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谈中英谈判时为何对香港驻军问题如此“较真”

2019-07-25 11:20:42  中华文史 

原题:邓小平尽显本色:不在港驻军,还叫什么领土

不在香港驻军,还叫什么中国的领土!

在港驻军一条必须坚持,不能让步。邓注

这是1984年4月,邓小平在外交部《关于同英国外交大臣就香港问题会谈方案的请示》报告上,在关于驻军问题一条作的旁批。

1982年至1984年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外交谈判,是在邓小平亲自指导下进行的。邓小平亲自抓谈判的各个问题,22轮谈判几乎每次谈判之前都要请示他;每次谈判后的简报他都要亲自过目。每当谈判陷入僵局,或是遇到涉及国家主权的重大原则问题时,他都作出重要指示。他还多次接见英国外交大臣,亲自做他们的工作。

中英之间的各轮谈判始终围绕着“国家主权”这个核心问题进行。在香港进驻军队的问题,是中英外交谈判后期遇到的最复杂、最敏感的问题之一,邓小平在这个事关国家主权的问题上尽显“钢铁公司”的强硬本色,坚持中央必须在港驻军的原则,甚至为此“拍了桌子”。

邓小平会见撒切尔夫人

对于中央在港驻军一事,邓小平的态度始终是坚定的、一贯的。早在1982年9月,邓小平与撒切尔夫人会谈时就指出,我国政府有权在香港驻军。并强调,这是中国政府在香港恢复行使主权的象征。然而,当1984年中英谈判进入到第14轮,关于中央在港驻军的问题,双方有了比较激烈的争论。根据香港特区的国防事务由中央负责的规定,中央有权在香港驻军。但英方强烈反对,提出了各种各样荒唐的理由。为此,外交部专门就驻军一事给小平同志写了一个报告——《关于同英国外交大臣就香港问题会谈方案的请示》。邓小平审阅报告时,在关于驻军问题一条特别作了旁注:“在港驻军一条必须坚持,不能让步。”

4月18日,邓小平还亲自会见了英国外交大臣杰弗里•豪,专门谈到驻军的问题。杰弗里•豪毫不掩饰自己反对驻军的立场,声称“中国有责任保卫香港,但不见得非驻军不可”,“只是遇到外部危险时,才由中央政府派兵去香港”。邓小平当即表示不赞同,他说:“一九九七年后,我们派一支小部队去香港。这不仅象征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对香港来说,更大的好处是一个稳定的因素。”邓小平的话再次表达了对驻军问题的坚决态度。

然而,正当我国外交人员跟英方谈判坚持驻军的时候,内部出了一个纰漏。1984年5月,全国人大六届二次会议期间,香港记者趁人大会议期间香港各界人士同中国高层人士聚集的时机,极想捕捉到一点有关中央对香港回归问题谈判的信息,其中焦点之一就是回归后人民解放军是否进驻香港问题。其中一名记者钻了个空子,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向一位副委员长发问:“中国是否可以不在港驻军?”这位副委员长含糊答道:“我们可能不一定驻军吧。”结果第二天,港英的媒体大做文章,香港各大报头版头条以通栏标题刊登了有关报道,企图造成中国政府态度已经软化了的印象。

5月25日,邓小平在接见港澳地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前知道了此事,非常生气,并立刻采取了补救措施。当时记者拍了照片准备离开会场时,邓小平招手特地又把他们叫了回来,专门就驻军问题作了澄清。他说:“趁这个机会,我要对记者们说几句话,所谓的‘将来不在香港驻军’不是中央的意见。”他口气非常严厉地说,既然香港是中国的领土,为什么不能驻军!没有驻军这个权力,还叫什么中国的领土!这是邓小平第一次公开向外界谈论驻军问题,使用了这样异乎寻常的方式,很快成为了港媒的新闻热点,我方对驻军的态度及时得到传播。同时,在邓小平发火之后,英方意识到中方态度十分强硬,就不再坚持“反对中国方面‘1997年收回香港’以后行使‘驻军权’”,谈判顺利推进到下一个问题。邓小平在关键时刻解决了中英谈判的一个关键问题。

1997年6月30日午夜,中英两国政府在香港举行政权交接仪式,中国政府正式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正式进驻香港,执行防务。

邓小平为什么对驻军问题如此“较真”呢?他在这个问题上是十分敏锐的,并从长远的角度考虑香港稳定和国家安全的问题。他理性而实事求是地指出,驻军不仅仅因为这是国家主权的体现,也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安全,保卫国家领土的需要。1984年5月25日,邓小平对港澳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解释说:“我们解决香港问题的立场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我国政府在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之后,有权在香港驻军,这是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象征,是国家主权的象征,也是香港稳定和繁荣的保证。”

此后,邓小平还曾多次公开谈到对香港驻军的深层考虑。

1984年10月3日,邓小平会见港澳同胞国庆观礼团时指出:“我讲过中国有权在香港驻军。除了在香港驻军外,中国还有什么能够体现对香港行使主权呢?在香港驻军还有一个作用,可以防止动乱。那些想搞动乱的人,知道香港有中国军队,他就要考虑。即使有了动乱,也能及时解决。”

1986年4月24日,邓小平会见香港著名人士安子介、查济民时说:“驻军是体现国家主权,是个安定因素。不要以为香港不会发生动乱。等到发生了动乱再派军队,问题就严重了。有点象征性的军队,就可以防止爆发动乱。”

1993年6月11日,邓小平在审阅《邓小平文选》编辑组报送的《我们对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整理稿时指出:“当时谈判谈得很细,谈到驻军的问题。我说,中国对香港行使主权,表现的形式主要是驻军。”

邓小平最讲原则,这一特点与他求实的特点一样,闻名于党内。毛泽东评价邓小平是“钢铁公司”,“绵里藏针、柔中寓刚”。他对在港驻军问题坚定不移的立场和合情合理的解释,使步步为营的英方不断退却,最终完成了香港顺利回归祖国的历史使命。在这个问题上,他表现了一个伟大的政治家、战略家的高瞻远瞩、未雨绸缪和深谋远虑,至今令人敬仰不已!

还叫什么领土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