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人数再翻番!海上隔离3700人 这艘豪华邮轮成了“漂浮的恐怖监狱”

2020-02-12 19:37:45  环球人物杂志 

“这不是豪华邮轮之旅,而是一座漂浮的监狱。”

|作者:阿晔

|编审:苏睿

“我这把年纪,一旦被感染就很难死里逃生,我不想被装在骨灰盒里回家……”

“我们像是住在一所高档的监狱里。”

“特朗普,救救我们!”

谁也没有想到,一场豪华邮轮之行,如今却演变成危险的海上旅程。

从2月3日夜里停泊在横滨港算起,“钻石公主”号邮轮已在海上滞留了超过一周。然而,海上隔离并不等于安全隔离。这两天,接连传来坏消息:

10日,邮轮上新增65名新冠肺炎感染者,累计确诊病例一下就近乎翻倍,达到了135人;

今天,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最新消息,确诊病例又新增39例,其中包括一名检疫人员。目前,邮轮相关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已高达174人。

这是本次疫情中,除中国大陆以外,规模最大的聚集性感染事件,感染人数已经远超日本本土的确诊总数。

焦虑、不安、恐慌……各种情绪开始在邮轮上蔓延。有人觉得自己只能尽量把这段时间熬过去,也有人开始努力向外界发出求救信号,还有人难受到将邮轮称为“漂浮的监狱”。

疫情风暴悄然而至

在2月1日之前,对大多数人来说,“钻石公主”号是个梦幻的存在——它位列全球十五大最豪华邮轮之一,被誉为“移动的海上五星级酒店”,曾被评为日本最佳国际邮轮。

1月20日,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的2666名船客和1045名工作人员,满心欢喜地登上了这艘邮轮。

按计划,邮轮将于1月22日停靠鹿儿岛,顺序到访中国香港、越南顺化、越南下龙湾、中国台湾基隆和日本冲绳,并预计于2月4日回到横滨。

当时,没人注意到船上有一名偶尔咳嗽的80岁香港老人。

1月25日,这名老人在香港启德邮轮码头上岸,5天后开始发烧,并入住香港明爱医院。2月1日,该老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与此同时,“钻石公主”号仍在海上正常航行,并先后停靠了越南和中国台湾。老人确诊当天,邮轮正停靠在日本冲绳。

乘客何女士通过媒体得知了这一消息后,与朋友陈小姐一起去了邮轮的接待中心,询问工作人员是否有任何需要担心的地方,但船员说他们也不知道情况。

此时,邮轮上的人们还在悠闲度假,殊不知一场风暴已悄然而至。

2月3日,日本政府要求邮轮提前返行,回到横滨。直到那时,很多乘客才从船上广播中得知实际情况。

当晚,日本检疫官直接上船,对船上273人进行取样。其中120人报告有发烧、咳嗽等症状,另153人则与确诊的香港乘客有过密切接触。

随后,心惊肉跳的日子开始了。

2月5日,先出来了31人的检测结果,有10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同日,日本政府要求船上所有人将从当天开始,就地海上隔离14天。

6日,确诊病例达20人;

7日,确诊病例达61人;

8日,确诊病例达64人;

9日,确诊病例达70人,同时有约100人称身体不适,出现发烧等症状,将接受追加检查;

10日,确诊病例达135人……

今天,这个数字又变为174人。照这个势头,船上的感染人数很可能还会继续增加。

如此高的确诊率,惊到了所有人。无论是船上人员,还是岸上民众,都纷纷要求对船上所有人员实施病毒检查。毕竟,如果没有全部排查的话,哪怕是错放一例下船,都将是个巨大的灾难。

对此,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回应道:可以理解民众的担忧,但对船上所有人都进行病毒检查,“目前情况下有些难办”。

厚生劳动相加藤胜信则透露,政府方面目前正在探讨对全员实施病毒检查的可行性,“想是想这么做,但现在无法断言能做到”。

直到10日,日本内阁还在讨论,是否应该为防止出现大规模人道主义危机,“让无症状的所有乘员下船,在别的场所进行分别隔离”,但最终因担心此举可能大大增加新冠肺炎在日本大规模流行的可能性,决定维持“全船人员隔离14日”的原计划不变。

不过随后,事情又出现了转机。

据日经中文网消息,日本厚生劳动省2月11日确定方针称,即日起,“钻石公主”号乘客中感染新冠肺炎风险较高群体,如老年人等,可以下船,他们将被转移至日本境内的医院等处接受治疗观察。

确诊人员在层层隔离保护中下船。

“海上监狱”的一周

隔离期间,一位名叫大卫·阿贝尔的英籍乘客成了“网红”。他每天分享自己隔离时的见闻,而这成了外界了解船上情况的重要信息来源。

大卫说:“房间里只有肥皂和沐浴液,仅能维持内衣裤的换洗,我只有在社交媒体开直播的时候才穿上脏衣服,多数时候只能选择不穿衣服。”

这话多少有点苦中作乐的意味,但大多数人并不像他这样乐观。

有人住在内舱,长时间见不到阳光,感觉要被逼疯,觉得自己“很可怜”;

有人吐槽船上的生活环境急速恶化,餐饮不新鲜、床单一周没换、房间不能打扫;

还有人担心船上的空气会造成交叉感染:“密闭式的空间让人担忧空气飘散病毒,给人一股窒息感。这让我焦虑不安,感觉很不健康。”

尽管后来,在船方与日本当局沟通后,内舱和非阳台客舱的乘客被允许分批分时段去到甲板放风1.5个小时,但依旧无法安抚留在船上的人内心深处的不安。

乘客在甲板上放风。

尤其是,“钻石公主”号上有一个特殊的群体——1000位超过70岁的老人。

虽然隔离期间船上Wi-Fi免费,上网没什么问题,但对不经常使用网络的老年人来说,他们能获取的资讯很有限。

密闭的空间加上相对封闭的信息渠道,使得邮轮上恐慌不安的情绪不断放大,甚至有乘客表示:“这不是豪华邮轮之旅,而是一座漂浮的监狱。”

“我一直听到附近房间的外国人在痛苦地咳嗽……今天或者明天我可能就被感染了。”一对美国夫妇在社交网络上喊话:“特朗普,救救我们!”

最关键的问题是,老年乘客们的常用药即将消耗殆尽。

2月6日,有媒体拍到,一名乘客在阳台上挂出了一面日本国旗,上面用日文写着硕大的“缺乏药物”字样。

来自加拿大的63岁男乘客莫科说,他有糖尿病,事先虽准备了药,但也只够4、5天的量,希望日本卫生官员能帮他续药。“14天,我知道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尽量把这段时间熬过去。”

2月7日,一对澳大利亚夫妇觉得闷在房间里太无聊了,就试着联系一家葡萄酒俱乐部,看看能不能让对方送点酒过来。结果在下单几个小时后,人家竟然真的派无人机送了两箱酒到船上。

大概是刷到了媒体报道该夫妇收到无人机快递红酒的消息,于是有人挂出条幅表达对船上物资不足的不满:“人家快递都到了,但我的药却还没收到,希望媒体报道扩散,谢谢。”

2月9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决定,将提供500名游客所需的各类紧急药物,其中包括慢性疾病等药物,将陆续送往邮轮上。

同一天,“钻石公主”号邮轮所属的航运公司“公主邮轮”表示,将向所有乘客全额退还此次旅行的费用,并免费提供服务。同时退款的不仅是邮轮旅行费用,还包括到达邮轮前后的机票、酒店住宿费、接送费、停靠地的观光费用等。此外,该公司还不会要求乘客支付在检疫等待期间的费用。

对于邮轮公司做出全额退款的举措,一位男性乘客表示:“没想到居然能退款,这的确是值得开心的事情。但是想想对于我、我夫人,还有各位乘客来说,其实想要的还是自由啊……”

“钻石公主”号的难兄难弟

这并不是邮轮第一次遭受病毒打击。

2012年12月,“皇冠公主”号豪华邮轮上有96名乘客和6名船员感染诺如病毒;

2014年8月,“黎明公主”号邮轮暴发诺如病毒疫情,200人中招;

2015年5月,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MERS)扩散到韩国,前往韩国的邮轮纷纷调整航线,有的将目的地港口调整为日本,即便抵达仁川港的邮轮也因担心感染MERS,取消了下船观光安排。

而此次“钻石公主”号遭受新冠肺炎疫情打击,受到的影响前所未有。

更惨的是,这还不是唯一一艘遭受病毒打击的邮轮。它还有“世界梦”号和“威士特丹”号两个难兄难弟。

2月5日,“世界梦”号紧急返回中国香港启德邮轮码头,船上1800多名游客和数量相当的船务人员都必须在船上完成新冠肺炎病毒测试。在检疫工作未完成之前,没有特区卫生署许可,所有人都不能下船。

不过好消息是,仅仅4天后,“世界梦”号便迎来曙光——由于样本全部呈阴性,所有人都可以登岸。

2月9日,“世界梦”号邮轮乘客排队下船。

但“威士特丹”号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该邮轮从荷兰鹿特丹出发,1月30日抵达香港,2月1日从香港再启航。

2月3日,邮轮原定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靠岸,但就在接近马尼拉海域附近时,被当地的海域管制局给直接拒之门外了。

第二天,“威士特丹”号停靠台湾南部的高雄时,38人有发烧等症状,有关部门为了慎重起见,拒绝船上人员上岸。

再次被下达“驱逐令”的“威士特丹”号只能调转船头,从高雄离开。原本计划停靠日本港口,结果2月6日,日本决定不批准其入境。

即使这艘邮轮上还有5名日本人,日本政府也表示不会“特别优待”:本国乘客也不要在日本下船,请跟随邮轮回到香港后,再想办法搭飞机回日本。

次日,韩国釜山港湾公社表示,韩国检疫部门全面提升检疫标准,在综合考虑各项因素后决定取消该邮轮停靠釜山港。

昨天,“威士特丹”号又遭泰国拒绝停靠请求。这对船上的乘客无异于新打击:因为就在不到一天前,船运公司还承诺能在泰国登陆,很多人甚至已提前订好机票。

目前,“威士特丹”号还在海上漂泊,无处停靠。

“没有人想要我们。船上的每个人都活在恐惧中。”一位澳洲乘客绝望地说,他不知道自己和家人将被带到什么地方。


漂浮的恐怖监狱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