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剧”《想见你》真正的彩蛋在这里

2020-02-18 09:03:55  谈资 

之前柯佳嬿被问《想见你》大结局,她说,“一直到最后都在反转,自己看的时候狂哭”。

确实很好哭,尤其是记忆消失的时候,照片一张张抽走,房子空空荡荡。李子维躺在草地上平静地和莫俊杰打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不好,总觉得在想一个人,但又不知道在想谁,心里像空了一块”。

编剧说,他们想了很多种结局方案,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结局。

旧的故事搁浅,新的故事在海边拉开。小时候的黄雨萱坐在李子维的单车上问他,“大哥哥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李子维说,“等你长大了,我就告诉你”,明白了,黄雨萱六岁就找到了老公。

后面又放出一彩蛋,莫俊杰给28岁的李子维庆生,高中生黄雨萱捧着蛋糕走了出来。

不止是爱情的酸味,而且让我欣慰的是,成年的凤南小分队还像过去一样。摩托车,随身听,白色的制服,淋过的大雨,翻过的围墙,彻夜长谈的亭子,结局一瞬间就像过电影一样,舍不得忘记。

1.

柯佳嬿第一次见施柏宇,是在拍摄前的表演课上,施柏宇见到柯佳嬿非常紧张,立正鞠躬,然后一脸胀红。柯佳嬿说,“天啊,你这样我们怎么演同学”,然后下课主动找他去吃饭,哄他。

第一场戏,在32唱片行开拍,记者问施柏宇,你和许光汉第一次合作什么感觉,有没有觉得他帅。

施柏宇思考半秒,帅,还好诶,我觉得他的照片比较帅。然后许光汉冲过来,抱住他的脖子,“你在说我什么坏话”,施柏宇立刻改口,“光汉哥其实很照顾我,会跟我分享一些拍戏的经验和技巧”。

开拍前的几天,许光汉确实找了施柏宇谈心,“他感觉我心情不好,就来开导我”。

柯佳嬿问,“你们在哪里开导”,施柏宇说,“就外面聊天”,“半夜吗”,“是晚上”,“那有接吻吗”,然后全场哄笑,许光汉也跟着开玩笑,“是我去敲了他的房门,然后我没有进去,把他叫了出来”。

施柏宇是模特出身的新人,所以拍戏会比较钝,但许光汉和柯佳嬿都会帮他。

他演的时候,两个人就用手机拍下他的片段,私下告诉他,哪里可以多一点,哪里需要收一点,但柯佳嬿也很爱开玩笑,施柏宇一拍完就凑过去,“还不错,但没有你昨晚在房间里表演得好”。

他们在台南拍了两个月,因为也是住在一起,柯佳嬿说,每次收工都没有下班的感觉。

上班,三个人大聊特聊,有一场戏是黄雨萱第一次见到李子维的画面,情绪非常重,但她一直哭不出来,很自责地说,“和他们聊得太开心了”;下班,凤南小分队就骑着摩托车去喝波哥,吃夜市。

许光汉没戏的时候,他装成一个打光师傅去探班柯佳嬿。

柯佳嬿没戏的时候,她也要打扮成化妆师去吓一吓他。许光汉有一次是水下戏,身上绑着铅块要往下沉,这场戏也没有柯佳嬿,但柯佳嬿放心不下许光汉就跑过来探班,结果被许光汉拽着要扯她下水。

柯佳嬿两手一摊,“看吧,为了演同学和他们搞好关系,结果对我没大没小”。

柯佳嬿问许光汉多少斤,许光汉说95公斤,柯佳嬿说,那我81公斤,许光汉小声说,81年次吧。柯佳嬿气,立刻怼回去,我可以越演越小,和我搭戏的都比我小,说不定你过两年就可以演我爸了。

许光汉真的很皮。

拍弹钢琴那一场也是,柯佳嬿对镜头说,自己拍戏很尽力,但一般只用80%,100%要留在重要的场次。然后许光汉开麦了,但我每一场都是100%,柯佳嬿又气,回怼,我80%就是你的100%。

施柏宇乖,不爱气佳嬿姐,但也会无意伤害她。

比如记者问他和柯佳嬿有没有代沟,他说,还好,她私下是一个幽默的女神。但没完,他说唯一的代沟可能是点歌,去KTV,她都唱陈绮贞比较早期的歌,我听的是高尔宣。划重点,早期。

柯佳嬿记不住施柏宇为她披棉衣的画面,但她记得住施柏宇给了许光汉一条干毛巾。

许光汉拿着干毛巾说,“来自莫俊杰的爱”,柯佳嬿听到了,吃醋,“莫俊杰喜欢你”,许光汉圆场,“莫俊杰也喜欢你,他那么爱陈韵如好不好”,柯佳嬿反应很快,“但他本人比较喜欢你”。

32唱片行门口的那张三人合照,拍的时候,施柏宇对导演说,“我要不要靠许光汉近一点”,导演没有说话,柯佳嬿开麦了,“不要,你们两个已经够像一对了”。

嘴上说不要,心里却是两个人的粉头。柯佳嬿说,有一场戏,他和导演在荧幕后面看,感觉下一秒李子维就要强吻莫俊杰了。

2.

许光汉和柯佳嬿的床戏,是在一天拍完的。许光汉看见床边架了很多摄像机,“我蛮害羞”,但柯佳嬿拍完说什么,“我好像梦见了孔刘”。

有一场戏,是李子维15年后再次见到了黄雨萱。柯佳嬿就和许光汉讨论剧本,柯佳嬿问许光汉,“15年没见,然后你好不容易回家,所以今晚你就只是给我讲故事听吗”,许光汉一时接不下去,“不然要干嘛”。

确实没有干嘛,一早起来就给黄雨萱煎火腿。

摄像机一过去,他就不好意思,因为煎得很丑,他赶紧转移话题,让摄影师拍他太阳穴的伤疤。许光汉真的很爱这个伤疤,一个劲地说,“帅,man啊”,柯佳嬿吐槽,“我真的觉得还好,身上有弹孔比较man”。

柯佳嬿比较开心的是她的假脖子,打开冰箱,“欢迎来看黄雨萱的脖子”。

这个脖子是用猪皮做的,谢医师用针刺的就是这个脖子。拍的时候,柯佳嬿把头发搭在上面让谢医师刺。谢医师其实很胆小,刺了两次都没刺进去,本来是很紧张的时候,柯佳嬿又吐槽,“这个脖子的皮肤很差耶”。

谢医师不止刺了黄雨萱,也用花盆敲了许光汉的头。

这场戏之前,两个人就站在一起聊天,谢医师说起话来就有点吞吞吐吐,“我蛮紧张的,怕你会受伤”,许光汉用手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没关系,你尽管来,大不了就是赔一两千万”。

真正的肉痛,其实是教官用藤条抽李子维和莫俊杰的屁股。

教官的力气有多大,抽了两下之后,断了,但其实这是一根尘封了20年的藤条,不结实了。开拍前,两个人开车,许光汉说,“我希望我的屁股更翘一点”,施柏宇回,“我屁股本来就很翘,也有力道”,结果棍子一下去,两个人摸着屁股嗷嗷地叫起来。

许光汉有时候很自信,比如打篮球,看起来很猛,结果一个投篮镜头拍了三次才进去。反而是一张白纸的柯佳嬿,一投一个准,她说她现在比较担心的是运动品牌找她做活动,去打球。

柯佳嬿投篮准,但毕竟年纪在那,这也是柯佳嬿第一次承认自己有点老了。打到半场,副导演问大家,累不累,需不需要休息,同学们都说,不累不需要,只有柯佳嬿气喘吁吁地举手,我要。

柯佳嬿是宝藏女孩没错。

剧里陈韵如的日记本,是柯佳嬿亲手的字,好像片头手账本的字也是她设计的。不得不说,写得真的有文艺感。她解释说,陈韵如的字是方正的,有强迫感的,黄雨萱的字就比较随便一点。

再送一个细节,柯佳嬿说,有一个点可以区分陈韵如和黄雨萱,眼角旁边有痣的就是黄雨萱。

既然说到这里,就解释一下王诠胜为什么会跳海,正片里删了这一段。真正的王诠胜其实是个同性恋,在被同学霸凌之后,想不开就自杀了。

之前许光汉被问能不能演男男的戏,他说看剧本。结果这么快他就演了,对手晨翔和他私下关系很好,两个人还开玩笑说,“我擦好护唇膏了”。

但,许光汉心里依然爱的是施柏宇。有一场戏,是李子维穿越到王诠胜身上,穿着粉红色的短裤去找舅舅,舅舅告诉了他莫俊杰的噩耗。许光汉嘴硬,“我对施柏宇没有感情,可能一会哭不出来”,结果一条过。

柯佳嬿的哭戏其实是最多的。

陈韵如伪装成黄雨萱亲李子维的时候,她在心房里哭,然后一喊卡,她大骂陈韵如是臭三八。然后陈韵如被同学说讨厌她以前的样子的时候,一喊卡,她又哭,然后骂李子维,“你到底要怎样,不是长一样吗,我可以脱光啊”。

忘了说,心房其实是实体景,我开始以为是特效,结果真的就是搭出来的,投影也很清晰,太良心。

3.

杀青的时候,哭得最凶的是施柏宇,一个人躲在柜子里哭,柯佳嬿和许光汉去拉他,“施柏宇,快点出柜啦”。而且两个人很坏,不但不安慰他,反而是幸灾乐祸地当施柏宇是景点拍照。

而施柏宇有多深情,社交平台前三个关注的都是他们,说着说着还掏出手机给记者看。

记者问施柏宇杀青之后有没有联系,他说有,会传讯息给他们两个,但通常他们两个都不回,后来他默默打一段字,然后又删掉。许光汉立刻抢回话语权,有回啦,你忘了回台北是谁第一个约你出来的。

记者又问,那聚会一般谁比较多不到场,他指一下许光汉,可能哥哥比较忙。

但聚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嘘寒问暖,而是开车。

宣传期,柯佳嬿在台上喊,“收视破三,许光汉给你们唱歌听,施柏宇下面给你们吃”。直播的时候,也是,什么香蕉给你吃。香蕉这个是真的,他们每天都要吃香蕉,而且吃之前要在香蕉上写很多字。

记者问,那有没有大尺度一点的,像许光汉身材那么好,之前《罪梦者》尺度又那么大,许光汉甩锅,其实我们的身材担当是施柏宇。施柏宇说,我是身材担当,那谁是颜值担当,然后把眼神递给许光汉,柯佳嬿突然假装发火,“当然我才是颜值担当了”。

柯佳嬿不在意被夸演技,但很在意颜值,像这次就直接向记者抱怨,拍得很辛苦,但大家都在夸许光汉好帅,我也想被说漂亮啊。

施柏宇也小有在意,有一个环节,是主演们向主创人员提问,施柏宇就问,“剧本设定的是李子维比较帅还是莫俊杰”,编剧没有明确回答,但说,“我们列出施柏宇名字出来的时候,剧组是全票通过的”。

许光汉也问制作人,“这么好的配置,这么帅的演员,能不能拿金钟奖”,制作人很实在,“我不要金钟,我要收视”。

结果收视高到自己都要出来回答记者的问题,记者也很直接,问她有没有续集,制作人说,“就电视剧而言,是不会有续集了”,而柯佳嬿也在采访表示,之所以这次演得这么珍惜,因为可能是最后一次演高中生了。

主持人说,你不演高中生,可以演初中生,然后柯佳嬿看向演初中生的大鹤,她说,我自己都够不好意思了,没想到大鹤才不要脸,28岁演初中生。

但施柏宇也很感谢这么好的收视,因为有好的收视,才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大家在一起直播看剧,一起做宣传。

泄露结局很让人反感,但也是因为泄露,大家又在九个月之后,重新聚集拍出一个彩蛋来。施柏宇说着说着又想哭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重新拍一遍《想见你》”。许光汉问,“全部吗”,他说,“是”,然后柯佳嬿和许光汉又破坏情绪了,“那我们应该是最后一次见面了,要拍你自己拍”。

之前有人问导演,为什么莫俊杰不具备穿越的能力,导演说,因为他没有想见的人,但现在,他有了。

想见你真正的彩蛋在这里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