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民族的日常有多野?

2019-07-08 08:19:05  映世窗 

“在俄罗斯,神经正常是很容易得抑郁症的。”

去年世界杯第一天,作为东道主的俄罗斯球队真是好运爆棚,

先是5:0直接大胜沙特,而后又以3:1淘汰埃及。

然后又以其独特的庆祝方式震惊全球——

狗熊打头阵,吹着喇叭坐着敞篷车驶进特维尔大街。

是的,在俄罗斯人眼中,

生命就该狂野彪悍,你可以活得不精彩,但不能活得不硬气。

徒手爬高楼

还记得14年两名俄罗斯男子徒手爬上了650米正在建的上海中心大厦吗?

一年后他们又拜访了深圳660米高的平安金融中心,

当然也没忘记自拍。

俄罗斯的青年人最大的爱好是挑战各种高楼。

2014年11月,

俄罗斯摄影师亚历山大•瑞涅夫和三名队友攀上香港中环的中环中心大楼,

在高达346米的楼顶放纵的享受着“下一秒我可能会死”的极致快感。

俄罗斯人很热情,也很喜欢动物,特别是大动物。

有只熊叫Stepan,在三个月的时候失去了妈妈,便由俄罗斯当地的一对夫妇收养长大,

从小跟着他们一起生活,一点都害怕人类。

有位摄影师发现了,就拍摄了一组超有爱的作品。

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也是蛮甜的哈……

俄罗斯是一个经常有黑熊出没的地方,

没事和黑熊打打架好像也成了他们的日常活动。

寒冷寂寞的西伯利亚使他们爱上喝酒,

也使他们敢于和冰天雪地“战斗”,

冬天的日常就是在户外铁锅炖自己。

酒酣耳热之际,再玩一些以伤害性命为前提的小游戏,

对他们来说,

寒冷寂寞的西伯利亚生活这才热乎起来。

某年某月上海浦东机场遇上猛台风,

在这连行李都卸不了的天气,所有航班都取消了,

俄航却顶着台风强行降落。

更神的是,

这趟飞机当天下午又顶着10级台风起飞回莫斯科了,

整个浦东机场只有战斗民族的俄航在起降航班!

据说,俄航降落后乘客是会起立鼓掌的!

如果真的是外界条件不能起飞的话....没有如果,

没有什么是一群人解决不了的问题。

在俄国,以暴制暴是顶级美学。

代表性的像官方这种“扇耳光”大赛。

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给你一个眼神,

自己体会。

俄罗斯的熊除了怕俄罗斯人,

什么都不怕。

如果在俄罗斯碰瓷,

你必须要知道会发生什么。

俄罗斯人不是不怕死,

他们主要是不相信自己会死。

这种强健的体魄是从小磨炼出来的,

不管是1-6岁的幼儿时期——

还是7-14岁的儿童时期——

还是13-19岁的青少年时期——

整个社会氛围让他们早已看淡生死,

他们对待自己的生命就像在对待别人的生命,

对待别人的生命就像对待已经不存在的生命。

不过,也有意外。

换个画风感受下,战斗民族的另一面——

每到国际妇女节,

女生们都能感受到全国汉子们的祝福。

因为在这一天,

整个俄罗斯男人的工作就是买花送花。

以至于区域辽阔的俄罗斯,花都是供不应求,

只能从别的国家大量进口。

这也直接导致了,这一天全世界的花农都在感谢俄罗斯。

最后,如果要问我关于战斗民族有什么鸡汤可以煲,

窗窗的观点是,

尽量活得像俄国人那样,

无论被生活摧残到何种程度,都要加油跑下去。

战斗民族的日常有多野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