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关键词:直播网购
2020-01-01 00:10:00    X博士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网络社会,直播早已成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

而早在1998年,日本电视节目制作者就已经预示到这种趋势,制作了后来被人称之为世界最残酷真人直播节目《悬赏生活》,又名《电波少年的悬赏生活》。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被选中的志愿者茄子,从节目开始就被扒光衣服丢进空房间里。这里没有任何食物、生活用品,茄子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不断参加杂志抽奖,靠奖品养活自己。

根据节目组要求,当茄子获奖金额累计达到100万日元,就可以完成挑战。

期间,摄像机将24小时直播他的生活,堪称真人版《楚门的世界》。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这期节目持续了近一年多时间,成为当时日本最有名的生存节目。

大家都在好奇,只靠电话和网络抽奖,一个人能不能成功生活下去。

就在《悬赏生活》爆火,全日本民众都在抻着脖子关心茄子的生存问题时,远在海对面的中国,一场名为“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活动”的生存比拼,也在吸引着不少中国观众的注意力。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当时一众媒体纷纷直播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1999年,台湾网站梦想家中文网登陆上海。

对于当时大多数中国人来说,Internet还是个神奇的东西,截止4月全国网民数量只有400万左右。

看起来很多,但相比13亿的基数实在太过渺小,网民基本还只在一线城市出没。

如何吸引更多用户,成为摆在梦想家中文网面前的问题。

在英国微软网络生存大赛启发下,梦想家中文网发动了类似的比赛,这便是中国首届网络生存大赛。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新浪网关于英国生存实验的报道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1999年8月18日,中国首届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活动开始接受报名

网络生存大赛分北上广三地举行,每个城市4名选手,共计12人。

他们被异地安置在三座城市的酒店里。酒店房间里没有任何生活用品和食物,只有一台联网电脑,1500元现金和1500元电子货币。人生地不熟的参赛者,要用这些度过3天挑战。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12名参赛者名单

从比赛刚一开始,吃,就成为摆在所有选手面前的难题。在当时的环境下,阿里巴巴才刚成立四个月,我们常用的美团、饿了么更是影都没有。想上网点外卖?不可能的。

所有参赛选手中,最让网友们关心的,便是代号5077的北京18岁小伙郭世鹏。

在他的留言板下,留下了500多条网友的留言:“救救5077”,“快让帮广州的朋友给送饭”。网友们都怕这个可怜的小伙子饿晕在比赛的宾馆里。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选手们的赛场之一,上海华亭宾馆

大家这么关心他不是没有原因的。

郭世鹏当初是冲着免费上网,才稀里糊涂参加了比赛。

在互联网上探索一番后,他好不容易找到订餐网址填妥订单,但由于不会收发邮件,迟迟无法确认订餐信息,只能干饿着。

在硬挺了26小时之后,又累又饿的郭世鹏宣布退出比赛,踏上了返回北京的火车。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只有电脑的宾馆,没吃的就干饿着

有人忧愁就有人喜。就在郭世鹏为吃饭发愁时,同样来自北京的梁于阳在记者指点下,已经在网上联系到了永和豆浆。开赛仅19分钟,外卖小哥就送来了热腾腾的豆浆、糯米鸡、饭团。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工作人员正在检查梁于阳的外卖

而代号“鞋子”的上海网友更是惬意。开赛15分钟后,他就在网上买了400多块钱的东西,从海鲜米粉到百事可乐,从剃须膏到健力宝,甚至还有精神食粮CD机,美滋滋。

在1999年,直播网购是最火的生存挑战节目

还有参赛选手,租了台饮水机回来

根据《羊城晚报》的报道,除了可怜的5077,到当天晚上9:30,基本所有选手都已经吃上了饭,甚至有位老哥还买了一斤白灼虾,美美地吃上了一顿。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