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恩斯坦性侵案将开庭 被告开打“弱者牌”

2020-01-12 00:22:41  澎湃新闻 

原标题:哈维·韦恩斯坦性侵案即将开庭,开打“弱者牌”和“自新牌”

哈维·韦恩斯坦

2020年进入第一个月,好莱坞除了各种颁奖活动纷至沓来之外,还有一件让媒体与公众十分关心的大事也在发生: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ain)性侵案正式开庭。

自2017年10月东窗事发,昔日的好莱坞影业大亨在2018年5月被纽约警方正式逮捕,之后交保才暂时恢复了自由身。在这两年里,一场反性侵运动席卷全球,而好莱坞的电影格局也在韦恩斯坦退出江湖后,发生重大变革(迪士尼一家独大,流媒体力量蒸蒸日上),身上必须24小时带着电子镣铐的韦恩斯坦,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风云变化,等待着这一场注定将会成为全球媒体焦点的审判的来到。

韦恩斯坦近期在各种公众场合出现时,总是手推一辆助步车,步履蹒跚。

2020年新年伊始,他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开庭之日。在位于纽约下曼哈顿区中央大街100号的纽约高等法院里,他将面对来自两名原告的共五项严重指控。由于韦恩斯坦一早便已咬定自己完全无罪的关系(他声称所有这些强奸指控,其实都是在两情相悦情况下发生的性关系),如果法官詹姆斯·布尔克(James Burke)今次宣判其强奸罪名成立的话,最严重的情况下,这位电影大亨有可能会面临终身监禁的下场。

本案涉及的两位原告,自称分别在2006年与2013年遭到韦恩斯坦性侵。前者曾担任他的制片助理,后者则是他的一位长期婚外恋对象。

出于各种法律操作上的实际考量,这次开庭不会接受太多证人出庭(两年来,公开指控韦恩斯坦曾不同程度性侵、骚扰、伤害过自己的女性受害者,累计已有近一百位)。目前已知肯定将会出庭的证人,是曾在美剧《黑道家族》中演过主人公托尼女友以及《鳄鱼波鞋走天涯》等影片的安娜贝拉·肖拉(Annabella Sciorra)。她指控韦恩斯坦曾在1993年时强奸过自己。辩方原以时间实在过去太久为由,要求法庭不接受安娜贝拉·肖拉为证人,但控方强调,正是这种时间上的差距,更能说明被告长期以来一直有着这种错误行为模式。最终,法庭决定接受其为证人,也让外界纷纷为其站出来公开与施害者对峙的勇气点赞。

演员安娜贝拉·肖拉指控韦恩斯坦曾在1993年时强奸过自己

除对证人资格斤斤计较之外,韦恩斯坦的辩护律师团此前还曾提出过,希望能将此案移到纽约以外的地区审理,理由是这地方媒体林立,新闻报道力度极大,势必会影响到诸位陪审员的独立判断,难以保证当事人受到公正审判。最终,法庭也拒绝了这项要求。结果,辩方律师在当地时间1月8日又提出希望法官詹姆斯·布尔克能退出本案,理由是他对韦恩斯坦有先入之见,难以做到公正。辩方律师提出的证据是,周一开庭时,法官先生曾因为韦恩斯坦先生不顾法庭禁令,一直在看手机、发短信而对他做过批评,甚至威胁说再玩手机就要把他关进监狱。律师觉得这样的批评太过严厉,几近威胁恫吓,反映出詹姆斯·布尔克先生不适合再担任本案法官。最终,这样荒唐的要求自然是遭到了法官本人的拒绝。

事实上,辩护律师之所以屡次三番提出各种一看就知道根本没希望实现的要求,目的只是为了转移焦点,影响舆情。这一次,韦恩斯坦的辩护律师团队由女律师唐娜·鲁图诺(Donna Rotunno)领衔,她自己以前也做过检察官,后来转行开律所,专打性侵官司,而且还是站在女性受害者的对立面,专门为男性被告辩护,因此颇受女权团体诟病。过往,唐娜·鲁图诺也曾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批评反性侵运动妨碍了司法公平,有所谓未审先判的嫌疑。此外,在她身后还有韦恩斯坦专门请来的另外几位法庭高手,包括曾经代理过福斯新闻台董事长罗杰·艾尔斯(新片《爆炸新闻》里的主人公)、共和党议员安东尼·韦纳等人性侵官司的名律师亚瑟·艾达拉(Arthur Aidala)等人。

目前看来,本案注定将会打得旷日持久,光是目前正在进行的陪审员遴选程序,预计就需两周时间才能走完,估计判决结果最终下来,最快也要等到春暖花开之际。当然,即便韦恩斯坦能够侥幸脱罪,也不意味着他的麻烦事就此完结。这两年来,他已先后被多达几十名受害者告上了法庭,有些最终未能立案,有些暂时处于搁置状态,有些正由曼哈顿地检署和洛杉矶地检署在分头收集证据,计划立案,还有一些则已经靠钱解决了问题——据传他已经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与三十多位受害人达成了一揽子和解协议。

之前的几周中,韦恩斯坦先后打出了“弱者牌”和“自新牌”来博取外界同情。一方面,他在各种公众场合出现时,总是手推一辆助步车,步履蹒跚,老态龙钟。据说他是去年八月遇到一次交通事故,结果伤了背部,接受了脊椎手术。

另一边,韦恩斯坦接受了包括CNN在内的多家媒体各种形式的访问,自陈过去两年里,他已吃尽了苦头,但也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反省了一下。“我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都忙于工作,被自己的公司和内心渴望成功的野心耗尽了精力,这让我忽视了自己的家庭和亲人,动辄迁怒于身边人。我从2017年10月就开始接受身心康复治疗了,平时也常作冥想。我已经学会收敛自己的需求,更好地控制自己了。”

曾出演《刑房》的演员罗丝·麦高文是第一批站出来指控韦恩斯坦的女性之一

更早时候,他在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居然还抱怨:“我感觉外界都忘记了我的功劳,要说由女性导演的作品,要说关于女性题材的电影,我手里制作出来的,可是要比谁都多啊。而且,那还是三十年前,不像是现在,那时候还不流行这个呢,是我开的先河啊!我才是开路先锋!”对于这种说法,第一批站出来控诉哈维·韦恩斯坦性侵的女演员萝丝·麦高文驳斥说:“别忘了,他每推出一部女性电影,背后就会有一百位女性被毁于他的魔爪之下。”

(澎湃新闻记者程晓筠)

韦恩斯坦性侵案

巴基斯坦与中国同在

2020-02-04 16:30:01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