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一起在大兴安岭隧道放炸药炸毛泽东专列的阴谋

2019-10-14 10:05:48  中国网 

胎死于萌芽的阴谋

虽然经过我公安机关全力肃清国民党特务,但因为国民党多年的经营,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但其反动的残余势力也较为庞大,他们有计划地潜伏和残留在大陆的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反动会道门头子和其他反革命分子约有300余万人,以便为他们实施“反攻大陆”计划做准备,加之这些敌特分子都具有非常狡猾的隐蔽性,使得一时未能将他们全部肃清。这些残余反动势力像隐藏在黑洞中的蟑螂一样,时不时地从黑暗中钻出来,伺机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妄图颠覆共产党的新生政权。这里,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他们欲炸毁毛泽东主席乘坐的专列案。

毛泽东在专列上工作

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七十诞辰,毛泽东决定率代表团前往祝寿,并就两党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商讨和签订有关条约、协定等。台湾保密局从潜伏的敌特处获知毛泽东主席访问苏联的情况后,立即选派最有经验的行动特务,准备在火车运行中将毛泽东暗杀。当时,毛人凤命令:“通知情报总署,按计划执行。赴大陆人员准时到达目的地。东北地下技术纵队采取A、B、C三套方案:第一,从两翼围追堵截毛泽东的专列,控制住制高点,采取突然袭击;第二,大规模破坏东三省铁路重要部位;第三,炸毁长春14号铁路涵洞,在哈尔滨双城铁路集中埋设炸药,将车炸毁。”交代完后,毛人凤对美国顾问布莱德说:“炸了毛泽东的专列,就是第二个皇姑屯事件。”布莱德兴奋地说:“岂止是第二个皇姑屯事件,它的意义不亚于一场战争。日本人为你们做出了样子,现在就看你们的了。”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毛人凤做出部署后立即报告给蒋介石。蒋介石咬了咬牙说:毛泽东访苏,是针对我们的,如果他们签订了友好条约,我们的条约往哪里摆,难道一点儿约束力也没有了吗?不管苏联的态度如何,你们要先发制人,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这次毛泽东访问,绝不能让毛泽东活着访问苏联成为事实。

按计划毛主席一行出访所经过的地区,大多为新解放区,土改镇反工作尚未进行,铁路虽然全部接收过来了,但内部人员有待清理,我党对专列保卫尚缺乏经验,铁路保卫工作也尚在建设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是排除万难也要保证毛泽东主席的安全,对此,公安部队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对专列沿途匪患进行了清剿,特别是东三省境内,清剿工作已经搞了几个回合。并在铁路内部进行镇反运动,严厉打击清理铁路内部的各种敌对成员。仅沈阳铁路公安机关在开展镇反运动时,就从铁路系统中挖出了反革命、反动党团和特务分子多人,缴获长短枪支46支、电台9部及许多子弹和各种证件。同时,沿线铁路警卫的部队人员都经过了严格清查,参加警卫的公安部队都是政治上绝对可靠的;沿线各值班干部都经过党委的逐个审查,政治上绝对过硬。沿途公安部队都是几个人守一个道岔,毛泽东的车没通过前,道岔都锁着,专列过去后才把道岔启开。除了加强专列的警卫外,他们曾在一个很小的车站内将五节车厢来来回回地调整了十几次后,甚至最终自己也弄不清楚毛泽东在哪辆车上了。为了毛泽东的安全,工作人员可谓是煞费了苦心。在一个小车站将车辆调来调去,这不仅在当时,就是在当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毛泽东在专列上会见地方干部

即使是这样,敌特分子仍然不死心。他们先是在大兴安岭隧道放炸药,准备将毛泽东主席和铁路列车埋在长长的隧道中。就在毛泽东主席专列经过的当天,巡逻队发现了铁路上的一块巨石,就在清除搬运时,山上打来冷枪,一个战士当场被打伤。部队立即组织人员对敌特进行围堵,经过激烈的战斗,最后击毙了三名敌特人员。与此同时,公安部队在铁轨上还发现了美国制造的微型地雷。经过公安干警的努力,敌特分子的阴谋破产,毛泽东主席专列顺利、安全地通过了大兴安岭隧道。

大兴安岭隧道炸毁毛泽东主席专列的计划落空后,国民党又密令潜伏在长春的特务于子洋执行暗杀计划。于子洋是国民党中统局的特务,长春解放后,为便于长期潜伏,就在长春市胜利大街租用了一栋两层小楼,纠集金晓科等十几人,组成了一个潜伏组。于子洋与混入铁路内部的特务刘金鹏密谋,以在四平路投放炸药、在道岔处放置大石块的方法企图颠覆列车,加害毛泽东主席。为了实施这一计划,刘金鹏还在铁路局内部发展了苗延年、南云海等多人,以便计划实施时协同行动。这一重大的情况被沈阳铁路公安机关和长春市公安局获知,双方密切配合,调兵遣将,于1950年2月13日,在毛泽东主席回程临近时刻,将于子洋、刘金鹏等敌特分子一举抓获,使国民党企图破坏毛泽东主席访问苏联的暗杀阴谋彻底破产。

毛泽东主席访苏后途经沈阳,并要在此小住几日,进行调研。国民党保密局得知这一情况后,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尽管觉得以前所有的工夫都白搭了,他们认为这是上苍赐予的又一个机会,为此,他们不惜血本地空投了保密局技术总队的特务,同当地的反动组织勾结在一起,妄图对毛泽东进行暗杀。然而与保密局特务的愿望相反,这一次阴谋,又胎死于萌芽中。

1949年毛泽东乘坐专列访问苏联

张开的密网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百万志愿军在中央军委的号召下,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进行抗美援朝。这时,国民党以为“反攻大陆”的时机到了,便命令潜伏的特务伺机进行破坏活动,准备里应外合,为“反攻大陆”做准备。一时间,敌特分子疯狂地进行刺探情报、破坏铁路、炸毁桥梁等活动。沈阳铁路系统作为东北的最重要运输枢纽,成为敌特分子破坏的重要目标,形势非常严峻。

1951年初,沈阳铁路局公安处接到上级公安机关转来的情报:“一名负有重要任务的敌特人员将在我国东北地区上空实施空降,然后将与在沈阳铁路局潜伏多年的特务接头。”经过慎重研究后,公安机关制订了周密的计划。

所以,空降的特务从踏上东北土地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我们视线中,他的每一步行动都在掌控中,对其实施时时监控,暂时不抓,以便获得更大的线索。当派遣特务秘密联系与潜伏在铁路内部的特务接头时,他哪里想到,我们已经狸猫换太子了,“接待”他的是我侦查员张国才。原来,省公安厅和沈铁公安处在得知情报后,早已将潜伏在铁路内部的特务秘密抓捕,并将在外地工作的张国才调至沈阳,冒名顶替潜伏在沈铁内部的特务的身份,以此来与空降的特务接上头,借机深入敌特内部,把我们的内线安插进去。

起初,敌特警觉性非常高,始终对张国才不放心,因而不肯亮底牌,并对他反复进行考验。但张国才凭借着对铁路业务娴熟,加上胆大心细,机警地与敌特周旋,最终使对方放下戒心。随后,张国才了解了敌特此行的目的是为了配合朝鲜战争,启用潜伏力量对在中国境内的支前铁路实施大规模的破坏行动。张国才不但了解到了行动的目标,而且逐步地看似不经意间地掌握了一些国民党潜伏的人员情况,一张织得密密麻麻的网就要张开了。

一天清晨,坐落在安东市(今丹东市)四道桥附近的一家自行车行刚刚开门,便有一个推着自行车的人走了过来,“掌柜的,我这车子有点毛病,你帮我看看。”屋里的一个中年男子应声出来,俯下腰查看自行车。看着看着,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当他想直起腰来时,一支黑洞洞的枪筒已顶在他的后脑上,“还用我再费事儿吗?”说这话的是公安机关的侦查员。闻听此言,“掌柜的”心里已经全明白了,他只好乖乖地举起了双手。原来,根据内线张国才掌握的情报,在获知敌人已倾巢出动,准备对沈安铁路上的几处隧道和桥梁进行破坏时,省公安厅当即决定,沈阳、本溪、安东等地的铁路和地方公安机关同时收网,对这伙敌人实施抓捕。仅当天,就有60多名特务被收入法网。

虽然大陆已经解放,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谍战始终交错进行着,正是鉴于铁路系统的重要性,以致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相当长时间里,凡是铁路职工入党或提干,必须经铁路公安机关严格审查,丝毫不敢大意。(转自时代商报)来源:中国网

就是第二个皇姑屯事件。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