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案女方当事人:我害怕他的权力,他会在中国封杀我(3)

2019-05-24 01:00:00  搜狐  

《财经》:如果他真是强奸,你当时有意识到这个已经是犯罪了吗?

Jingyao:嗯,我知道那是犯罪,但因为他是刘强东。别人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让他进门,我就可能拿刀捅。但他是刘强东,我打他也不是,捅他也不是。

《财经》:你在害怕什么?

Jingyao:我怕他的权力,我担心跟他撕破脸之后,我以后可能在中国就找不到工作,或者在中国的商圈就找不到工作,可能就所有的实习都会被拒绝。

找不到实习,没有工作,那我怎么在中国活下去?那我是不是就不得不移民。

当时我的理想是转进卡尔森商学院,如果我要跟刘强东撕破脸皮,我怎么在商业圈混?我打他也不是,我捅他也不是,我得罪他也不是,那我该怎么做呢?我要是把他告了呢,那我会怎么样?那告了他不就彻底跟他撕破脸皮了吗,我以后在中国怎么找工作?告了他然后大家难道会不知道吗,我自己难道会不知道大家说我是仙人跳吗?我自己难道不知道人家会说我是“荡妇羞耻”吗,我也知道告他的代价到底有多大。

他睡了之后,把手搭在我身上,我就一直侧着身,我就在哭,也没有发出声音,我就一直在跟自己说,他是刘强东,你怎么弄他你都不是,你就忍,你要不忍你就当他情妇吗?那是我绝对不要的事情。

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跟他有这种关系,我要是被人知道了,就算是强奸,我被人知道了,那也要被指指点点一辈子,这个代价我是知道的,而且这种事情就坏事传千里。

《财经》:你后来什么时候给你的同学发信息?

Jingyao:哭着哭着我自己也睡着了,太累了。我就想睡吧,睡了之后凌晨有一个闪电打过来,当天下雨了,我这个屋子比较亮,晚上外面打闪电我也可以看见,打了闪之后我就醒了。我就悄悄的,光着脚去把我的手机拿回来,我就怕他醒了发现我不在,我就回到床上,悄悄躺回去。已经被性侵了,那我再逃有什么意义呢,而且我往逃呢?然后我就拿了手机悄悄地问。

报警:“我并没有做好报警的心理准备”

《财经》:警察来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

Jingyao:我一直在劝TAO不要报警。我跟TAO发信息是为了去骂他,我说你当晚到底跑到哪儿去了,我被刘强东“强上”了。TAO听了也炸了,他说你快跑吧,他宿舍走路大概5-10分钟到。他说我过来你的宿舍,在楼下等你。

我说那我就想办法吧,结果这个时候刘强东就醒了,就躺在床上跟我说话。我说您等我一会,我去喝点水,从床上起来,我就到外头,我把所有衣服都穿好。我就跟他说您走吧,我送您回Hotel Ivy,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

他听到这个就一下子坐起来,说你怎么这么倔强呢?当时我给他叫了两个车,凌晨三点一个,他不走,我说再过8分钟车到了您必须走了,当时我把所有衣服给他收集起来放到床上,他不穿,不走。

我说不走怎么弄呢,昨天这件事情您还不明白吗?我是不会明天跟您去纽约的,不可能。我还想要结婚,我还想要家庭,我还想要小孩,我就好好找个人清清白白嫁了不行吗?这时候我又叫了第二个Uber,第二个人打电话过来,他又不走,我就把电话摁了,又取消。我正准备叫第三个的时候,警察就敲门了。

《财经》:为什么当天晚上警察放刘强东走了?

Jingyao:警察把我带到警车里,让我在那儿等着,他觉得这个很可疑,所以他再三确认说,你真的是自愿的吗?我后面又说了十多次,让他(刘强东)走。我是自愿的,你到底要我做什么,你才能放他(刘强东)走,我这个句话都说出来了。

《财经》:第一次报警是事发当晚同学报警,那你为什么还要第二次报警?

Jingyao:第一次报警我撤销了,刘强东就没有被逮捕,警察只是把他送回去了。第二次报警的时候,才过来把他逮捕。

第一次报警,我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第二次报警,其实我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第二次报警的时候是一位老师帮我报的警,那位老师是DBA的一位助理老师。

《财经》:老师为什么帮你报警?

Jingyao : 因为我的另一个朋友,陪我去医院的那个朋友,他事先已经告诉这个助理老师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那个老师听说这个事情之后,当天早上已经拨打了一次报警电话,但是我当时不在场,警方说如果当事人不在场是不能报警的,然后就作罢了。当天晚上我是跟刘强东的助理Vivian Yang又约在卡尔森,之后我两个朋友带我进了办公室,老师已经知道这事儿了,她听了一下就说报警吧,打了电话给警察。

《财经》:你当天为什么会约刘强东助理?

Jingyao:当时VivianYang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Vivian第二天就一直找我要护照号。我就跟她说我有事情要和你谈。我跟她谈了一下事情发生始末,Vivian最后问我你想怎么办,我说我现在想报警,这是唯一一个合法途径。然后Vivian就慌忙去找刘强东了。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