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金银潭副院长黄朝林病愈隔离 自述被传染和当“试药人”内情(3)

关键词:金银潭副院长
2020-02-14 13:49:40    凤凰网

一个病人的“战疫”

黄朝林回忆说,从1月17日开始,他就感到身体很不舒服,开始干咳。一开始,他还误以为这是此前就有的普通感冒造成的,直到确诊后,才意识到这是感染的早期表现。

回想自己的感染原因,黄朝林想到了1月10日晚,在他换下防护服、摘下口罩,从门诊回办公室的过程中,一位病人的女儿和女婿认出了他,直接跑到他面前跪下。黄朝林赶紧把两个人扶起来,并询问了病人的情况。在交流过程中,夫妻俩一人拉着黄朝林的一只手,且三人均未戴口罩。三天后,这对夫妇也确诊了新冠肺炎。在黄朝林印象中,这是他唯一可能暴露的机会。

黄朝林是22日下午五点左右做的病毒核酸检测,晚上9点出的结果,显示为阳性。他在晚上10点左右又去查了肺部CT,结果为双肺出现较轻阴影,已有磨玻璃样病灶。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已是23日凌晨3点,黄朝林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休息,此时他已经出现了畏寒、发热的症状。

23日,黄朝林脱下防护服,住进了医院的隔离病房,从医生变为了病人。入院时,他的氧饱和度不到93,属于重症病人。也是同一天,他在参加克力芝试药的临床观察知情同意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以身试药,成为了380名“试药人”中的一员,他要通过自己的治疗,来验证治疗HIV病毒的克力芝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

住院后的前十几天里,治疗并不顺利,“有发热、缺氧的表现,有时感觉肺要咳出来了。”黄朝林也出现了肺部损伤和呼吸困难的症状。在不吸氧的情况下,他的氧饱和度一度最低只有80左右。还出现了克力芝的副作用:腹泻、恶心、呕吐等胃肠道反应。但黄朝林说,“可以耐受。”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十几天。除了克力芝,这段时间里,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教授与其他专家还对他进行了激素治疗和鼻导管给氧、肺部通气等综合治疗和支持。

“确诊两周后,我的病情开始慢慢地好转。”直到2月4日,病情才稳住。黄朝林说,“我是在2月2号进行的病后第一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间隔48小时后,也就是2月4号,我进行了第二次核酸检测,结果同样显示阴性,符合出院标准。之后就出院了,现在在家隔离。”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听到黄朝林仍偶有咳嗽。他解释说,“这是一种刺激性咳嗽。已出院的病人会在不同程度上出现这种刺激性咳嗽甚至气喘的情况,彻底恢复的话还需要时间,但不会对正常生活造成很大影响。”他还解释说,免疫力下降是他病情较为严重的主要原因,但多数新冠肺炎患者还是以轻症为主。

黄朝林说,“目前疫情形势比较紧迫,我作为专家和副院长,应该尽快回到工作岗位。”

(责任编辑:张蕾)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