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县百姓给许世友写了一封信,内容令人愤怒

2019-07-19 10:31:26  天择杂谈 

1948年春季,由于国民党军已经在各个战场上节节败退,部队成旅、成师甚至成军被消灭,蒋介石不但不反思自己失败的原因,反而将怒气发到无辜的百姓身上,他的命令直接导致了敌占区广大人民群众的灾难,尤其是国民党占领的潍县县城更是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杀戮,这还要从蒋介石的一道命令说起。

1948年3月9日,蒋介石偕国防部第二厅厅长候腾、第三厅厅长罗泽闿、第四厅厅长杨业孔等人到达徐州,在听取了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郭汝瑰的汇报后,蒋介石面无表情地说:

“赤化区人民都同情共匪,我军进剿时,可以烧毁房屋,杀戮附近的人民,以破坏他们的根据地。”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一个当权者竟然让军队屠杀群众,这在世界历史上非常罕见,郭汝瑰听得目瞪口呆,事后他回忆道:“顿觉毛骨悚然”,他当场说道:“伊训示对赤化区烧、杀,余甚不同意。烧杀不过引起人民反感而已,此非为国为民之道也。”但蒋介石不置可否。

就在山东潍县解放前夕,山东兵团九纵接到潍县百姓写来的一封信,这封信送到了许世友的手中,它被许世友保存到了二十多年后的1970年,那时他已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的司令员,信的内容很长,现仅摘录一部分:

国民党伪军自占领潍县后,烧、杀、抢劫、抓丁、抢粮,无所不为,潍北全县被拉去的牲口2000余头,粮食被抢精光,被抓壮丁难以统计,更残酷的是广大群众被残杀,两年多来,潍北人民被残杀者已有千余,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

纸房区李家营一村,即被活埋七十余人,残暴手段更令人闻之毛骨悚然,铡刀铡和活埋已成为蒋匪的普遍手段,有的先割耳、舌、而后活埋,有的妇女被拔去头发铡死,......,有的把全身烫起水泡,再用竹帚扫,名为“扫八路毛”,有的全身被刀子割开,丢在火红的锅里,叫做“穷小子翻身“。

纸房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十二口铡刀,按户抓人铡死,邢家东庄一次被铡十二人,妇救会长一个四岁小孩,也被铡成三段。贫农韩在林兄弟三家十五口,有十四口被铡死,剩下一个老母亲苦苦哀求给她留一个后代而不得,她看到自己的孙子全部被铡死,悲痛得自己也上吊而死。

无辜百姓竟然遭受自己政府的蹂躏,其残忍程度令人难以置信,美国女记者葛兰恒记述道:“

一旦他们开了口,就很难制止那泉涌般的痛苦回忆,即使表情冷漠的农民,也会泣不成声,没法再接着往下讲。”

这封信深深激怒了山东兵团的广大官兵,尤其是潍县籍的官兵,也激怒了许世友,第九纵队发布的攻打潍县的政治命令,其措辞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现摘录一段:

为保证战斗的胜利,要求所有进攻的部队只准进不准退,有我在,不准存敌,发挥你手中武器的最大效能,大量的杀伤敌军,只准活着打下去,打到胜利,不准活着退下来。告诉敌人,不投降,就坚决消灭。

虽然潍县号称“鲁中堡垒”,是国民党军重兵设防之地,但这些都抵不过人民解放军的怒火,经过十七天的战斗,我军战役消耗炮弹29038发,炸药18683公斤,我军伤亡7980人,歼敌45670人,潍县宣告解放。

作者按:蒋介石政府及其军队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已经远远超出了军事的范畴,它突破了人性的底线,时至今日,竟然还有些许果粉蒋粉,你们愧对中国人民,愧对这块土地,愧对你们的祖辈,更关键的是愧对自己的良心。当我们在和平的环境下,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更应该怀念那些逝去的先烈们,永远怀念他们!

这还要从蒋介石的一道命令说起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