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杀爱国账号的脸书 如何在中国年赚几十亿?

2019-09-25 18:21:08  补壹刀 

执笔/胡一刀

对中国的爱国账号封封封,美国社交媒体巨头推特和脸书最近的一波操作,在中国社会引起大量不满,但好像又拿它们没什么办法,毕竟,它们没进入中国。

然而,真的拿它们没办法吗?或者说,它们真的没有进入中国吗?

如果刀哥说,它们不但以某种形式早就进入中国,且每年从中国市场获得几十亿美元的广告营收,你会不会觉得十分惊诧。如果不是这次发生的事,大家还会继续蒙在鼓里。

继今年8月大规模封杀发布关涉香港真实消息的中国账号之后,9月20日,推特再次大规模封禁中国账号。这一次,推特给出的理由依旧很荒唐:“在香港的示威运动中挑拨制造不和”。

推特公司官方账号“推特安全(twitter safety)”当天发布声明,再次向公众披露了一批“违反推特价值观和平台操作政策”的上万个账号,并以“背后有国家操纵”为由将其永久关停(permanently suspended),其中光是中国账户就高达4301个。

声明还扬言,上个月推特共辨识了来自中国的20万以上“虚假”账号,涉及“扰乱香港政治秩序”。此前,推特在8月19日关停了936个在内地建立的推特账号,称这些账号有“官方背景”,通过协调一致的统一行动在传播、放大各种涉港信息,破坏香港示威的“合法性”。

脸书则于8月19日移除了7个页面,3个群组和5个账号,声称它们散播“关于香港的假新闻”。到了9月15日,脸书不仅对在特区政府新闻处正式注册的新闻机构《点新闻》屡屡封禁,而且连香港警方公布10条反暴力热线,也被脸书进行批量删除。

究竟是谁在散播关于香港的假新闻,其实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已经一目了然。被封禁的这些账号,几乎全都是痛斥暴徒暴力行为,力挺香港警察的内容。

推特和脸书为什么要这么干?

刀哥问了一位研究研究互联网问题的资深学者,他点出了一个关键问题所在。

西方社交媒体为典型代表的网络空间,之所以日趋成为扰乱香港秩序的核心场域,主要原因是基于这些社交平台,香港自由新闻网、英国BBC、美国《纽约时报》等具有代表性的本地和国际媒体,用暴徒在社交平台提供的所谓“事实”作为新闻源。

在打着进行所谓“客观中立报道”的旗号下,由于香港极端分子利用社交媒体,用扭曲乃至伪造的“照片”和模板化的文字,向全球媒体传播虚假的事实。进一步固化了人为制造的“信息茧房”,让一些西方人误以为那些香港极端分子说的就是所谓“事实”。

这些平台和媒体,正自觉不自觉地扮演着香港暴徒的“后援队”角色,损害着香港的安全、稳定和繁荣。

50亿美元!这是脸书公司2018年在中国市场斩获的广告营收额。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个数字相当于,如果把脸书公司放到中国互联网企业中进行排名,你会惊奇地发现,这家美国公司在中国的营收居然能排在第七名这样的高位。

而众所周知,脸书公司至今无法在中国落地。但是,很多人可能之前以为,这让脸书公司与中国市场的“蛋糕”也只有看在眼里的份。

可是,让很多人想不到的是,这并不妨碍脸书公司一年从中国市场挣走50亿美元。一边封杀中国账号,一边挣着中国人几十亿美元广告费,脸书怎样做到的?

刀哥发现,其实这个问题已引起了美国媒体的好奇。《纽约时报》中文版在今年2月刊发了一篇《小小的在华体验中心如何帮Facebook赚大钱?》的文章;去年5月,美国“QUARTZ”网站则刊发了一篇英文文章,标题为《脸书,这个被封禁的公司是如何在中国挣到一年50亿美元的?》(China, where Facebook is banned, could make $5 billion for the company this year)

据《纽约时报》的文章介绍,脸书公司在中国有着7家官方广告代理商。而且有消息称,这个广告代理商的队伍还会进一步扩大,可见脸书公司在中国的广告业绩应该是势头不错的。

文章围绕一家名叫“飞书互动”的公司(脸书公司在中国的7家官方广告代理商之一),进行了一番非常有意思的介绍。

例如文章称:

在深圳这个中国南方城市,脸书公司虽然屡次想在中国开设分公司都胎死腹中,但其却已在本地一家合作伙伴的帮助下,静悄悄地建立了一个立足点。这里为脸书公司充当着某种代表的角色。

这片占地5000平方英尺的空间由名为“飞书互动”(Meet Social)的本地合作伙伴经营,但其设计则在脸书公司的指导下进行。其功能类似于这家硅谷巨头的一个体验中心——全世界仅有的一个。

这家公司扮演的角色,可能会令很多人难以注意到,但是却关乎脸书业务一个十分关键的部分。这个中心里随处可以看到脸书的功能介绍,墙上有用模版印制的聊天窗口和一个点亮的心形标志。

而这里接待的,都是潜在的客户和好奇的顾客,他们希望在脸书这个社交平台上做广告,以企及该平台的23亿用户,其中大多数生活在中国之外。

根据《纽约时报》的文章介绍,这些中国企业和其他实体大多数是初创企业、游戏公司,也有大的品牌公司。它们是想在国际市场上获得一定的曝光度,尤其是在外国年轻人这个群体中,所以就把中国变成了脸书公司最大的广告收入来源之一。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飞书互动公司首席执行官沈晨岗说,他的公司预计2019年在脸书和Instagram上的广告销售额将达到10亿至20亿美元。他还说,飞书互动的软件每天在脸书上投放约2万个中文广告。

而飞书互动公司位于深圳这个体验中心,完全是由脸书公司提供资料,飞书公司提供人员,向前来此处的潜在客户展示如何在脸书这个社交平台上做广告,以及它能带来的良好的广告效果。

2018年5月,Pivotal研究集团研究分析师Brian Wieser预估,脸书公司的2018年全年广告收入为550亿美元,中国广告主在脸书平台上的花费预计占到总广告收入的10%。中国成为脸书公司第二大的广告收入来源,仅次于美国。

推特,也是通过这种模式,挣着中国市场的广告收入。

去年4月,推特正式与国内的蓝标传媒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指定蓝标传媒成为推特中国区少数官方顶级广告代理商之一;今年1月份开始,蓝标传媒更是一举拿下了推特全行业广告代理资质,合作升级。

凭借这平均月活用户达3.16亿,其中移动端用户占比80%,近年来推特靠着其移动互联广告业务发展迅猛,与脸书、Google一起成为世界三大顶级互联网广告平台。

那位飞书互动首席执行官沈晨岗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他的公司收到了大量国内客户表示的兴趣,尽管公司几乎没给自己打过广告。“大部分情况是他们主动联系我们。”

蓝瀚互动公司与飞书互动公司的角色类似,在脸书平台上代管的投放金额达到23亿美元,代管账户数量42000+,广告曝光9000亿次,这还只是七家代理商之一的数据。由此可见,全部代理商在脸书上投放的广告数量会非常可观。

蓝瀚互动的母公司负责人,蓝标传媒首席执行官潘飞曾表示,2018年至2019年,中国品牌出海正在经历一个升阶的过程,一方面出海的品牌品类明显在拓宽,以往主要是中国游戏和应用工具出海,现在更多的3C、电商、航空旅游、甚至是传统工业品牌也大大加强了出海营销的力度。

作为全球用户量第一的社交网络平台,Facebook已成为国内游戏、数字娱乐等中国企业走向海外市场的重要渠道,所以越来越多中国品牌的广告开始出现在脸书平台上,意在影响海外消费者。

中国开发者的“加速全球化”,意味着一个现实状况:脸书平台在中国可以没有用户,但是要让中国的广告主知道“如何在脸书上打广告”。这正是脸书公司以及脸书中国广告代理商们最需要的。

从中国市场赚走这么多钱,就应给予中国国家利益足够分量的尊重。就推特和脸书的行为,一位学者向刀哥打了一个比喻:这种举措,就像战争期间美国政府相关部门对新闻媒体的内容管制一样,具有显著的指向性,与新闻专业主义没有任何的关系,直接服从和服务于特定的政治立场和政策目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脸书和推特必须清楚,这种举动就是事实上在网络空间损害中国利益。

不能这种不正常的状态延续下去,之前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美国的联邦快递:在中国占有大量市场的同时,却把华为这个重要客户的文件偷偷转送给美国政府有关部门,企图让美国方面通过这种阴险手段掌握所谓华为“违法证据”。

结果,我们看到,联邦快递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它切身体会到尊重中国国家利益的重要性。这一课,推特和脸书大概也需要补上。

感谢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先生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脸书封杀爱国账号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