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饥荒人吃人照片解密,300万人死亡饥荒人肉市场

关键词:大饥荒
2019-07-09 10:31:27    

河南1942大饥荒人吃人照片300万人死亡饥荒人肉市场

这几天,最爱君想起了一段历史不远的民国往事:

1943年,在历经千辛万苦,逃脱饥荒、疾病、死亡,以及日军的狂轰滥炸后,终于“闯西省”到达西安的河南难民们,在偶尔进入西安省城后,惊奇地发现,与洛阳等地“满街是饥饿愁苦的脸,充耳是啼饥号寒的声音”不同,西安城内的街道上,竟然没有难民?!

对此,民国时期的《前锋报》记者李蕤,在当时的报道《豫灾剪影·无尽长的死亡线》中,直接戳穿了这个“假象”:“并非西安没有难民,原来是人家为了市容的整肃,根本不准这些破烂的人群到市内去。”

是的,对于1943年的西安管理者来说,他们也觉得这些难民和“低端人群”太影响“观瞻”了,尽管此时,无数衣衫褴褛的河南难民们,正痛苦地挣扎在死亡的边缘线上。

这是一场最终导致300多万人死难的民族悲惨回忆:

1942河南大饥荒。

01

1942年,一种大雁拉的屎、大雁屎,成了许多苦难的河南人眼中的香饽饽。

这一年入春以来,河南全省连续干旱,《河南省志》对此的记载是,1942年全省各地普遍“大旱”、“秋绝收”:“安阳苦旱,二麦未收,秋禾盈尺又未结实;淇县山丘颗粒未收;洛宁二麦收成不佳,早秋旱死,晚秋未出土。”

从通许、伊川、偃师、汝阳、密县、郑州、尉氏、许昌、睢县、西华、桐柏、南阳、唐河到新蔡,广大的尚未沦陷于日寇之手的国统区,干旱、绝收,正如可怕的瘟疫一般,蔓延了自古以来便是多灾多难的河南大地。

田地几乎绝收,于是,树叶、杂菜等平时给牲畜吃的东西,眼下也成了饥民们的美味;蒺藜、柿饼这些平时觉得难吃的东西,价格也在不断飞涨;榆树皮能扒的,也被扒得精光用来填肚,对此,当时熬过了光绪三年(1877)大饥荒的老人们有经验,他们说,吃了草根树皮,即使熬过了这个年景,也是要病死的。

实在没有吃的了,大雁屎也开始走香起来。

熬过了1942年这场大饥荒的河南偃师老人韩雷松回忆说,大人们告诉他,大雁的粪便是可以吃的,因为大雁吃的是粮食,拉的屎,里面有不少还没消化完的粮食籽,这种说法,在1942年的河南非常流行,无数已然饿得两眼发昏的人们,已经顾不得脏和臭,只要有,就敢吃。

中国大饥荒人吃人照片解密,300万人死亡饥荒人肉市场

河南灾民正在刮树皮吃。

对此《偃师县志》记载:“民国三十一年(1942)春夏,大旱,二麦歉收。7月,蝗灾、风灾,粮食收获仅一至二成,人多以树皮、草根、观音土、雁屎充饥。灾民19万,外逃及死者难以数计。这次灾荒为60年间所罕见。”

河南《巩县县志》也有这样的记载:“民国三十一年,大旱,几近绝收,加之日军侵略酿成大灾,农民多以树皮、雁屎、观音土充饥。”据当时河南赈灾会统计,当时巩县饿死19100人,逃荒至少达8万多人。

《河南省志·人口志》中也记载,1940年,河南全省人口是3067万;到1942年,只剩下2798万人;1943年,剩下2595万人;到1944年,人口更是降至2471万人。短短四年间,全省人口减少了596万,除去正常的人口增减和战乱影响,估算1942年饿死人数,应在300万人以上。

02

这场1942年的大饥荒,除了老天爷造孽,很多也是战争和人,惹的祸。

1938年,随着日寇的节节推进,开封沦陷,为了保卫郑州和武汉、西安,国民政府以水代兵,扒开了黄河大堤以阻止日军南下、西进,史称“花园口决堤”事件,而这一惨烈的行为,最终造成河南、安徽、江苏三省44县89万人死亡、390万人流亡、1250万人受灾,无数黄泛区人民不愿做亡国奴,纷纷涌入国统区。

当时,日军每到一地,就会大规模破坏农田庄稼,加上中日双方战争影响,大量农田在战争中被毁或被迫抛荒;而1938年黄河改道,更是形成了一片长达400多公里的黄泛区,致使河南东部平原的万顷良田,变成了沙滩河汊,无法耕种。

此后黄河连年泛滥,频繁决口;而1942年开始的大旱,则使得黄泛区土地经过大旱炙晒后,蝗虫大量滋生。对此当时曾采访河南大饥荒的美国记者白修德,在回忆录中写道:“这次黄河改道影响了河南的生态,后来的大旱与蝗虫都与此有关。”

中国大饥荒人吃人照片解密,300万人死亡饥荒人肉市场

1942河南灾民。

郑州大学历史与考古系教授徐有礼也表示,“黄泛区生态环境的恶化直接导致了自然灾害的加剧···花园口决堤后,泛区内河淤沟塞,水系紊乱,芦苇丛生,成为水旱蝗等各种灾害的发源地。其中危害最大的除了水灾之外就是蝗灾。1942-1947年,河南、安徽、江苏一带多次遭遇特大蝗灾,而黄泛区是蝗灾的主要发源地之一。”

蝗虫所经之处,田园庄稼为之一空。

《河南灾情实况》记载,1942年,全省起初是连续三个月大旱无雨,致使麦收不足二成;持续的干旱,使得红薯、高粱、荞麦也几乎绝收;到了秋天,遮天蔽日的蝗虫飞扑而来,对此当时采访旱灾的河南《前锋报》记者李蕤写道:

“旱灾烧死了他们的麦子,蝗虫吃光了他们的高粱,冰雹打死了他们的荞麦,到秋天,最后的希望,又随着一棵棵的垂毙的秋苗枯焦。”

03

历朝历代,都有水灾和旱灾,但为何唯独1942年这次,却显得尤为惨烈?

对于当时的国统区最高军事领袖蒋介石来说,1942年,他觉得自己实在太忙了,因此对于河南的灾荒,他刚开始显然并没有太在意。这年1月1日,蒋介石先是出席太平洋会议;4月,中国远征军出征缅甸,而后惨败;6月,美日爆发中途岛海战;7月,斯大林格勒战役爆发;因此,对于河南国统区的水旱灾害,一开始,他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蒋介石甚至以为,地方屡屡报灾,是奸诈之徒想减轻“征课”,他在日记里写道:“本年有若干省地方官绅,文电纷驶,申报水旱灾况····操其心迹,官吏则藉报灾荒,预图减轻征课之责任,士绅则藉报灾荒,以期市惠于乡里,或竟假以规避其本人纳课之义务。”

当时,数十万国军在黄泛区两侧,与日寇隔岸对峙,当时,几十万国军的驻扎,所有军粮、马料、兵源供应,统统“就地取材”——而身处前线的河南,从1937年-1942年,出兵出粮都位列全国第一,在1942年前的日子里,人民缴纳军粮田赋之后,很多已经只能是靠野菜杂粮勉强度日,而1942年的旱灾和蝗灾,则将他们逼到了生死存亡线上。

中国大饥荒人吃人照片解密,300万人死亡饥荒人肉市场

1942年,饥民倒毙路间。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