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黑组织持"执法证"拦车收费 办证的城管办主任获刑

2020-06-01 01:14:37  澎湃新闻 

原标题:四川一涉黑组织持“执法证”拦车收费,办证的城管办主任获刑

四川内江一“涉黑”组织成员佩戴“交警城管联合执法工作证”,长期在内江市中区白马镇一“弃土场”拦车收费,并对不愿缴费的企业采取扣车、罚款、阻工等手段,强行收取。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判决文书获悉,四川省内江市中区白马镇原城管办主任刘祥俊,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姚理两人因为涉黑人员办理“执法证”、提供“保护伞”收受贿赂先后被判刑。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8年,该涉黑组织24名成员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被警方逮捕,“保护伞”刘祥俊和姚理“应声落马”。2018年10月,两人因涉嫌职务犯罪,先后被隆昌市监察委员会留置。此时,刘祥俊已改任白马镇计生办副主任;37岁的姚理已是内江市中区经济和科学技术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扫黑除恶”牵出原城管办主任

一伙黑恶势力盘踞四川内江市中区白马镇多年,利用当地大规模开发建设的机会,以各种违法手段不断发展壮大。2018年,该团伙在当地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被成功打掉。

2020年1月21日,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对该组织涉黑成员公开宣判,苏成等6名组织者,因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处6至23年不等有期徒刑。

据内江市中区法院通报:2015年至2017年,苏成、苏刚两兄弟带领、指使手下人员,强迫白马镇工程承建方将弃土倾倒至苏成承包的白马镇弃土场,并进行敲诈勒索。同时,还强迫白马镇映江庭小区业主购买本人指定的河沙等装修材料。

不仅如此,2013年至2018年8月,苏成还承包了白马镇综合农贸市场,指使手下人员通过暴力、威胁等方式实施心理强制,在农贸市场内外强行收取管理费、摊位费,控制生猪屠宰交易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内江市开始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据内江市中区政务网消息,2018年8月25日,内江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杨绍文到市中区白马镇、龙门镇督导扫黑除恶工作,实地查看违法建设治理、砂石厂整治暨群众信访举报案件落实情况。杨绍文表示,要坚决打掉黑恶势力“关系网”“保护伞”。

2018年9月,内江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开始对苏成涉黑团伙涉及的多起敲诈勒索、强迫交易案立案侦查。苏成等团伙成员先后被警方抓获归案。

根据调查,该涉黑团伙在控制白马镇“弃土场”过程中,时任白马镇原城管办主任刘祥俊,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姚理两人提供了“保护伞”作用。两人利用职务便利,为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办理了“白马镇交警城管联合执法工作证”,为该团伙成员利用这些证件,以政府的名义在当地实施强迫交易、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犯罪活动提供了便利和保护。

城管办主任将纪委书记“拉下水”

当时的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姚理才34岁,当地很多人认为,他本来在仕途上还有很大的前景,但刘俊祥轻而易举的就将他“拖下水”了。

2015年初,刘俊祥任内江市市中区白马镇人民政府城管办主任、镇政府环境卫生管理中心(简称“环卫中心”)负责人,在得知其辖区内要设置弃土场,由城管办管理之后,第一时间将消息告诉了承包白马镇综合农贸市场的苏成。

由于刘俊祥对该市场有管理职能,苏成经常请他喝酒,刘俊祥的妻子也得以进入市场做清洁工,工作时间短,工资却高出其他清洁工许多。这都得益于苏成的特殊关照。于是,当时就去了苏城办公室告之此事。

苏城听到这个消息,当即就表示想承包经营,并请刘俊祥帮忙促成此事,承诺事成之后会给予“感谢”。经刘俊祥引荐,苏成见到了姚理。在饭桌上,苏成也向姚理承诺,事成之后给予相应好处。姚理答应帮忙。

在接受了苏成的吃请和“感谢”承诺之后,刘俊祥、姚理开始积极向时任白马镇党委书记郭某推荐苏成经营管理弃场。但郭某当时已经意识到,社会人员参与管理会影响政府工程项目推进,坚持由城管办负责经营管理、并要求刘俊祥负责的城管办制定弃土场管控办法。

2015年3月27日,经白马镇党委会审议通过了《2015年白马镇弃土场管控办法》。但刘俊祥和姚理仍不甘心,仍以城管办人员不足、存在安全隐患为由,又多次向郭某建议将弃土场承包给苏成。郭某最终默认将弃土场承包给苏成,但明确,经营管理主体还是城管办。郭某事后称:“当时主要是为班子团结考虑。”

2015年4月9日,刘俊祥以环卫中心名义,与苏成实际控制的公司签订了弃土场承包协议,约定计数员由城管办委派专人负责,对内江市高新区、市中区、白马镇的市政工程免费提供倾倒场地,但可对未自行平场、清扫的将收取平场、保洁配套服务费。费用由城管办统一收取,苏成的公司获取收益的60%。

为涉黑组织办“执法工作证”

成功为苏成涉黑团伙争取到“弃土场”承包经营权之后,刘俊祥、姚理都成了苏成的座上宾,经常被请在一起吃饭喝酒。刘俊祥在农贸市场打扫卫生的妻子也得到了更多关照。其侄儿也被安排到了苏成的弃土场工作。

苏成承包弃土场之后,刘俊祥就完全放弃了监管职责,未从城管派人去弃土场进行计量和收费,也未对“涉黑”团伙接连不断的违法行为采取措施制止。甚至还接受苏成请托,经姚理同意,为其“涉黑”团伙成员办理了“白马镇交警城管联合执法工作证”。

该团伙“持证上岗”之后,开始违反弃土场承包协议,以镇政府的名义,利用联合执法工作证,在辖区内开展“巡查”,要求所有弃土车必须到他们控制的弃土场倾倒,并采取扣车、罚款、阻工等手段,强行收取相关工程项目方弃土费50余万元。

白马镇60万电站影响区安置房工程,属于白马镇政府投资项目。根据协议,该工程应该免费使用弃土场。但苏成仍让下属拦截该项目车辆,强行向项目公司索取弃土费104717元。在这期间还有一个项目经理在弃土场被打。

据判决书显示:2015年4月苏成团伙承包弃土场经营后,多次发生不让政府项目倾倒弃土和阻工事件,对白马镇辖区内的多个工程项目施工方及个人实施强迫交易和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行为11起。

由于冲突不断发生,2016年下半年,政府以弃土场容量有限,与苏成协商收回。经姚理等人代表政府与苏成协商,最终政府补偿苏成15万元,解除了承包协议。

2018年,苏成兄弟为首的涉黑团伙被警方立案侦查,并被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内江隆昌市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刘俊祥、姚理为苏成兄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保护伞”。同时查明,姚理担任白马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期间,多次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19.4万元,其中收受苏成2.5万元、苹果手机两部、三星手机一部。2019年12月31日,该院以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判处姚理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追缴全部违法所得,并处罚金十二万。

该院还认定,刘俊祥在担任白马镇城管办主任期间,为他人承包、结算工程、划拨工程款等提供帮助和便利收受财物共计5.1万元,其中包括苏成送的1万元。一审法院以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判处刘俊祥有期徒刑六年,没收全部违法所得,并处罚金十万元。刘俊祥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4月23,该院维持原判,驳回刘俊祥的上诉请求。

涉黑组织拦车收费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