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基层面对新冠病毒无能为力 恐慌充斥营区

2020-02-07 15:33:07  帧察点 

截至目前,台湾地区确诊新冠肺炎者共有13人,数量上并不是很多,从防疫角度上说,新冠肺炎对台岛只是疥癣之疾,来自美国的甲型H1N1流感肆虐,才是台湾卫生工作者眼下的心头大患。虽然这次流感的致死率没有这么高,但由于得流感的人数量相当多,死亡人数自然也高。从2019年10月开始,全台本季流感死亡的人数已经达到56人,从上月开始,全台的单周流感或流感类似症状就诊人数,更是维持在10万人以上的高峰区间。

所以在岛内面对严峻的防流感局势的同时,从大陆传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成了台湾方面全面提升防疫管控水平的绝佳理由,更是一个既能抹黑大陆、挑动民间反大陆情绪,又能让岛内民众主动参与防疫工作的好机会。在这样的环境下,岛内民众对于大陆疫情的发展认识,必然会带有其特有的傲慢与偏见。


▲可以说是毫不意外

对此,相信很多朋友都有明确的认识,正如国台办新闻发言人所说:全力做好疫情防控事关两岸同胞共同的生命福祉,我们会继续为台湾地区作为中国的一部分获取有关疫情防控信息做出安排,但绝不允许借机搞“台独”。我们奉劝民进党当局立即停止在世卫组织涉台问题上的政治算盘和政治操弄,“以疫谋独”是绝不会得逞的。

有道是“防疫视同作战”。在祖国大陆,人民子弟兵在这次抗击疫情的战斗中正在起到无可替代的中流砥柱的作用;而在台湾地区,也有那么一群政客把防疫的希望寄托到了台伪军身上。

▲2月3日夜间,在台北桃园机场负责消毒的台伪军防化兵,他们来自台伪军陆军第6军团33化学兵群。这是继2003年和平医院因SARS院内感染而遭到封院,“行政院”紧急下令33化兵群进入院内消毒后,该部再度负责这类消毒作业任务

提到2003年SARS疫情,除了军方医院大量收治病患外,台湾人对这场疫情中的另一个共同记忆,恐怕就是台伪军的化学兵了。疫情期间,驻扎在台北的台北宪兵队,和台伪军陆军6军团33化学兵群,背着消毒器、开着各型消毒车,用了整整一周来沿街逐巷地进行消毒工作;而台北万华区的重疫区,则是他们的重点消毒地带。

有宪兵出身的、曾参与过2003年抗SARS疫情的台湾网友这么说:我是屆退。。。本來要爽一個月的。。。結果最後一個月想說反正不能放假。。。不然就來瘋狂一點。。。。從通知要每天引導33化兵群去台北消毒那天開始。。。。我就是固定駕駛。。。每天3點起床穿甲服領槍彈。。。4點出門。。。帶著20幾輛悍馬消毒車。。。。我第一台引導。。。最後面學弟也開一台passat押陣。。。一路時速只有快睡著的50km。。高速公路永遠只能走最外側。。。然後下交流道有警車帶我們走。。把他們丟到目的地後。。。就跑去別的憲兵隊睡覺囉!!!時間到再帶他們回龍岡。。。。。蠻難忘的回憶。。。

与此同时,台伪军还动员了后备役人员,大面积投入基层防灾。期间其后备指挥部动员了辅导干部23861人次,用来执行一些诸如测量体温、防疫消毒之类的任务。与此同时,台伪军也严重缺乏医疗口罩,医疗物资第一时间也没办法送达。在此情况下,其联合后勤指挥部也投入了大量资源,令其旗下的各类兵工厂开足马力生产口罩。从2003年5月到7月的这段时间里,其产量足足达到了500万只之多。

2003年又正值伊拉克战争期间,由于美军当时几乎可动用的全部主力都集中在了西亚中东一带,因此当时台伪军的战备等级维持在相当高的水平,而突如其来的疫情防治工作,也令其战备工作受到了空前的压力。

疫情最高峰时,台伪军官兵被强制要求全体停止休假,所有义务役军人在营区随时准备待命,还被规定要求所有人必须每日量体温至少三次,并记录全部活动地点。至于营区内的任务……不是消毒要就是操练单兵战技。要知道“休假是阿兵哥的第二生命”,这样的规定自然严重影响了台伪军的士气。

按照台伪军多年未变的战法,动员的后备力量在其以武拒统的作战中起到的“沙包”作用极为重要;加上岛内地形狭小,他们但凡要搞点规模以上的演习就非常需要地方当局的跨机构协调配合。正因如此,大量动员后备役抗击SARS的情况直接影响了台伪军2003年度的演习计划,原定于当年5月举行的万安26、同心15、汉光19都因疫情被迫推迟。

可算到了疫情结束后的2003年9月,台伪军终于举行推迟了的“汉光-19”演习,结果还出了海军舰空导弹在苏澳外海误把为空军提供的“中科院”靶机打掉的意外,导致幻影-2000无靶可打,被迫取消MICA空空导弹的试射,一时间岛内舆论哗然。

随着时间的推移,SARS疫情已经成为了尘封的历史。进入马英九时代之后,虽然防灾救灾成为了台伪军的主要任务之一,但他们似乎并未从中吸取到什么教训。就不说台伪军迅速消灭了其军工厂当初紧急建立的口罩产能了,SARS之后,台伪军一度发现化学兵兵力不足,从而临时决定化学兵扩编,员额东挪西凑好不容易成军,扩军后才不过五年光景,2011年又一度传出台伪军化学兵要裁军20%的消息……

防化能力缺乏之余,长期以来台伪军严重缺乏基层医护力量,则是另一个问题。众所周知,台伪军的各种体系架构与美军高度同源,医疗体系也是如此。但是台湾人简单粗暴的抄袭,往往会发生严重的水土不服现象。美军的战场急救手段,往往是第一时间直接经过简单处理之后,迅速后送后方医院。这样的制度能够行之有效,一方面与美军强大的前线运输能力和后勤保障能力有关,另一方面也建立在美军官兵的个人医疗急救知识普及度非常高的基础上。

而台伪军的基层医护力量,只是简单抄袭了美军的后送制度,却没有考虑其战时可怜的运输能力,以及其惨绝人寰的基层医护能力,以及军内医护人员严重短缺的情况,上级长官普查基层单位医务编制时,个别部队甚至没有医官。台伪军现役官兵心知肚明,各部队对其医护人员短缺的对策,就是安排其他兵科的人去受初级、中级甚至高级救护班培训,但是据官兵反映,这些受过训的人医护专业水平普遍堪忧,战时真的能帮上多少忙吗?

正因如此,台伪军目前基层的卫生防疫情况已令人不堪直视。他们虽然有强制要求新兵刚入营时戴口罩的规矩,但是兵员普遍没有受到什么像样的卫生教育。新兵刚进去时,竟然还会发一个口罩——然后强制要至少戴三天。这样操作的结果就是,其军营成为了一个超大型炼蛊场所:营中只要有一个人感冒,很快就会传遍全连。

所以本次疫情对于台伪军而言,无疑是对其防疫能力的一次全面挑战。疫情发生之后,台当局立即要求军方做好相应准备,首先在北、中、南三区营舍中,完成“自我隔离健康管理收容营区”的整备,由各化兵群进行营区的消毒作业,以确保营区的卫生安全。前文提到,曾投入SARS防疫工作的北部6军团33化学兵群,已经在台北地区迅速展开了相关工作。

但也正如本文一开头所说,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台湾算不上多么严重,其流感疫情才是真正值得关注的重点。但身为全台最大的纪律团体,台伪军在防疫方面虽然有大量的问题,但现在就只能被赶鸭子上架了。

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为了官面上的防治新冠病毒,台伪军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进入了“崩溃”状态。如果说在此次疫情发生之后,掀起的要求官兵早晚量测体温,以及养成勤洗手、戴口罩习惯的运动还算正常,和2003年SARS时期的举措类似;那么在台湾全岛口罩荒的现实情形下,台伪军不得不出于政治考虑,抽调大批人手前往民间工厂参与口罩生产,产生的就是实打实的影响了。

当然,如果受抽调的这些士兵全是后备役部队的话,那对台伪军的常备战斗力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问题就是,这些基层士兵却更多来自现役打击旅部队——台伪陆军宝贵的野战兵力。而且按照台湾当局的规定,只要接触到在大陆经商或旅游的家人的,都必须在家自我隔离14天,相关日期从假期当中抵扣。这对于台伪军捉襟见肘的人手而言,此举又是雪上加霜。

然而在台海局势更多取决于祖国大陆与域外强敌之间的角力时,这种影响自然也没有耽误台岛高层借机搞包括“以疫谋独”、“浑水摸鱼”在内的小动作,甚至通过介入舆论战等手段,企图对正在集中精力战疫的祖国大陆造成干扰。对于这种态势,我们也应当时刻予以警惕。


新型冠状病毒|台独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