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在延安因“抗拒中央”将被枪决 毛泽东刀下留人

2019-11-06 09:42:52  中华文史 

父亲亲口跟我说过,毛主席两次救了他的命。

1937年3月,中央决定批判张国焘的错误路线,部分红四方面军的同志受到牵连,他们被审查,被批判,被关押,甚至可能会被处决。当时,个别人想借批判张国焘来全盘否定红四方面军的历史功绩。父亲正伤病缠身,卧床不起。他对此想不通,接受不了,苦闷至极。

窑洞外面,大大小小的斗争会一天比一天厉害,红四方面军各级干部压抑至极。他们一拨拨来到父亲住处,悲愤落泪,伤心欲绝,激动倾诉……当时父亲感受到的痛苦,远甚于身上的战伤!有人看见红四方面军干部聚集到父亲身边了,便断定:许世友同情并包庇张国焘,暗中反对党中央,而且秘密组织反革命集团。

父亲立即被逮捕关押。一同被抓的另有不少红四方面军的军师级干部,他们都被关进一排牢洞里。

放风时间到了,这些百战余生的指挥员终于相聚了。他们彼此一望,伤心难抑,有人禁不住痛哭……正在放风的父亲听到哭声,立刻朝哭者怒吼:哭什么?红四方面军没一个孬种!杀头就杀头,枪毙就枪毙,哭个屁,不准哭!

毛泽东和许世友(左)

但是,父亲这种视死如归的态度,在某些人眼里,更像是“死不认罪,抗拒中央”。于是,守卫们先给父亲戴上一副手铐,但手铐根本拘不住他。守卫见父亲不但手劲儿大,腿脚更厉害,于是,又给他加了一套脚镣。在被关押的所有干部中,父亲唯一享受了“镣铐双全”的待遇。

戴着手铐脚镣的父亲还是不安分,他在牢洞每天唱几段京剧,《包公铡》啊,《小放牛》啊。看守见一个重犯竟然整天乐呵呵的,就很生气,骂他是个“托洛茨基分子”。父亲跟那看守打趣:“什么?兔子吃鸡?没听说过嘛。我告诉你,兔子从来不吃鸡,狐狸才吃鸡,不信你问问中央!”

在那些日子里,父亲多次被拉到大会上批斗,而台下席地而坐的又都是他的老部下,是那些跟随他出生人死的战士……父亲在这个时候往往格外愤怒,身上的手铐脚镣也被他挣得哗哗作响,几乎断裂掉。他破口大骂那些污辱他及其部队的人!台下好多战士听了流泪,但不敢哭出声来。

在决定父亲命运的那次会议上,有人建议,许世友态度太恶劣,气焰太嚣张,应该立刻执行枪决,否则不能教育受欺骗、受蒙蔽的红四方面军部队……当时多数人已经同意对许世友执行枪决了,但毛主席否决了这个建议,父亲侥幸活了下来。

令父亲更加诧异的是,牢洞里的他,竟然收到了毛主席托人送来的一条哈德门香烟。这烟在当时的延安非常稀少,而且还是毛主席所赠,这是何等珍贵!

其实,父亲的非常经历与肝胆血性,早就引起毛主席的关注。当时,红四方面军另一位领导人、父亲的老上级徐向前伯伯刚刚到达延安,毛主席立刻让他去“看看许世友,代表中央做些工作”。

隔日,毛主席亲自来到牢洞,跟父亲谈话。

这次谈话,毛主席和父亲都叼着主席送的哈德门香烟,你一支我一支,吸个不停。毛主席严肃地给父亲讲道理,反复说明张国焘的错误所在,而父亲一言不发,静静地听。他们面前飘着大团烟雾……

毛主席看一时难以说服许世友,就婉转地结束了这次谈话。

两天后,毛主席又来了。戴着镣铐的父亲被带到主席面前,主席静静地看了父亲一会儿,忽然摘下军帽,正声道:许世友同志,你们作战勇敢,牺牲很大,非常辛苦。我向你表示敬意!毛主席竟然微微鞠了一躬。

父亲这刚强的汉子流下了眼泪。

毛主席接着说:红四方面军的干部,都是党的好干部、红军的宝贝,绝不是他张国焘个人的。张国焘也是党中央派到红四方面军工作的,他的错误应该由他自己负责,与你们这些同志没有关系。毛主席唤来看守,接过钥匙,亲手为父亲打开了手铐、脚镣……

父亲被释放后,毛主席亲自安排他进入“抗大”学习,并给他设置一个职位:抗大校务部副部长,让父亲半工半读。当时抗大校务部的工作性质跟管理科差不多,于是,父亲就尽心尽力为抗大干部们服务。后来几十年间,父亲视察部队时,只要来到后勤部门,就喜欢自豪地来一句:我在抗大当过管理科长哪!来来来,我给你们讲讲怎样保障战斗力。

父亲在抗大期间,多次聆听毛主席授课,讲军事,讲哲学,讲政治,讲形势……父亲深深震惊了:毛主席真了不起啊!从上古到当今,从天上到人间,从思想到打仗,样样都知道,样样看得这么深,讲得这么透!

从那时起,父亲铁了心跟随毛主席,而这一跟随,就如同他改的名字:一生一世!

后来几十年间,父亲常提起那段日子。

父亲说:毛主席啊,最知心!他太了解我们这些干部了,尤其我们心里的苦、心里的痛。他几句话一说,就好比醍醐灌顶,我们豁然开朗。

——摘选自《父亲——还原真实的开国上将许世友》中信出版集团出版来源:文汇网

许世友曾亲口跟儿子说过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