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惊魂95日:高管悉数离职 三季度蹊跷巨亏3.9亿

2019-11-04 08:19:54  北京时间 

原标题:

暴风“惊魂95日”:冯鑫被捕后高管悉数离职 三季度蹊跷巨亏3.9亿

新增法律文书400多份。

10月30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三季度报告。财报显示,暴风集团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360.05万元,同比下滑90.9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6.50亿元,同比扩大184.50%。其中2019年第三季度的净亏损3.86亿,同比扩大215.76%。

受一连串利空消息影响,10月29日起暴风股价连续两天跌停,截止11月1日收盘时,报收于4.35元/股,总市值仅剩14.33亿元,相比2015年“妖股”暴风400亿元的巅峰时期,缩水超过96%。

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披露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冯鑫被捕后,暴风集团也曾尝试“断尾求生”,期间传出三季报预盈等利好消息。然而95天后,10月30日,暴风集团多名高管纷纷辞职,公司三季度业绩也“大变脸”,由盈利1亿元变为亏损3.86亿。

对此,时间财经多次致电暴风集团投资者关系部,截止发稿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官司缠身、股价闪崩

此次暴风事件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就是早先发布的预告与三季度公告之间不小的业绩差距。

10月15日,暴风集团发布《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公告中暴风集团表示,由于公司三季度失去旗下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智能”)控制权后,确认收益2.8亿元,预计2019年第三季度可以实现盈利1.08亿至1.13亿。

这样的业绩虽然算不上亮眼,但也给市场提振了一定的信心。公告发布后,暴风集团股价震荡上升,从最低点的4.42元一度升至6.16元。

图片来源:暴风集团公告

而让暴风三季度业绩“大变脸”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同比飙升55倍的“营业外支出”,根据暴风的公告,这部分支出主要系“新增大额诉讼所致”。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2019年6月1日至2019年10月31日,暴风集团一共收到400多封法律文书,时间财经统计了一下,在100多位原告中,主要是暴风的员工、供应商,以及因为版权纠纷而把暴风诉至公堂的传媒公司。

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是黎瑞刚担任董事长的上海翡翠东方传播有限公司。这家由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MC、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以及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SMG共同合资成立的公司,运营着香港TVB在内地的所有版权,其诉讼的对象主要是暴风影音电视剧频道中上线的数十部TVB港剧,每一部的赔偿金额都在数万到数十万不等。

除了翡翠东方之外,不少知名传媒公司也出现在了暴风集团的原告名单,包括爱奇艺、金鹰传媒、佳华影业、央视国际网络等,其中仅爱奇艺起诉暴风集团侵犯热门影视剧《琅铘榜》一案,一审判决暴风就被裁定赔偿200万元。

在2019年三季度财报公布的资产负债表中,官司缠身的暴风集团“预计负债”4.72亿元,同比增加198倍,暴风集团的净资产也因此减少至-6.33亿元。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律师告诉时间财经,如果经审计后2019年度归母净资产为负,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13.1.1条,暴风集团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如暴风集团2020年度审计报告仍为负值的,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3.4.1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公司股票存在被强制终止上市的风险。

除了净资产为负面临退市危机,近期法律纠纷剧增的暴风集团,不少原告已经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这也让暴风集团的处境更加糟糕。

张越律师告诉时间财经,如果法院经调查认为暴风已资不抵债,或者债权人向法院申请暴风破产且最终证明暴风资不抵债的,法院可能会启动破产程序。

95天惊变

8月30日发布2019年半年报以来,暴风集团先后发布8次公告,提示公司存在被深交所暂停上市的风险。但与之相对的,除了打不完的官司和作鸟兽散的高管,外界始终没有看到暴风集团在努力扭转业务和资本上的双重困境。

10月30日披露三季报当天,暴风集团同时公告,公司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因个人原因辞去当前职务。其中,张鹏宇不再担任暴风集团高级管理人员,仍担任影音产品负责人;张丽娜、于兆辉则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至此,除已被批准逮捕的总经理冯鑫外,暴风集团高管已全部辞职。

这一现象迅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10月30日,深交所发函要求暴风集团尽快聘任相关高级管理人员,确保公司经营稳定,能够及时履行披露义务。时间财经也尝试电话联系前暴风集团副总经理张鹏宇,但对方表示“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图片来源:深圳证券交易所官网

冯鑫“入狱”之后,暴风集团也曾尝试断尾求生。而把亏损严重的暴风智能剔除出表,一度被市场认为是解救暴风的“良方”。

暴风智能曾是暴风旗下最重要的业务板块,根据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以销售互联网电视暴风TV为主的商品销售板块占到暴风集团当年营收的80%。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更是曾在2018年中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标在2018年卖出200万台互联网电视。

暴风智能的表现显然不如预期,根据年报,2018年暴风TV仅卖出了69.5万台,销量甚至同比2017年还下降了17.53%。而作为生产型的业务板块,暴风硬件销售的毛利率更是只有-31.97%,这也在当时被部分媒体打上了“卖的越多,赔的越多”的标签。

而进入2019年后,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进一步恶化,根据公告,暴风集团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只有8359万元,同比下降89.44%,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互联网电视的销售收入同比去年下降了95.31%。

2019年7月28日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不久,暴风集团宣布转让6.748%暴风智能股权,此次交易完成后暴风集团持有的暴风智能股权降低至4.1335%,暴风智能也就被剔除出暴风集团的报表范围。

拖累业绩的暴风智能出表后,暴风集团三季度增加了2.8亿元投资收益,甚至一度预告称三季度将因此盈利1.1亿元。但随着暴风集团计提3.6亿元资产减值损失,以及因新增大额诉讼所致的5.2亿元营业外支出。暴风预告的盈利也就变成了巨额的亏损。

主营业务不尽人意,外部诉讼缠身,留给暴风集团的时间已然不多,但拨打暴风集团投资者关系部门的电话,留下的依然只有一串“嘟嘟嘟”的铃音。(北京时间财经欧阳风)

暴风集团|冯鑫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