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食野生动物立法 “善后”和“退出”也很重要

关键词:
2020-05-29 16:09:23    澎湃

原标题:马上评丨禁食野生动物立法,“善后”和“退出”也很重要

澎湃特约评论员 宋金波

5月29日上午,农业农村部负责人就新公布的《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答记者问,对于在养野生动物善后处理表明了态度,要求各级农业农村部门积极配合林草等部门做好在养野生动物善后处理和受影响农户调整、转变生产经营活动等工作。

何为禽畜,何为野生动物,是推进落实禁食野生动物需要面对的复杂问题之一。在这份旨在部分解决这一问题的名录上,复杂性表现得特别明显。禽畜与野生动物的边界并不总是那么泾渭分明,长期来看,这个名单必然是动态的。承认模糊区间、未来调整可能的存在,并不是说立法要含糊,执法要松弛,只是需要克制,需要承认历史现实中的合理性。

广义的动物养殖,既是生物学范畴、农业经济范畴,也是文化、传统的范畴。

禁食野生动物是特殊情况下的产物,毋庸置疑,最直接的动因,是为了防范野生动物源性疫病的风险,捍卫公众健康安全。

但禁食野生动物的目的不止于此。不能简单地说,是西方某些国家如此,中国就要看齐照搬,而是因为禁食野生动物本身是更文明的,是对生命价值的尊重,是推人及(动)物。

禁食野生动物立法,本是给民意以呼应,给文明以支持,给权利以保障。其目的在于调整人和自然界的关系,这个过程不是零和游戏,更不能理解为立法图一时痛快,执法图简单方便。

也因此,在推进禁食野生动物的过程中,除了公众健康安全考量,在养殖动物不应受到不必要的额外损害、虐待。如果不能保证这一点,只是为了一个抽象宏大的“保护”概念行事,却无视对生物个体的损害,文明的初衷就会嬗变成伪善。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