝忠的幸福戛然而止于今年1月。他7岁的儿子唐浩凯在玩耍时感觉腿疼,而且一走路就疼,唐宝忠和妻子带着孩子急忙前往辽源市中心医院,一系列检查后,唐浩凯被诊断为白血病,医生建议再去大医院进行最后的确诊。一家人立刻启程赶往长春市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一路上唐宝忠不断祈祷,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然而最终医生给出的诊断结果还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B细胞型)。图为躺在床上的小浩凯。

早在2017年,唐宝忠的母亲就被诊断患有脑囊肿病,为给母亲治病,唐宝忠不仅将家里的积蓄全部花光,至今外债尚未还清,儿子唐浩凯的病无疑是雪上加霜。“东拼西凑以及变卖了家里的一切,我拿着11万元,带着儿子开始了治疗。医生给出的方案是做15个疗程的化疗,吃半年的药。”唐宝忠说,现在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安抚孩子,想办法筹钱,而妻子总是以泪洗面。图为唐宝忠推着儿子进医院。

“到现在为止,孩子已经进行了6次化疗,其实孩子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从第4个化疗开始到现在,医生在每次化疗之前都做工作,让我们去移植,但是我们实在是没钱,只能先用化疗维持。”唐宝忠说,家里已经花了20多万,大部分的钱都是在亲戚朋友那里筹借到的,而移植费用至少要70万,这对他们来说是无法想象的。图为唐宝忠在医院附近的出租房内给儿子做饭。

唐宝忠介绍,妻子张金侠是个情绪化的人,年幼时曾因和父母争吵,冲动地砍下了自己左手的小拇指。6月21日,因为孩子的病,张金侠无力承受再次精神失控,自己跑去厨房挥刀剁下了自己的无名指。“我当时吓坏了,捡起断指拉着她就往医院跑,目前的医疗水平已经可以无伤接上断指了,但是费用太高了,我一时做不出抉择。”图为3月1日,站在窗户旁边的张金侠,那时她左手的无名指还好好的。

张金侠的断指再植大约需要5至6万元,这笔钱是给妻子接手指还是孩子治病,成了唐宝忠心中的一道难题。接了妻子的手指,孩子就没了下个疗程的治疗费,但如果给孩子看病,妻子就要永久失去手指。一边是妻子,一边是孩子,这难倒了憨厚的唐宝忠。最终,与岳母商量后,唐宝忠无奈地放弃了妻子的断指。图为6月25日,情绪恢复后的张金侠在给儿子喂饭,她的左手被厚厚的纱布包裹。

“人到中年,没钱是最大的难处。如果有钱,我可以立刻给孩子做骨髓移植,妻子也许也不会情绪失控剁下自己的手指。哎,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事情发生了,只能无奈地做出取舍。虽然对不起妻子,但是希望她可以理解吧,孩子的命要紧啊。”唐宝忠说。图为唐宝忠一手提着轮椅一手抱着儿子上楼。

现在的唐宝忠希望孩子可以保全性命活下来,希望妻子可以和他一起耐受这份磨难,不要为难自己。“做父母的都知道,面对病痛中的孩子,坚持容易放弃难。每次听到孩子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都想哭。什么时候回家呢?我也经常这样问自己。”唐宝忠说,目前的生活他已经没有能力计划什么了,眼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用尽所有办法去为儿子筹措移植的医疗费。图为在出租屋玩耍的小浩凯。

女子挥刀断指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