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金银潭副院长黄朝林病愈隔离 自述被传染和当“试药人”内情(2)

关键词:金银潭副院长
2020-02-14 13:49:40    凤凰网

黄朝林用电话向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与武汉市卫健委做了汇报,调来了负压救护车,并让负责接收的医护人员穿好三级防护服。除一位不愿去金银潭医院的轻症病人外,6位病人的转运从傍晚持续到晚上11点多。

黄朝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他的印象里,大约从1月6日开始,金银潭医院接收到越来越多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而黄朝林对这些患者的流行病学调查,从12月29日当天夜里就开始了。

1月25日,黄朝林与同事对最初感染的41例确诊病例进行的回顾性分析,论文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该论文分析的41例病例中,有14例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但仍被感染。对此,黄朝林推测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新冠病毒的暴露源可能不只是华南海鲜市场,可能有多源性的感染;第二个是可能存在人际间的传播,即从华南海鲜市场感染的病人通过其他途径,感染了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其他患者。虽然这部分患者没有暴露在华南海鲜市场,但也可能因人际间传播感染。”

在自己患病之前的25天里,黄朝林除了要给患者看病、做科研,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工作,就是要接待来自省、市与国家三个级别卫健委的多个专家组。截至1月20日,先后就有国家卫健委的三批专家组抵汉调查。

疫情初期还没有病毒核酸检测。李兴旺、曹彬等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与湖北省市卫健委一起制定了早期的诊断标准。当时,患者需要同时具备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发热、缺氧、呼吸困难等临床症状与CT影像学等条件,才能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对此,黄朝林说,“据我所知,诊断标准一共做了5次修改,五版诊疗方案。不管是专家院士,还是临床医生,对于一个疾病的认知都有个过程。初期的诊断标准是根据当时的认知能力和认知水平制定的,后来随着病例增多和对病情的了解加深,诊断标准和治疗方案也在慢慢地完善,这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此前,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疫情初期,在正式的多版诊疗方案出台之前,有关部门做过一个诊疗指南,供内部使用。当时,我们强调流行病学史比较多,不像现在,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病人更多一些。当时专家都把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作为流行病学意义上很重要的依据,同时也作为诊断的要求和条件。这不是某一个专家的意见,而是大家的一个共识,整体的专家意见是由国家和省、市的专家一起制定的。这跟事件本身发展的认知水平有一定的关系。”

武汉金银潭副院长黄朝林病愈隔离 自述被传染和当“试药人”内情

武汉金银潭医院。本刊记者/彭丹妮摄

除了接待专家组、做科研之外,随着疫情发展,越来越多的病人需要诊疗,外地前来支援的医务人员也需要交接安置。这些都是作为业务副院长的黄朝林的工作,当时,他每天最多只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过于疲劳让他的免疫力下降。样的工作状态似乎也能在他的微信中得到印证:黄朝林的微信头像和朋友圈封面都是在医院拍摄的,个性签名则是“踏实做人,认真做事。”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