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最高头目身亡 和平就要降临了吗?

2019-10-29 07:59:32  海外网 

原标题:[解局]ISIS最高头目身亡,和平就要降临了吗?

“他跑到了地道的尽头,一路上在呜咽、哭泣、尖叫,然后死了。他死得像条狗,死得像个懦夫。”

周六在白宫战况室监看了突袭行动的特朗普,这样形容被美军和猎犬围堵,最后选择自爆的“伊斯兰国”(ISIS)创始人和首领巴格达迪。

特朗普说,这场发生在叙利亚北部边境巴里沙村的行动,还得到了土耳其、叙利亚、俄罗斯、伊拉克政府,以及在叙库尔德人的配合。

前一周,土耳其还和俄罗斯达成协议,停止了在叙利亚对库尔德人的军事行动,叙利亚政府军也派兵进驻库尔德控制区。

叙利亚的局势突然迎来了各方力量的“生命大和谐”,和平曙光终于要照耀叙利亚了吗?

叙利亚的拉卡(Raqqa),曾被“伊斯兰国”宣布为首都(来源:《纽约时报》)

收获

对于错过了前情的岛友们,岛叔先帮你们回顾下。

10月9日,以打击恐怖分子,保护土耳其安全和叙利亚领土完整的理由,土耳其向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发动了代号为“和平喷泉”的军事行动。

土耳其军队都开进了叙利亚,为啥还能高举保护叙利亚领土的理由呢?

因为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此前剿灭了在此处嚣张一时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然后接管了该区域,结果就是叙利亚政府丧失了对叙东北区的控制。

13日,库尔德人首先和叙利亚政府达成和解,后者派兵进驻库尔德控制区,共同抵御土耳其的攻势。17日,土耳其和美国达成协议,停火120小时,让库尔德人撤退。22日,土耳其和俄罗斯达成协议,全部停火。

最后的结果是,库尔德武装撤退至30公里外,土俄两国军队在这个“安全区”内进行联合巡逻,在冲突中从监狱里逃跑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也被抓回。接着,藏匿在土叙边境的巴格达迪被消灭。

2014年巴格达迪在伊拉克的一次公开露面(来源:路透社)

到此时,一个大疑问终于得到了解答。为什么在土耳其开始军事行动前,美军要撤出叙利亚,给土耳其让路,从而给土耳其方面一个大人情?

要知道,此次针对巴格达迪的突袭行动,美军无人机、直升机、100多名特种兵都是从靠近巴格达迪藏匿地点的土耳其境内出发。

在这里,岛叔也要佩服一下埃尔多安的政治手段。他这边给美国面子答应停火,那边还给俄罗斯面子也答应停火了。这人情一把就赚了双份!

并且,埃尔多安基本上得到了他一开始想要的东西: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撤退了,30公里的“安全区”缓冲地带也建立了,获得了叙利亚和俄罗斯的调解,没有陷入和库尔德人死缠烂打的境地。

俄罗斯帮着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抢回了一块很重要的地盘。在美国那边,也在各国帮助下,消灭了一个头号恐怖分子。

最尴尬的要数库尔德人,本以为背靠大树好乘凉,不成想这个树不太靠谱,原本兴兴旺旺的“北叙利亚联邦”这下子悬了,还是好好准备去叙利亚政府谈判,未来多拿点政治地位吧。

只能说,大家都是“老司机”,国际政治玩得好,懂戏!

伊斯兰国

在土耳其对库尔德武装发动打击时,大家最担心的就是此地的“伊斯兰国”死灰复燃。

2013-2014年间,趁叙利亚内战,“伊斯兰国”在中东兴起,其主要势力范围集中在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三国的交界地带,恰好处于库尔德人聚居区,库尔德武装因此成为抗击“伊斯兰国”的重要力量。

(详情点击[解局]百年间,他们何以屡遭大国出卖与背叛?)

巴格达迪死了,蠢蠢欲动的极端分子们、蹲在监狱里的“伊斯兰国”老兵们丧失了最高精神领袖,叙利亚政府多少可以松口气。

在各方势力的共同围剿下,“伊斯兰国”极端分子的势力区现在已经仅剩叙利亚境内的一小块地区,其领导框架和组织结构已基本瓦解。

并且,大多数美国军事力量从叙利亚撤出了,美军也不援助各种反对派武装了,从实力上看,“伊斯兰国”也无法再东山再起。为什么这么说?

要知道,当初“伊斯兰国”怎么壮大的,他们的武器装备哪来的?大多数可是美军“曲线救国”送给他们的武器和钱。本来说好了西方的武器说好了是给“世俗民主派”的,结果那些什么“叙利亚自由军”之类的简直就是“伊斯兰国”的运输大队。

至于土耳其在叙利亚这一侧搞的“安全区”,就算在这里安置几百万叙利亚难民,并且让土耳其力挺的“叙利亚自由军”出头来管,叙利亚政府也并不需要太担心。

按照既往的经验看来,这群“自由军”基本属于稀泥不上墙的货色,土耳其还得给他们撑场面,怎么也是个负担。这样,土耳其也盼着早点解决叙利亚问题,省得时间拖得越久,土耳其的负担越重,在谈判桌上的筹码也会越少。

于是,在即将召开的叙利亚宪法委员会上,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能获得的东西绝对要比一年前多了许多。

在未来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道路上,各方也都有了筹码和底线。

被美军轰炸后的巴格达迪藏匿地(来源:法新社)

和平

2018年4月,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巴沙尔·贾法里的一张照片登上了各大国际媒体头条。

这是当年4月10日拍摄的照片。他落寞、无力地瘫坐在联合国大楼的沙发上。

4月14日,美英法三国以发动化学武器袭击为由,对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等地发动了空袭行动,共发射了100多枚导弹。

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巴沙尔·贾法里

此前,在4月10日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的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紧急会议上,贾法里怒斥美国以谎言为由发动侵略战争,指出国际社会没有证据表明,发动化学武器袭击的责任是在叙利亚政府一方。

然而,就在贾法里发言一开始,美英法代表就已经离席。贾法里完全无力阻止美英法联军对叙利亚的空袭。

在当前的局势下,各种外部力量应该都看得清楚,还想支持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权已是完全不可能了。

土耳其和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一方看似筹码多了一点,但是这个代价是跟美国更加貌合神离。不管美土关系怎么缓和,现在美国应该知道土耳其绝对只是追求自己的利益,而绝不涵盖“北约”或者美国的利益。

俄罗斯如果能帮助巴沙尔重新武力统一叙利亚,应该相信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毕竟这会让自己楔入中东的钉子更加稳固。

不过现在俄罗斯的国家实力和战略环境决定了,它是做不到的,还是应该放下包袱去拉拢土耳其分裂“北约”。因此,之后俄罗斯还会劝巴沙尔对“叙利亚自由军”派别做适当的让步,即便是目前处境尴尬的库尔德人,俄罗斯也会主张以拉为主。

到了这一步,也许我们真的可以说,叙利亚和平的曙光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了。

空中剩下的两朵乌云,一个是埃尔多安心中的欲望究竟还有多少,一个是美国国内政治斗争对外交政策的影响。

国际政治很残酷,但还是以客观现实为基础,有其自身的规律。

一流强国可以秉承自己的意识形态和理想去追求塑造世界的权力,根据自己的内政需求采取种种外交政策,但是即便是超级大国,如果逆世界大势而为,也可能碰得鼻青脸肿。

二流实力的则只能顺势而为,用精明的政策谋取更多国家利益;三流实力的往往更像是巨浪中的一叶扁舟,能在随波逐流中求得一点更多的利益已属幸运了。

而自身实力不济,偏偏心中所想甚多的那些势力们,甘心做了棋子后,最后难免被放在交易的天平上。

认清历史大势,在这个基础上缔造一个更加公平的国际秩序,才最符合理性。

ISIS最高头目身亡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