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特朗普庄园”中国女子被判有罪,最高要关6年!案情太离奇...

2019-09-12 18:01:02  环球时报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今年3月时,一个名叫张玉婧的中国上海女子,因被一个冒充联合国的山寨机构忽悠,说能让她进去美国总统的私人俱乐部“海湖庄园”,结果她就这么跑去了美国,并误打误撞地进入了海湖庄园,最终被美国特工人员逮捕,关进了监狱。

而就在今天凌晨,当地法院的陪审团已经对此案做出裁定,认为张玉婧“擅闯禁区”和“对联邦特工撒谎”两项罪名成立,将面临最高6年的刑期,最终判决将由法官在11月作出。

曾被美国官方和媒体炒作为是“中国间谍”,但关键证据出现反转

在今年3月因误闯海湖庄园被捕后,美国官方和多家媒体曾一度将张玉婧炒作成是“中国间谍”。他们的理由是,海湖庄园的美国特工人员在张玉婧随身携带的一个U盘里发现了一个会“自动安装”的“恶意软件”,还发现她携带有4个手机、一个笔记本电脑、一个外接硬盘,以及一个用来探测隐形摄像机的装置。

当时,那个U盘里所谓的“恶意软件”,还被报道此事的各家美国媒体写入头条,一些反华媒体也纷纷亢奋报道了此事,似乎真的以为美国抓了一个“中国间谍”。

但随着庭审的进展,美国官方又改口说他们经过深度测试发现张玉婧U盘里所谓的“恶意软件”可能是“误报”。然而,即便这个当时导致张玉婧被捕和被指控的核心“证据”出现问题,美国政府仍将她关押在监狱中,并以“擅闯禁区”和“对联邦特工撒谎”起诉了她。

与此同时,虽然美国官方在起诉她的罪名里没有提及“间谍罪”,美国政府和一些媒体仍然在怀疑和炒作她是“中国间谍”。

背景普通的上海女子,被冒充联合国的山寨机构忽悠去美国

对于这些对张玉婧是“中国间谍”的指控,我们《环球时报》早在今年4月时就进行过一番调查,发现她不过是个背景普通的上海女子。她之所以会误闯特朗普的海湖庄园,也是被一个冒充联合国的山寨机构给“忽悠”的。

我们的调查显示,张玉婧是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她的社交账号上显示她的小学、中学、初中和大学都是在上海完成的。高中她就读于上海知名的重点高中“上海中学”,大学则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她的一位初中同学接受我们采访时表示,她在初中时学习成绩很不错,老师很喜欢她,性格方面也并无异常。

2008年大学毕业后,她开始在上海的证券金融行业工作,曾先后供职于大约3家公司,并获得过中国证券业协会颁发的执业证书。她出事前供职的最后一家企业名为上海知容资产管理公司,成立于2015年。

我们的记者当时曾多次尝试联系这家公司,但无人回应。该公司官网上给出的“上海花旗集团大厦”的办公地点则是一个“联合办公区”,即该公司与别的公司共享这块办公区域。联合办公区前台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的人偶尔会来这里办公,但也联系不上相关负责人。

除了这些教育和职业背景,我们还得知张玉婧在2012年之前大抵生活在上海黄埔区一个名为露香园的地方。自2012年起,这片区域迎来老城改造,被陆续拆迁。她家曾还在上海松江区拥有一处房产,但已经卖给了他人。

此次在美国出事后,张玉婧曾在美国法庭上表示自己在上海拥有一套价值130万美元左右的房产,以及一辆宝马轿车。(完整报道见《“中国女间谍”擅闯特朗普庄园案出现重大反转!》)

奇怪的是,当时我们这篇被多家门户网站转载的报道,并没有引起美国媒体的关注。尤其在美国媒体表现得格外“关心”她来历的情况下,我们挖掘出的张玉婧的大量背景信息,似乎却被这些美国媒体“选择性”忽视了。

直到上周临近法庭开庭时,美国当地媒体《迈阿密先驱报》才联合香港的《南华早报》撰写了一篇关于张玉婧背景的报道。这篇报道中关于张玉婧成长经历的部分与我们的调查相同,但也给出了一些新的信息:比如张玉婧的父亲是上海某出租车公司的机械工,张玉婧则用他的名字注册了一家公司,这便是她在出事前供职的那家“上海知容资产管理公司”。他们的记者还采访到了张玉婧的前男友,此人表示他不认为张玉婧是“间谍”,并透露张的工作能力很一般,干活经常会拖延。

这篇报道还提到,张玉婧曾经在过去3年里去过5次美国,并推测张玉婧之所以会去特朗普的海湖庄园、想见到特朗普,似乎并不是因为她对政治感兴趣,而是因为特朗普是搞房地产的,所以希望“出人头地”的她便很希望能见到特朗普。

所以,如今这个令她“身陷囹圄”的海湖庄园之行,其实也是她自掏腰包,拿了约2万美元(13.5万人民币)购买了一张“门票”。

可问题恰恰出在这里:卖给她这张海湖庄园“门票”的,是一个联合国的山寨机构。该山寨机构的负责人名叫“查尔斯·李”(又名李伟天、李崇瑞、王永君),曾在美国注册过多个冒充联合国以及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的山寨公司,然后四处在中国行骗。他的骗局早在2007年就已经被《南方周末》等中国媒体揭露过。

但李伟天这次“忽悠”张玉婧去海湖庄园参加的活动,倒不是一个“无中生有”的骗局,而是确实存在的。根据美国《迈阿密先驱报》的报道,当时的海湖庄园因为受美国一些政治事件的冲击,活动一下子减少了很多。为了赚钱,这个特朗普的私人俱乐部便开始与一个名叫辛迪·杨的华裔商人合作,由这位特朗普的铁杆女粉丝去中国国内邀请商界人士来海湖庄园付费参观,海湖庄园这边则提供特朗普的姐姐和二儿子等家人“站台”。

于是,李天伟便开始和辛迪·杨勾结在一起,为她从中国“揽客”,做特朗普这个私人俱乐部的“摇钱树”。其中,一个中国的孙姓“女演员”就通过李天伟和辛迪·杨走进了特朗普家族的海湖庄园,并与特朗普多位亲属合了影。

不过,由于美国媒体对这一“利益链条”的曝光,张玉婧花钱打算参加的那场活动被迫取消了。可张玉婧在得知此事后,还是前往了海湖庄园。

至于她是不是不甘心见特朗普的机会就这么“泡汤”,仍“心存侥幸”地想去见特朗普一家,就不得而知了。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纽约时报》在报道此案的时候曾提到一个信息,即在得知活动被取消后,张玉婧曾经询问李天伟一方活动为何取消。

以上,便是她在今年3月误闯特朗普海湖庄园之前的大致个人和事件背景。从上面的这些信息来看,相信各位对于她到底是不是一个中国“间谍”应该能有所判断。

法庭上表现怪异,最终被裁定有罪,面临最高6年刑期

不过,在被美国联邦特工逮捕并被美国政府起诉后,张玉婧在法庭上的种种表现,也着实“怪异”。

比如她居然拒绝了法庭给她指派的律师,坚持要自己辩护,可她实际上听不懂法庭上的很多内容,也并不熟悉美国法庭的流程。这等于是在自己害自己。

更奇葩的是,根据《南华早报》和《迈阿密先驱报》的联合报道,张玉婧父亲的一位朋友说,张玉婧这么做是不想被媒体过多曝光,称律师会对媒体讲述很多案件的信息。

另外,她的这一决定还助长了一些“阴谋论”。香港《南华早报》就引用一位美国“前FBI资深探员”的说法称,张玉婧解雇律师“完全有可能”是被“中国情报部门”要求的,目的“可能”是为了证明她与“情报部门”无关。此人还对《南华早报》宣称张玉婧“可能”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中国“情报部门”操控去渗透海湖庄园的。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二在记者会上回应此案时表示:“近期美方的‘怀疑’太多了!哪一个‘怀疑’最后被证明是事实呢?现在美国一些人都可以成为科幻小说或者科幻电影的大师了!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情况下,无端地捏造出很多这样的说法,真是贻笑大方!”

总之,张玉婧在完全不了解美国法律的情况下还选择自我辩护的做法,令她最终“毫无悬念”地输掉了官司。毕竟,指控张玉婧的美国检方,为了证明她犯下擅闯禁区和对联邦特工撒谎两项罪名,早就准备了大量的材料,包括让逮捕她的特工以及海湖庄园的职员出庭“作证”。而张玉婧除了辩解说自己“只是来参观的”、“没有撒谎”,“没有做错事”之外,再拿不出什么有力的回击。

今天凌晨,当地陪审团就认定张玉婧“擅闯禁区”和“对联邦特工人员撒谎”两项罪名成立,这将导致她面临最高6年的刑期。最终宣判将由法官在今年11月进行。

但即便张玉婧被判有罪的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意外,这个案子本身还是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比如,从《迈阿密先驱报》给出的庭审信息来看,张玉婧之所以能进入海湖庄园,其实是最初那道检查岗的特工自己不仔细,仅仅看到她的姓氏与海湖庄园一名有资质进入的会员姓氏一样,便让她进去了,这才有了后面所谓的“擅闯禁区”。

可奇葩的是,前面提到的那位接受《南华早报》采访的美国FBI“前资深探员”,却反过来“耍赖”说,张玉婧能如此进入海湖庄园,就已经令中国情报部门获得了重要的情报信息,所以张玉婧还是帮到了中国情报部门……

最后,张玉婧会不会就这一判决提出上诉,目前还不得而知。耿直哥也不清楚当地使领馆会给这位中国公民提供怎样的帮助。

我们的记者曾在今年4月案发后数次致电过当地使领馆询问情况,却一直没有得到过任何回应。但从《南华早报》与《迈阿密先驱报》的报道来看,张玉婧是与当地使领馆有过电话沟通的。

可由于当地使领馆迟迟不和中国媒体分享此案的情况,大多中国媒体似乎对这个案子也没啥兴趣,这又给了一些境外媒体“带节奏”的空间。

《南华早报》就在其报道中这样写到:随着张玉婧庭审的临近,中国政府和官方媒体表现得“异常安静”。英国BBC则宣称,中国国内对于张玉婧案几乎没有任何报道评论……

闯特朗普庄园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