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生报答我的乡亲

2019-06-28 11:28:29    人民日报

苏北鲁南交界处,有一个名叫西棘荡的村庄。20多年前,村如其名,荆棘丛生。村里上了年纪的村民记得日子的苦:“大家在土里刨食、吃了上顿想下顿,生产任务完不成,村里穷得叮当响……”

然而,现在的西棘荡完全变了样。行走村间,宽敞的柏油路旁绿树葱葱、繁花点缀;不远处,别墅栋栋,厂房林立,一幅安居乐业的画面铺展开来。

村还是那个村,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何而来?原来,村里有了新的“当家人”。1997年,为改变落后状况,乡里找到在县城养殖场当副场长的钟佰均,“你年轻有头脑,又是党员,回村带着大家干吧!”钟佰均一度犹豫,“当时我的工资是村支书补贴的5倍多,有点舍不得。”最终,钟佰均还是不顾家人反对,1998年初回村挑起了重担,这一干就是20多年,“我的根在农村,我要用一生报答我的乡亲。”

摆在他面前的,是个一穷二白的烂摊子:村集体负债近20万元,人心涣散,连党员大会都开不起来。如何走出困境?党组织“硬起来”是关键。

钟佰均先对村干部“约法三章”,提出“不吃老百姓的饭,不收老百姓的礼,不在家里办公”的“三不”要求;同时,建立村干部履职目标责任制,并对党员分类管理,按人分任务、立规矩、兑奖惩,打破以往吃“大锅饭”“干多干少一个样”的局面。慢慢地,找村干部办事的群众多了,党员干部的腰杆也直了。

队伍强了,带领村民摘帽脱贫成了钟佰均的头等大事。他常鼓励大家,“穷不怕,怕的是失去斗志!”他坚信,只要迈开步子,选对路子,一定能挣到票子。

拔“穷根”,还得靠产业。土地是村民的命根子,钟佰均一开始想从地里找“黄金”。他先后引进一些高产经济作物,但项目接连失败。一时间,议论纷纷。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