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巨头因除草剂毁坏桃树 赔偿农场主2.6亿美元

2020-02-20 09:58:16  北京时间 

原标题:德国两大化工巨头碰壁:因除草剂毁坏桃树赔偿美国农场主2.6亿美元

两家企业均打算上诉。

近日,德国两家化工巨头——拜耳公司(BAYER)及巴斯夫公司(BASF)因所产麦草畏除草剂(dicamba herbicide)毁坏美国一位农场主的桃树,被判令赔偿2.65亿美元(约18.5亿元)。据路透社报道,这是首例涉及麦草畏除草剂并获法院审理的诉讼,预计未来至少有140起同类诉讼将递交美国多地法院。

拜耳和巴斯夫公司则认为,其所产麦草畏除草剂在按说明使用的情况下安全无害,两家企业均打算上诉。

拜耳为世界知名的500强企业之一,成立于1863年,总部位于德国的勒沃库森。“世纪之药”阿司匹林以及“魔鬼的杰作”海洛因均出自拜耳,《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显示,拜耳2019年排名为240名,拥有员工11.8万人。

巴斯夫则是全球最大的化工公司之一,总部设在德国莱茵河畔的路德维希港,在欧洲、亚洲、南北美洲的41个国家开展业务。2019年7月,《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发布,巴斯夫位列第115位。

清晖智库创始人宋清辉告诉时间财经,拜耳收购孟山都后噩梦不断,屡屡因除草剂被起诉,对其形象负面影响巨大,高额赔偿也将形成现金压力。Latitude Health创始人、医药专家赵衡对时间财经表示,近两年没有看到拜耳有特别清晰的战略。

目前拜耳股价有所回升,但较2017年的最高点而言仍有约40%的距离,公司最新市值为76.71亿美元。

遭4万人上诉

此次指控拜耳和巴斯夫的是美国密苏里州最大桃园之一的农场主比尔·巴德(Bill Bader),他指控这两家企业生产的除草剂2015年开始从附近的大豆和棉花田飘到他的桃园,导致1000英亩(约4平方公里)桃树遭到不可恢复的毁坏。

经审理,密苏里州开普吉拉多(Cape Girardeau)联邦地区法院的陪审团裁定,拜耳和巴斯夫负同等法律责任,须支付比尔·巴德实际损失1500万美元和惩罚性赔偿2.5亿美元。

在此之前,2019年5月,美国加州一个陪审团裁定,拜耳旗下孟山都公司的农达除草剂设计有缺陷,没有对其含有草甘膦这一致癌成分发出警告。陪审团认为,该公司对当地一对夫妇罹患淋巴瘤负有责任。陪审团判处拜耳需要支付总计20.55亿美元的赔款,其中包括5500万美元的补偿性赔偿和20亿美元的惩罚性赔偿。

事实上,这已经是因为就农达除草剂可能导致癌症而导致的该公司第三次败诉。新华社此前报道,农达是目前世界上销量最广的除草剂,1974年由孟山都推向市场,其主要活性成分为草甘膦。

该产品一直饱受争议,其主要成分草甘膦被广泛怀疑为致癌物质,长期使用极有可能诱发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 lymphoma,淋巴癌的一种)。2017年9月,美国环境保护局在长达数十年针对草甘膦风险评估后发现,该化学品不太可能致癌。但在2015年时,世界卫生组织的癌症部门却将草甘膦列为“可能致癌的物质”,加州弗雷斯诺县(Fresno)高等法院还据此在裁决中表示,加州按照“劳工规范”将草甘膦列入致癌物质清单,

拜耳第一次因农达致癌而败诉发生在2018年8月,孟山都公司的除草剂被判定导致美国一名学校园丁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拜耳公司最初被要求做出2.8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亿元)的赔偿。当时,距离拜耳以630亿美元完成对孟山都的收购才仅仅两个月。案件宣判当日,拜耳股价暴跌。

2019年3月,美国旧金山联邦法院的陪审团裁定,拜耳需向旧金山一位使用农达草甘膦除草剂20多年的癌症患者支付8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5亿元),含500万美元的赔偿金和750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金。陪审团认为,在发现Roundup设计有缺陷之后,孟山都公司没有对这种除草剂的癌症风险提出警告,并且公司采取了疏忽行为。

对于上述案件,拜耳正在上诉。另外,拜耳在美国仍面临数万起同类诉讼。彭博新闻社1月报道,拜耳打算花费100亿美元用于和解。而此前摩根大通估算,如果拜耳现在寻求和解,赔偿金额可能会与大众在尾气门事件相当,即150亿-300亿美元。

去年11月,国外生物技术网站GEN发布了《2019年全球制药公司TOP10》榜单,该榜单根据截至2019年11月13日的市值进行排名。在过去三年中,市值跌幅最大的是排名第十二位的拜耳,其市值723.65亿美元较2016年的876.4亿美元低17.4%。

拜耳在今年10月30日公布第三季度财报时承认,过去三个月来,指控农达草甘膦除草剂导致罹患癌症的美国原告人数翻了一番,达到42700人。

最坏的情况可能是,拜尔彻底败诉,农达在美国被禁售。据界面报道,农达每年为拜耳的作物科学事业部带来了18%的营收(35亿欧元)以及14%的利润,是拜耳重要的现金奶牛之一。

重磅药专利将到期

在孟山都诉讼连续失利的情况下,部分拜耳的股东认为收购孟山都是个错误。股东们曾要求对董事会进行调查,以确定董事会在收购孟山都时是否进行了针对法务风险的详尽评估。去年5月的股东大会上,拜耳CEO沃纳·鲍曼(Werner Baumann)和他领导的董事会,在信任投票环节中仅获得了44.5%的股东支持,而一般欧洲大陆范围内的企业领导都能获得接近90%的股东支持。

拜耳此前并非没有收购失败的案例。2014年拜耳花费14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默克集团的非处方药和保健品药物,为拜耳史上第二大的收购案。可如今,其中爽健(Dr.Scholl)足部护理产品和科普特(Coppertone)防晒护理系列,在去年已被出售。

由此,拜耳的三大板块中,作物科学虽因收购孟山营收利润增长,但也因诉讼带来负面影响和赔款压力。消费品医疗事业部因此前草率收购美国默克公司保健消费品业务,此前该事业部的业绩一直不如预期,2019年三季报显示该板块盈利有所减少。医药事业部则因为重磅处方药的专利即将到期,打击了投资者对于未来盈利能力的信心。

为了提升股东信心,沃纳·鲍曼还出售了动物保健品部门,并制定裁员计划。拜耳宣布将在全球11.8万名雇员中裁员1.2万人,比例超过10%,以此来提振营收效率以及提高利润率。而裁员计划将持续至2021年底,以期在2022年时能节省每年26亿欧元的成本。

除了因收购孟山都而剥离原有的作物科技部门产生的4100个职位裁撤,拜耳还将公司职能、支持职能、商业服务和国家平台等5500-6000个相关岗位撤销。最关键的是,作为最赚钱的医药事业部,拜耳将裁掉约医药研发部门900个岗位。

Latitude Health创始人、医药专家赵衡对时间财经表示,拜耳在在医药板块裁员主要是为了调整结构,和其他药厂一样,需要将受到挤压的普药调整出去,特别是那些过了专利期的原研药。

近年来,由于多数重磅药物专利即将到期,以药品为主导的多家药企销售收入大幅缩水。2018年,拜耳旗下销售额排名前三的药物为抗凝血药利伐沙班、眼科药物阿柏西普和避孕药左炔诺孕酮。

其中,利伐沙班2018年在全球销售额高达36.31亿欧元,相比2017年增加10.1%,该产品已经成为拜耳在全球市场中的明星产品,而利伐沙班的化合物专利将于2020年到期。(北京时间财经陈世爱)

拜耳|巴斯夫|化工巨头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