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环卫工遭站长性骚扰4年:发骚扰短息和性暗示视频

关键词:发骚扰短息
2020-06-18 14:18:16    凤凰网

(原标题:女环卫工状告站长及单位广东首例“性骚扰纠纷”立案)

女环卫工状告站长及单位 广东首例“性骚扰纠纷”立案

遭遇上司性骚扰的环卫女工黄微将站长连同环卫单位一起告上了法庭

在民法典最新通过的背景下,此案对以后的司法实践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加油!”6月15日,在广州越秀区人民法院门口,黄微(化名)默默地给自己鼓劲。

这位38岁的环卫工人脸色有点发白,她不知道走进这个大门意味着什么,但踏出起诉上司性骚扰这一步,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不打这份工了。”

“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可以知道,这是广东第一例以‘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为案由起诉的案件。之前,网上有三个此案由的裁判文书,都是撤诉处理。”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雅清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以往遭遇性骚扰的当事人只能以侵犯名誉权、身体权、一般人格权进行起诉,难以与性骚扰的情形准确对应。在民法典最新通过的背景下,此次黄微把上司连同所在单位一起告上法庭,对之后的司法实践有着特殊的意义。

女环卫工:“被骚扰了四年”

环卫站长:“绝对没有这事”

有很长一段时间,黄微一看到微信未读消息里有上司周某,便迅速地删掉。

“不敢细看,也害怕别人、特别是老公看到。”她感到很委屈,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为什么反而好像见不得光一样?

2016年3月,黄微和丈夫从湖南老家来到广州,一起入职越秀区某街道环卫站成为环卫工人。过了几天,该环卫站站长周某通过搜索电话号码加了她的微信,黄微没想太多,爽快地通过了好友请求。

一开始,周某只是发“早上好”之类的问候,渐渐地,偶尔传来一些带性暗示的图片和小视频,甚至发“你在哪?我想你了”之类的话。黄微心里很反感,但又不敢直接顶撞,只能敷衍拒绝或假装看不到。

“他经常说,站长有权力炒掉员工,2017年底左右他就炒了4个。”她害怕,如果跟周某公然撕破脸,导致夫妻俩被开除,一家子将失去经济来源。更为关键的是,根据相关规定,环卫工子女可以在广州就读公立学校,如果离开环卫行业,孩子上学怎么办?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