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女孩当主播一天直播十多小时 还要陪酒

2019-06-20 17:56:47  搜狐 

最近,家住黄岛的邱女士找到我们,说自己的女儿今年才十五岁,被一家公司应聘成为网络主播,每天都要直播近十个小时,辛苦倒在其次,公司定期安排这些主播跟网友见面还要喝酒,这让做母亲的非常担心。

邱女士:“首先是雇用未成年人,甚至是童工,再一个就是说,对于他们的管理的工作,我特别不认可,因为涉及到对孩子,相当于恐吓,威胁这部分。因为他们的管理人员都是纹龙刺凤的,对孩子的态度特别不好。”

邱女士的女儿小琪今年15周岁,去年11月份,小琪在黄岛利群附近等公交车的时候,一名男子找到她,说要招聘小琪到她的公司当网络主播。

小琪(化名):“就说要带我到公司看看,说底薪什么的怎么着,然后又给我看了她们直播的,(我)一直戒备他,他就一直说车在那,然后一直要带我到他公司看,我就一直在拒绝,他说你看我像坏人吗怎么着的,我说不了,聊了半个小时吧。”

邱女士说,当时她和丈夫都在外地工作,小琪跟着姑姑住,所以他们就托小琪的姑姑带着孩子去这家公司看了一下,没想到孩子竟然动了心。

邱女士:“她从老家转过来之后,入学考试考的不那么理想,没有考高分就不想去,突然遇到这么一个机会,她就非得要去。”

小琪(化名):“因为当时想试试,抱着一个玩的心态。(记者:你自己坚持的?)就是当时先干了一个月,他们是压一个月的工资,下一个月发,想发了工资,但是第二个月业绩又挺好的。”

小琪告诉行动员,这家公司的总部在沂源,黄岛区只是一家分公司,在这张招聘单上的招聘要求中可以看到,年龄是16至38周岁,男女不限,才艺包括唱歌、舞蹈等等,待遇为保底工资3000上不封顶。

小琪(化名):(当时他们知道你是未成年吗?)“肯定知道,当时他就知道,就是唱歌,有跳舞的,还有喊麦什么的,给我们安排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到下午一点,然后晚上是六点半到十二点,这期间就在屋里呆着,就是直播。”

小琪说,她是在酷狗音乐的一个直播平台上做主播,按照正常的规定,一天的上播时间在九个半小时,可真正做下来却发现,远远不止这个时间。

小琪(化名):“有的时候群里发任务,我们是绑单的,要是达不到就不能下播,之前我们有短时间,就是黄岛一上午。四个小时,就得要六百块钱,必须要六百块钱,要不不能下播。(就是打赏呀各方面?一个人六百?)因为一天还差不多,一上午的话,太难了。”

按照小琪的说法,直播赚取的钱平台要抽走百分之六十,剩下的百分之四十由公司和各个主播之间分成,按照小琪提供的转账记录,她在当主播的这几个月里,收入少则四五千,多则近万元。

小琪(化名):“反正到手应该是35%,那5%是他们扣掉的,还有税啥的,我因为是未成年,没有卡,绑定不了。(就是公司给结算,然后再现金给你?没有微信或者支付宝,这个钱完全是他们算,你们自己是算不明白的?)对。(多少钱他们给你个数?)不给,直接发。”

邱女士:“他没有跟我们签订任何协议和合同,而且我女儿的主播号,也不是她自己的,是他们公司注册的。因为应该是未成年人,注册不了。”

邱女士说,女儿在当主播的这段时间,吃住在公司里,每月只有两天休假时间,从她提供的视频可以看到,这个不大的房间里没有窗户,只有一张床、一张电脑桌,一台电脑,而这就是每个主播的工作环境。

邱女士:“他们进孩子房间的时候,从来不敲门,说进就进,如果说孩子正在换衣服什么的,还会说谁稀看你怎么怎么样,因为他们是男孩子,所以我觉得做的就特别不对。”

除此之外,更让邱女士无法接受的,是公司还会安排主播和网友见面。

小琪(化名):“就是12月份,我们整个平台打年度,就需要很多的大哥啥的,就是刷钱刷的多的,我们老大就把好多家的主播的大哥请来工会吃饭,然后我们晚上下播的时候,就叫我们到办公室给他们敬酒,光敬酒还是陪着喝酒,有的主播她家大哥主播就陪着喝酒,未成年都去敬酒,就是陪着喝酒也都是那些老主播。”

邱女士:“叫到办公室说话,人家有的孩子有不服、生气直接走掉的情况,或者转身离开办公室,他们又锤桌子,又拍桌子的。”

邱女士说,起初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一直到今年五月份,孩子离开公司以后,作家长的才从孩子口中一点一点得知,而且未成年的主播,还不止小琪一个。

小琪(化名):“有一部分人最近被调回总公司了,现在有十几个人,未成年现在黄岛这边没有了,都调回总公司了。然后有的现在已经被封号了。”

因为感觉女儿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所以邱女士将情况反映给了12345,邱女士猜测,可能是举报的缘故,目前公司的未成年主播已经被转移到外地,但公司方面还欠着小琪一部分工资。

小琪(化名):(现在大概欠了你多少钱?)“一万块钱吧。”

小琪应聘成为网络主播,不仅每天要连续工作近十个小时,而且还要见网友、陪酒、并且吃住方面也存在这很多令家人不放心的情况。那么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头?公然雇佣未成年人当主播,就不怕劳动部门查处吗?这些未成年人是否还在从事直播呢?

根据邱女士提供的信息,这家公司名叫沂源腾翼广告传媒有限公司黄岛分公司,可行动员上网查询发现,这家公司已经是注销状态。随后行动员以暗访的形式和邱女士一起来到这家公司的办公地点,黄岛区井冈山路上的紫锦广场12楼。

整个办公区域并没有悬挂任何公司的牌子,在一间负责人办公室里,行动员见到了几名男性工作者和三个女主播,对于工资,负责人承诺,10号左右肯定会发,可钱数和小琪说的有些出入。

负责人:“一共还有7676元,我们都是后台自己结算的,你可以登上账号以后,然后看后台结算密码,打开后台结算都可以显示的,到时候给你截图,发她QQ上。”

因为并不在上播时间,现场也没发现未成年主播,行动员和邱女士只好先行离开,晚上七点多,之前小琪的一些同事开始上播了。

整个直播过程中,几位主播都以唱歌和聊天的形式,和粉丝互动,除了一些粉丝主动赠送礼品之外,主播们也会时不时的主动索要,但小琪根据这些主播的背景判断,她们并不是在黄岛的这家公司。调查也暂时告一段落。

前不久,行动员再次见到了邱女士,那么公司方面答应的工资,是否结清了呢?

邱女士:“当时欠的是两个月的工资,他把欠的其中一个月的工资给结了,还有三千多,没有给结算,现在干脆我女儿联系他们,他们也不回话了,也不承认我女儿在那工作过。”

随后,行动员亮明身份,又来到了黄岛区紫锦广场12楼的这家公司,透过门缝看到,一名主播正在上播。一名男子表示,自己就是在这里负责的。

之前行动员暗访的时候,明明表示会按时将工资发放给小琪,可如今这位工作人员面对镜头却矢口否认小琪在这里工作过,而且一问三不知。

工作人员:“我可以拒绝你采访吧,你出来来,你找谁都行,但是我跟你说,我拒绝采访,我也不跟你说什么东西,你说我们公司拖欠工资,那你该找谁找谁,我们公司不欢迎你,我也不认识你,就是也不接受采访。”

因为邱女士前期有过投诉,所以行动员只好来到黄岛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了解情况,在这里行动员得知,这家公司目前名叫青岛腾淄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黄岛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工作人员:“举报投诉接到以后,我们监察大队安排监察员,现场进行了调查,当时发现了有六名小女孩在那个地方,但是根据身份证件,都不是未成年工,邱女士提出她女儿是未成年工,在那个单位做过主播的问题,我们也一直联系邱女士,尽快提供您女儿的身份证件,我们进行进一步调查。”

工作人员表示,虽然前期邱女士有过投诉,但并未配合执法调查,也没有提供当事人相关身份证明,所以目前还没有调查结果。但在前期现场调查中,青岛腾淄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其余女主播之间,签订的都是一份合作合同书,合同书上规定,每月保证有效直播时间为160小时,除了直播平台扣除的费用外,剩下的收益公司和主播三七分,所以这样的关系是不是劳动关系,很难确定。

黄岛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工作人员:“现在网络主播这个行业,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我们在劳动监察执法的过程中,是建立在一是还原事实真相,第二是调查清楚以后,我们再去进一步处理。现在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关系。不管是什么关系,我们劳动监察部门来说,肯定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这样希望邱女士尽快带着您女儿,带着相关证件,来配合调查,我们对单位要进行进一步调查。”

根据劳动法规定,凡用人单位使用童工的,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按照每使用一名童工每月处五千元罚款的标准进行处罚,小琪和青岛腾淄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之间,到底存不存在劳动关系,劳动保障监察大队会尽快给出最终调查结果。

黄岛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工作人员:“这个案子调查完了以后,我们会向青岛进行请示,我们会向律师团队,包括有没有其它案例,我们会进行界定,最主要一点我也说了,如果构成违法,我们肯定会依法依据处理,不会说有一点处理不到位。”

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工作人员也说了,网络主播是一个新兴行业,而且牵扯到的关系比较多,定性相对困难,执法过程也比较复杂,因此对于小琪这样的未成年人,初入社会,还需要家长多帮孩子把把关,虽然人人都希望自己成为网红,但成为网红的路该如何走,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更加需要我们的智慧。

未成年女孩当主播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